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房子,房子

已有 4653 次阅读 2018-6-26 23:39 |个人分类:总结与反思|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
我的籍贯是安徽怀宁,我女儿也是。
实际上,我祖父的祖父,在1850年左右,就离开怀宁,到湖北谋生。而后,家族中极少有人回到原籍生活。

如果说在清朝,你要考取功名,得到户籍所在地才能考试(就象现在高考),那么大清亡了,这就显然没什么必要性了。

那我们为什么要保留籍贯呢?

因为房子。

在乾隆38年,徐家出了文、武两位进士公,武进士还封了奋勇郎巴图鲁。因此我们有宅子于怀宁枸杞山,叫徐家进士第。

清朝亡了,我们的宅子还在。一直到日本人打来,进士第变成帝国了望台,那宅子才失却了。

从乾隆38年算起,按现在70年产权算,我们拥了三个产权期,210年。

房子在,是我们的祖宗基业,荫及子孙,当然要尊重; 房子没了,是我们血缘和文化的根,还是要记取。

(2)

我的一位姑奶奶对我说:"天下的房子都是人盖的,天下的房子都是住人的。"

这话相当有道理,充满了英雄气。

我们徐家和海宁陈家十几世连姻,最后也分不清彼此的辈份,所以说陈徐不分家。

按照传说,乾隆实际上是陈家人。换言之,乾隆是我们家里人。

天子富有四海,几间房子,算得了什么?

房子,我们不在乎。

记得进士第,不过是不忘根罢了。

(3)

我的九太祖叫徐秉书,在武昌的武备学堂,是头名甲级优等生。你们现在参考的清末民初的武昌城的地图,依然以他画的为准。

1941年,逃难到重庆的九太祖一家实在没有房子住,就只好寄住在尼姑庵里。在重庆话里,尼姑庵叫姑子庙。

那年,日本飞机拼命轰炸。

九太祖军人出身,从来不躲防空洞,但那天感觉非常不好,就把家人赶进洞。他自己和我的一位姑奶奶端坐庙中。轰炸中,他和我的这位姑奶奶相互抱着,从三楼跳下,跳到了天井中。然后,那庙,便垮了。而两人竟无大碍。

那一年,他六十有三。

每个人对这个事的看法不同。而我的看法,是那叫做庙的房子,原来有灵。

(4)

戴安澜被抬到安宁的时候,他的半个头,早已经没了。

他的部队,也要交接。

曹承旭在交接时,正好碰上了我祖父。我祖父说,这不是曹孝先的侄儿吗?便安排他为滇缅公路驻渝办事处打个头阵,到重庆找个房子。

那房子找在化龙山村。在石岩下是粮食局的房子,给我们一家人住,再往下是卢作孚的一处公馆,安排李根源李印老住。两家共一个小防空洞。

这房子的好处,便是飞机炸不到;不好处,便是上下出行不便。而且,我们住的房子,依着山壁,是个窄溜儿,使用也不大好。

但在战时,能躲轰炸,便是莫大的好处。对于童年的父亲,山上山下跑,是乐趣,其余的坏处是感觉不到了。

抗战结束,也不怕轰炸了。我的祖父,就另找了房子住。李印老也回了云南,不跟蒋介石磨叽了。


时光荏苒,转眼,二十余年过去,到了文革。我父亲准备回化龙桥橡胶公司宿舍去睡个午觉,在正街,发现另一派的人正带着枪往他宿舍走,要抓他。(那带队的人实际上文革后跟我们家关系相当好。)

由于我父亲是"反到底”的军师,若被“八一五”抓住,非死即伤,所以他决定,跑!

说时迟,那时快,父亲转身就往山上跑。父亲是平足,跑平路肯定吃亏,跑山路也不见得占便宜。

虽然自从搬离,父亲很少上来,但是,化龙山村的一沟一坎,都印在父亲的童年里。

父亲一口气跑到粮食局的房子前,向下一看,追他的人还在山脚,而且还走错了路。他抚掌大笑,回头看时,那房子二十年来,依然安好; 而那天,正是晴天。


诸君,你说这房子,不是救人性命的么?

(5)

我卖了华工的房子,搬到萝岗。

这萝岗实际跟增城相连,算是荔枝之乡。到了这里,才算不辞长作岭南人。

乔迁自然是喜,毕竟华工的房子住了二十二十年了。

二十年前,我住的那片,被称为新贵村。

那房子装修的点点滴滴,都是我自己设计。

厨柜是我的得意之作。麻石的台面,榉木纹边框镶宝石蓝防火板的门,高贵、大气、耐用。

走进书房,门后雪白的墙上,是一道一道铅笔横划,旁边是日期标注。那是女儿某年某月某日的身高。

女儿在这里长大,房子与我们同老。


最后一次,我躺在华工房子的旧床上,听窗外风雨。那是房子轻轻的哭泣。

这时,我起了身,出门,与房子作别。

(6)

并非每一处房子,都可以作别。

我的小姑奶奶年轻时,从日本买了纸,裱在墙上,作画。有人要高价买那画,她说,你有本事拆了那墙。

如今,她已搬到新竹去。旧房子也没卖,只是台北租价高,所以她把房子租出去了。

房子和她,已是一体。

(7)

周天子姬扬说,写便写了。

所以,我便写了。

谨以此文,献给我和我的先辈们住过、租过和买卖过的房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1120967.html

上一篇:有教无类
下一篇:陆绮,你是坚强勇敢的女子

39 陈楷翰 元凯军 张叔勇 李颖业 张忆文 曾泳春 戎可 郑永军 刘全慧 罗汉江 宁利中 武夷山 蒋敏强 冯大诚 李东风 黄彬彬 何海 朱晓刚 董全 刘钢 易雪梅 刘东坡 黄仁勇 文克玲 刘洋 杨正瓴 蒋继平 毛吉平 李志俊 史晓雷 程帅 孙杨 吴嗣泽 汪晓军 信忠保 陆绮 李维纲 姚远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3 05: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