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yiku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yikui

博文

铁桥 精选

已有 2932 次阅读 2015-2-17 23:1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铁桥

铁桥

 

儿时的家乡,是家族的四合院,大门朝东,爷爷奶奶和尚未成家的五叔住在西屋正房,我家住北屋,冬天的时候太阳透过屋门和窄狭的窗户照进房子了,整个屋里都变得暖暖的,南屋住的是我三叔家,四叔家的房子是东屋,大门就在四叔家房子的北面。进到大门先看到的是两个大枣树,应该是太爷爷种下枣树的吧,每年都结出很多的大枣,院子正中有两个很大的石榴树,从树根发出很多很多的树枝,每年都有甜甜的石榴。

出了大门就是村里的大路,向南走过三户人家就是一条大河,河上有一个不大的桥,小时候的河水非常清澈,夏天来到时在河里游泳,有不少伙伴直接从桥上跳下去游泳的人。在河里摸鱼,偶尔会有小的收获,大人们用渔网撒鱼,或是下粘网,都会有不小的收获。顺着河堤向西几百米有一座铁路桥,铁路桥连接着两边的漫长的铁路,不知通向哪里,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好像只有一个通火车的印象。于是铁路和铁路桥就成了我们儿时的乐园。铁路和铁路桥高高的,高出地面有三米多,到另一面去,都是通过当年铁路修建时,留下的石头砌成的涵洞里通过,要想到铁路桥上,就要先爬上铁路。我们比走铁轨,看谁脚不落地走的远,还有一项需要一定勇气的项目是走铁路桥,铁路桥下是五六米的河面和河滩,虽然不会有完全摔下去的危险,但是如踩在空出,一定会把腿给夹伤。还有一项更高难度,就是跑铁路桥梁,就现在来说应该也是一项极限运动了吧,二十多厘米的宽度,两米多的高度,几十米的长度,一侧是桥梁,另一侧是七八米高度的河水或者河滩,别说是跑就是走,也是相当危险的。有一个小伙伴特别勇敢,他爬上桥梁,真的跑了一趟,记忆中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敢跑,好像也只有这一次,是不是回家挨打的缘故就不知道了。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儿时的记忆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十几年前离开家乡时,家乡依然还是儿时的家乡。家乡,十年前发生了巨变,村庄没有了,街坊领居住进了新区,数个村的街坊聚居在同一个社区;农田没有了,变成了高楼大厦,或者变成了宽阔的马路,或者连接全国的高速公路,连接全国的高速铁路。我们村庄以及周围数十公里的大约上百个村庄和农田,就这样好像一夜之间摇身变了。如今回家乡的次数非常少了,回来后在家里,总想知道原来的一切在哪里,变成了什么?好和儿时的记忆有一些扭结。问了爸爸,爸爸说村里边以前还存在没有变的就是原来河上的铁路桥,铁路已经完全拆除,河道也进行拓宽,河岸进行了加固和绿化,但是铁路桥还在。

一天的下午,爸爸带我来到铁路桥旁。铁路桥上的木质路轨已经完全没有了,儿时记忆的铁路桥已经变成了纯粹的铁桥。数米高的桥身变得与地面一样平了,但是铁制的桥身,坚固的桥墩还和以前一样。果然,儿时的记忆一下就上来了,村庄街坊一下子就有了。这家在这里,那家在哪里。铁桥就像一个神奇的时空纽带,连接了过去和现在。

村庄、道路和河流,所有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只有想象不到的铁桥还在这里,她还没有变化,以后还会不会变化?什么时候发生变化?一切都不得而知,也许在明天,也许在明年,也许在十年或者数十年后或者更远的将来吧。铁桥也许会变,但是铁桥连接的我儿时记忆不会变,铁桥所连接的也许不止是我,还有更多的家乡子弟的记忆是不变的。

记住我们的过去,记住我们的现在,也就是走向我们的未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0316-868712.html

上一篇:医海流连——记周文泉教授
下一篇:魔huan马拉松

5 吕喆 许培扬 黄永义 shenlu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1 1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