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闲说:陈楷翰的理论建立等

已有 1653 次阅读 2016-12-18 11:16 |个人分类:总结与反思|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清晨起来,整理这一段时间的思想,记录如下:

(1)

   与王虹宇辩论,学到新东西。我们一直认为热力学熵的定义是普适的,也就是说,这个概念除了我们认为很少的达不到热力学平衡态的系统,一般情况下都是可以使用的。但是,这3个月来,仔细考察这个问题,发现宏观上体系势能必须满足特定的条件,才能满足卡诺循环的热量对温度比的计算。跟很多同事、朋友探讨,大家都有些糊涂。后放出《量热熵的计算(中)》一文,采用了对此问题规避的方式来建模,让王虹宇挑出了漏洞。我现已将相关文章设为好友可见,准备重写此文,且不再规避问题。而且,王虹宇告诉我,星云尘埃就无法定义熵,也达不到卡诺循环定义熵的要求,只是他把这种情况称为“达不到热力学平衡态”。

   特此向王虹宇致谢!

(2)

   陈楷翰的理论到底想说什么,或者说,他的意图到底是什么,我经过一段时间思考,整理如下,望楷翰老弟及诸位网友指正。

   大禹治水,与鲧不同,是采用的疏的办法,更确切地说,是疏通和阻塞相结合的办法,来进行的,因此取得了成功。比之单一的办法,显然大禹的办法,更有效。

   生态学的学科建立,虽然理论前提上,是要考虑环境、经济、人文诸因素,但是实际的操作过程中,还主要停留在技术层面,比如清淤就清淤,控制排放就控制排放,种树就是种树。这些都是技术层面的事情。所有的法规都是以这些东西为基础的。

   陈楷翰企望通过将人文和经济的因素,尤其是人文的因素,纳入生态建立的范畴。

   这件事讲原则容易,但是落到实际的规划就有难度。因为,你没有办法定量甚至半定量地描述人文的因素是什么,规划的制定就很难人性化。结果这些工作,往往会流于形式,比如种树,以前靠植树造林,形成的人工林,有段时间,远远赶不上农民要吃穿要烧火要挣钱而毁林的速度。当然你可以事后治理、罚款等等,但是既有的损失已经造成,甚至造成永久性破坏。

   现在的限排也有同样的问题。办个厂子不容易,自然少不了废水废气。现在到处严查,厂商们,尤其是中小企业叫声一片,在原材料和能源价格飙升的情况下,利润微薄,本来就很难维持,现在要求搞环保就是雪上加霜,很多企业都发出“你当时审批企业的时候为什么不限制?”的抱怨。但是,为了恢复经济,能让工厂们放开来搞么?那么雾霾就是我们眼睁睁的现实。

   有没有办法呢?当然应该有,比如经济上应该采用疏堵结合的办法。对于当时审批过的企业,你除了要求对方整改,是不是也应该给予企业一定时间内的经济补偿和扶持?是不是应该给环保做得好的企业一定的税收减免?

   有没有办法形成舆论上的导向,利用人文因素,让偷排偷放的企业自己都不好意思?毕竟没有人真的愿意做断子绝孙的事。

   对于国有企业,是不是应该有更强更严的标准?以便对大家有示范作用?

   当然,这些主意大家都可以谈,都可以想。但是这些办法效果如何,则需要一个评估。在动态的过程中,很难说这些主意不被人钻空子。

   我想这就是陈楷翰想建立的一套体系:一套完整的技术手段和经济、人文结合的体系,定量或者半定量来评估这些技术以及相应法规、制度的结果。

   陈楷翰做不做得成另说,但是这件事确实需要有人做。而不能让该干这件事的人一天到晚搞些发文章的勾当,将这正事忽略了。而且,就是发文章,这些文章也应该是发在中文的媒体上,让相关部门人员可以阅读、学习和探讨,真正对环保事业有帮助。

(3)

    李竞兄的工作进行得非常辛苦,我觉得,科学网的朋友能不能提供些实质性的帮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1021479.html

上一篇:我们在做什么?兼论对陈楷翰弟之答复
下一篇:刻舟求X

7 陈楷翰 尤明庆 姬扬 蔡小宁 韦玉程 梅卫平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3 08: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