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留言板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472]wulin0115  2017-3-24 10:38
好的~ 谢谢老师
[471]wulin0115  2017-3-24 09:58
老师您好,我是募格学术微信公号编辑,您的文章《进高校后“从零开始”的工作经历》能否授权转载呢?我们是一个面向硕博科研人群的公号,希望能给大家分享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衷心期待您的回复,谢谢!
博主回复(2017-3-24 10:02)好的,谢谢!不过请注意,文章标题不要整成可能会让复旦校长找我喝茶的那种。上次我有篇博文《还有这样的奇葩研究生》,以第三人称写作。结果中国青年报微信公众号转载时,把标题改为《复旦大学教授吐槽极品奇葩研究生:兼职能把导师逼疯!》结果,两位校长都批示,找人来调查了,使我彻夜难眠。幸好,新华社、中央党报和省级党报大篇幅力挺我,说了很多公道话。
[470]gritty  2017-3-16 16:55
好的,谢谢马老师!
[469]gritty  2017-3-16 11:01
马老师您好!
我想把您的博文转发到qq空间,请问是否可以呢?
博主回复(2017-3-16 14:26)好的,谢谢!不过请注意,文章标题不要整成可能会让复旦校长找我喝茶的那种。上次我有篇博文《还有这样的奇葩研究生》,以第三人称写作。结果中国青年报微信公众号转载时,把标题改为《复旦大学教授吐槽极品奇葩研究生:兼职能把导师逼疯!》结果,两位校长都批示,找人来调查了,使我彻夜难眠。幸好,新华社、中央党报和省级党报大篇幅力挺我,说了很多公道话。
[468]马臻  2017-3-15 07:44
[转载]科学家做科普“梗”在哪儿
已有 505 次阅读 2017-3-11 18:56 |系统分类:图片百科|文章来源:转载    推荐到群组

科学家做科普“梗”在哪儿作者: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副研究员 黄庆桥 来源:《文汇报》发布于2016/09/22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这为新时期我国科普工作指明了方向。科普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特别是需要一线科学家的积极参与。然而,不可否认的现实是,除少数热心的科学家外,中国一线科学家从事科普的热情并不高。那么,科学家做科普“梗”在哪儿呢?
  一、何以会出现“不愿不屑不擅长不敢”现象
  不少科学家不愿做科普。所谓的不愿做,就是没有内在动力去做科普。现有的评价体制,只认科研人员的专业学术研究成果,科普工作并未纳入对科研人员的考核中。在这个指挥棒下,许多科研人员就是想做科普,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要知道,在中国任何一个学术单位,一线科研人员的考核压力都是巨大的,特别是中青年科研人员,他们面临着生存和晋升的双重压力,“识时务”做好本职研究工作对他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做什么科普,那是退休老头老太的事儿。”这句话反映的就是很多科研人员的真实想法。现实情况也的确是,本该安享晚年、退休了的老科学家却成了我国科普工作最积极的倡导者和身体力行者。总之,“科普不能当饭吃”,没有建立相应的鼓励科学家做科普的体制机制,是导致一线科研工作者普遍远离科普的根本原因。
  一些科学家不屑做科普。在我国,有些科学家嘴上说科普很重要,但其内心深处仍然轻视甚至于鄙视做科普。一线科研工作者从事科普工作往往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不思进取;圈内人也普遍看不起搞科普的科研人员,认为科普是“小儿科”,只有水平不高的“科研做不下去了才去做科普”,高水平的研究者是不会去搞科普的。故此,在很多情况下,做科普不但不会给一线科研人员在学术圈内的形象加分,反而会被认为是“好出风头”“名利思想重”“想出名”,对个人形象的塑造甚至是“负面”的。这也是导致科研人员主动远离科普的重要原因。
  很多科学家不擅长做科普。术业有专攻,学问做得好的科学家不一定擅长做科普,因为科普工作有它自身的学问和规律,科普要取得好的传播效果也并非易事。比如,它需要新颖的形式,深入浅出的表达,公众喜闻乐见的呈现方式等。而现实是,科学家虽然是某一科技领域的专家,但他们往往缺乏有关科学传播的训练,在从事科普工作的技巧、经验和能力等方面储备不足。对于不少科研人员来说,撰写学术论文和科研报告他们是行家里手,但搞科普他们在初期阶段或许还是蹩脚的。
  也有的科学家不敢做科普。当前,某些不良的舆论环境也对不少科学家从事科普工作产生消极影响。比如,科研人员在面对媒体对热点科学问题进行解读时,经过多次传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被误读或曲解的情况,继而遭到各方面的非议甚至谩骂,这使得原本一腔热血投入科普工作的科研人员深受打击,从此不愿再“惹火上身”。本来,做科普可以提升科研人员研究工作的社会显示度,是一桩两全其美的大好事,但在目前一些媒介一味片面热衷于“抓眼球”“标题党”的境况下,造成科学家做科普要冒一定的风险,这的确非常令人尴尬。
  二、为什么迫切需要科学家参与到科普工作之中
  总之,囿于种种原因,导致一线科研工作者普遍远离科普,这也是我国科普工作整体水平明显偏低的重要原因。为什么迫切需要科学家参与到科普工作之中呢?
  这要从科学家群体的特点和其自身优势说起。一线科学家处于科学研究的最前沿,他们对科技热点谙熟于心;此外,与普通人一样过现实生活,又使他们能够敏锐捕捉并能准确地了解公众对哪些科学内容感兴趣、希望了解哪些科学问题。也就是说,他们集“专业人士”与“普通公众”于一身,而这恰恰是一般的科普作家和媒体从业者所不具备的。所以说,科学家做科普,具有独特的优势和不可替代的功能价值。我们有的科学家就在这方面做出了成绩,做出了榜样,做出了影响。
  当前,要提升我国科普工作的实效性和整体水平,就必须提高广大一线科研人员从事科普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打消他们从事科普工作的顾虑和疑惑,提升他们从事科普工作的能力和水平,增强他们从事科普工作的动力和积极性。当务之急,就是“要改革科技评价制度,建立以科技创新质量、贡献、绩效为导向的分类评价体系,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尽快建立激励一线科研人员从事科普工作的评价体系。只有建立起正向的评价体系,以此为导向,才能逐渐扭转一线科学家做科普积极性不高的窘境,更多的“科普家”也才会不断涌现出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臻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038892.html

上一篇:请看科技导报最新文章
下一篇:砥砺前行的大学青年教师
更多
收藏分享修改| 删除|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苏德辰 李兆良
推荐到博客首页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3]印大中  2017-3-13 08:37
在英语母语国家,写科普是顶级科学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登峰造极的事。在中国用中文写科普则完全是两回事。

删除 回复 [2]李兆良  2017-3-12 21:12
中科院的官网对科普的态度是标杆,立什么杆,见什么影。

删除 回复 [1]苏德辰  2017-3-12 17:08
在有效的评价体系出台前,需要一些勇于奉献的科学家。
[467]王倩  2017-3-10 10:37
刘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如何在“帽子”答辩中表现自己?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博主回复(2017-3-10 10:29):“科技导报”的“职场栏目”编辑马臻建议在他那儿发表。如果你们是网站转发如果没有问题,我同意。
请问马老师,我们如果想转载的话,是联系您授权吗?
博主回复(2017-3-10 14:28)刘老师的意思是说,他的博文已经交给科技导报(我担任栏目主持人)准备刊发。如果你们是微信,他同意。如果是你们是正式刊登(有ISBN那种),就免了,以免造成一稿二发。
[466]王倩  2017-3-10 10:02
好的,马老师,谢谢您。
[465]王倩  2017-3-10 09:24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博主回复(2017-3-10 09:56)好的,谢谢!不过请注意,文章标题不要整成可能会让复旦校长找我喝茶的那种。上次我有篇博文《还有这样的奇葩研究生》,以第三人称写作。结果中国青年报微信公众号转载时,把标题改为《复旦大学教授吐槽极品奇葩研究生:兼职能把导师逼疯!》结果,两位校长都批示,找人来调查了,使我彻夜难眠。幸好,新华社、中央党报和省级党报大篇幅力挺我,说了很多公道话。
[464]王倩  2017-3-10 09:19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463]王倩  2017-3-10 09:19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462]王倩  2017-3-10 09:19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461]王倩  2017-3-10 09:19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460]王倩  2017-3-10 09:19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459]王倩  2017-3-10 09:19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458]王倩  2017-3-10 09:19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457]王倩  2017-3-10 09:19
马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工作人员,我想在我们的公众号:清华大学研究生教育(ID:tsinghua_grad_edu)上转载您的文章: 论文初稿像80度的水,如何让它沸腾?,请问可以吗?如果可以,请您授权,谢谢您!
[456]马臻  2017-2-25 10:09
想发《科技导报》科技职场的请和我联系
已有 1000 次阅读 2017-2-16 18:1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推荐到群组



最新一期《科技导报》“科技职场”栏目刊登了复旦大学高分子系教授彭慧胜的文章:

我招收和培养研究生的理念.pdf

此文是他的三篇系列文章之一,源于2016年12月中旬他在复旦大学研究生导师沙龙上的主题讲座。

《科技导报》www.kjdb.org是中国科协的会刊,“科技职场”主要发表大学理工科教师和研究所研究人员的科研职场经历、对科研者有参考价值的经验感悟。也可以是博士后找科技界工作的经历等。文章要求2100字,通俗易懂、对业内人士有启发,切忌写成一本正经的教学论文。也不要写成没有新意的“学术不端的几种表现形式”之类的文章。当然,也不是科技评论。

从2010年起,我兼任“科技职场”栏目主持人。请大家踊跃投稿。

在正式撰写前,也欢迎就话题内容电邮联系、咨询——zhenma@fudan.edu.cn。

【本栏目不需要版面费,还给稿费。】

典型文章供参考:

2016-23-147-一个研究生导师的困惑.pdf

2017-01-160-一个普通青年教师原生态的存在.pdf

2016-16-163-带研究生面临的问题和解决尝试.pdf

2015-22-127-组织行为学对指导研究生的启发.pdf

2015-24-127-当研究生发表论文后.pdf

2016-04-110-青年教师撰写述职报告的门道.pdf

2015-16-111-指导、管理研究生的实践和思考.pdf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臻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034066.html

上一篇:一个普通青年教师“原生态的存在”【已发表】
下一篇:[转载]科学家与律师
更多
收藏分享修改| 删除|
当前推荐数:8 推荐人: 杨正瓴 周健 李曙 史晓雷 王晓峰 赵凤光 刘俊华 蒋永华
推荐到博客首页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1]蒋永华  2017-2-17 21:39
这个栏目有意思,主持人也很开明开放,适合有思想的专家学者与有经历的青年才俊现身说法。我们好好当读者。
[455]马臻  2017-2-25 10:08
[转载]科学家与律师
已有 488 次阅读 2017-2-21 17:5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推荐到群组

科学家与律师  

[转载自今天的新民晚报]

http://xmwb.xinmin.cn/lab/html/2017-02/21/content_5_3.htm

  范洁

  “我们自以为是科学家,其实不过是律师而已。”心理学家打过一个生动的比喻,将人的思维模式分为两种:科学家思维和律师思维,前者是“先找论据,再下结论”,后者是“先定结论,再找论据”。几乎每个人都兼而有之,但不少时候却让“律师”占了主导。

  例如,这两天网络热传的“塑料紫菜”。

  视频中,一女子将某品牌紫菜放入水中泡发,但什么变化都还没发生,她即言之凿凿“这都是黑塑料袋做的”。随后,她将紫菜从水中捞起,对着镜头拉拽,当发现较难扯开,就立刻断言有问题,“总觉得嚼不碎,还有一股腥臭味”。两分钟的画面,并无其他内容,只是重复这一个动作,强调“现在的人心都坏了”。

  仅凭难扯开、嚼不碎、有臭味,就将紫菜与黑塑料袋、商家与黑心骗子画上等号,说到底,是心有成见,疑邻盗斧,越看越像。

  故事还有下文:市民吴先生前一天看了该视频,第二天早餐在面馆点了紫菜汤,就感觉“不太对”,汤里的紫菜有点韧,稍用力才能撕开,和视频里挺相似:“起初我根本不相信,塑料袋和紫菜差太多了,但那碗汤我最后还是不敢喝了。”原本熟悉的味道,因为一段视频,就越吃越不对劲,不也是先入为主的妄断吗?

  当相信了一个观点,便下意识地捍卫,之后所谓“推理”,不过是为了证明预定设想。就像律师为打赢官司而收集证据:只见到对自己有利的,对不利的视而不见。

  故事的最后,有媒体运用“科学家思维”,开展参照实验,将紫菜与黑塑料袋分别泡发、手撕、火烧,继而观察对比:塑料袋不吸水浮在表面,拉拽后会出现扯痕,燃烧时散发刺鼻气味,从而得出结论:黑塑料袋与紫菜有明显区别。专家采访也予以佐证:用塑料袋假冒紫菜,成本高着呢,紫菜本身也不贵,费力造假图个啥?

  当然,基于“律师思维”,或许有人看到专家就认为不可信。就像,看到评选就认为有黑幕,看到走红就认为是炒作,看到公益就认为在作秀……批判精神是好,却别为批判而批判。

  用惯了律师思维,下一次得出结论前,不妨试着做回“科学家”吧。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臻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035118.html

上一篇:想发《科技导报》科技职场的请和我联系
下一篇:至少得让大家知道星空在哪
更多
收藏分享修改| 删除|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1]ZHESIZHE  2017-2-21 20:04
我来说说吧,真正的科学精神和哲学态度是一样的,科学精神哲学态度是  ,存疑求真求证。发现现象先大胆设想小心求证,哲学是要求思辨逻辑严谨,二者都是探索未知认识世界一个是思辨逻辑 一个是实验实证。而律师思维是有目的利益在前在先,然后律师仅仅只找有利于自身的证据链条,不利于自身的证据统统不说 一概无视,   这就是博文里所讲的。常人一般都是这种思维  其实就是一种主观感性,先入为主 然后确认 以后所有的反对意见观点证据一概无视。从深度思维分析来讲,否定了自己以前下的结论,也就意味着把自己否定了,如此这世界才有那么多人疯狂的捍卫所谓的真理真相。其实不过是捍卫他们内心建立起来脆弱的自我罢了。。。传统文化情结民族情结亲朋好友情结 自我情结 关系情结等等,一切都是感性的非理性的,看看我们的文化从社会各行各业各个层面处处皆可见到。国人什么时候开始理性了,也就是民族国家复兴强大的开始,否则 民族复兴富国强民就是感性主观意淫的口号!自己哄自己玩的很开心呢,呵呵
[454]马臻  2017-2-1 20:23
禁燃烟花爆竹:点赞和思考
已有 372 次阅读 2017-1-29 20:23 |个人分类:读刊札记|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推荐到群组



[照片取自文汇报2017年1月28日]

今年是上海在外环线以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第二年。

事先,上海的媒体反复向市民解释禁燃烟花爆竹的好处、规定和处罚措施。各个居委也“死守力保”,挨家挨户进行宣传,有的甚至还要求居民签订“承诺书”。

据媒体报道,除夕夜,全市5万公安民警和30万平安志愿者走上街头,开展宣传、劝导和巡逻。上海市委和市政府领导也到各个点进行巡视。最终实现了外环线内“零燃放”。空气中PM2.5浓度,则因此被控制在很低的程度。

文汇报1月28日报道:http://wenhui.news365.com.cn/html/2017-01/28/content_521889.html

文汇报1月29日报道:http://wenhui.news365.com.cn/html/2017-01/29/content_521967.html

解放日报1月28日报道: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7-01/28/content_242339.htm

解放日报1月29日报道: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7-01/29/content_242371.htm

新闻晨报1月28日报道: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7-01/28/node_5.htm

“爆竹声中一岁除”,燃放烟花爆竹,是我国从古至今的习俗。然而,燃放烟花爆竹也有很大的副作用——容易着火、容易造成人身伤害,并不可避免地带来空气污染、噪音污染和固体废弃物。尤其是空气污染,媒体一再强调,燃放烟花爆竹会产生PM2.5,但我们科研工作者知道,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不仅仅是PM2.5,还有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对人体和环境都有危害。

以前,上海规定在内环线以内,过年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但当时有不少市民抱着侥幸心理,还是偷偷地燃放。很高兴看到上海在去年终于“动真格”了,立竿见影地取得了成效。

但去年,至少在我住的地方附近,虽然除夕夜几乎没人放鞭炮,但第二天白天和年初五白天也有人偷偷放鞭炮。这就说明禁燃烟花爆竹还需要加强。

理想的情况,是市民对燃放烟花爆竹的危害了然于心,并能自觉转化为行动,而不是靠5万警察和30万平安志愿者蹲守在寒风中监督其余的市民。

在去年和今年,上海截获了不少非法运输和销售的烟花爆竹,也从市民那儿收缴了不少烟花爆竹。但由此带来的疑问是:销毁这些烟花爆竹,也会产生各类污染物。因此,政府应该在源头上控制烟花爆竹的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据新华社1月28日电,受烟花爆竹燃放影响,除夕夜124个城市重污染。

新闻晨报1月29日报道: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7-01/29/content_242355.htm

这就告诉我们:破除燃放烟花爆竹的习俗任重而道远。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臻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030435.html
[453]马臻  2017-1-16 14:08
[转载]拯救作文,从思考为何写作开始
已有 1219 次阅读 2017-1-1 20:0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文章来源:转载    推荐到群组



http://wenhui.news365.com.cn/html/2016-12/23/content_510949.html

陈兴才

诗意的表达,繁复华丽的文字在很多人眼中未必是好作文的唯一标准,但起码是为好作文增色的。但在美国老师们眼中,这不仅无意义,而且很有害。耶鲁大学本科写作教师艾米莉在教中国大学生写作后说,中国学生引以为傲的“套路”,恰恰都是美国大学眼中的写作大忌。中国学生喜欢用诗意、繁复、华丽的辞藻写文章,结果是让读者受到干扰,是不负责任。美国老师甚至推测可能这些学生是为了掩盖思想之不足。

   中美对好文章的评价差距,也许是我们的写作评价观不同。但处于全球现代教育背景下,我们的作文评价观也许值得审视。

   在某些研讨会上我爱把老师们喜欢的,或杂志上的优秀作文拿来说事,如以下文字:

   铭记与忘记的两岸(有省略)

   席慕容说:“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我们都是那个过河的人。”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记,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铭记。我们乘坐着各自独有 的船在左岸与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记该忘记的,铭记该铭记的。

   行走在人生路上,我们笑看窗外花开花落、叶枯叶落,静观天外云卷云舒、风停风起。在路上,我们经历着太多太多悲喜交集的事,在生命之河的航行之中,我们学会了忘记该忘记的悲欢之事,学会了铭记该铭记的点点滴滴。

   东坡披发仰天大呼“大江东去”,他面临的那些烦心琐事顷刻之间沉入滚滚波涛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壮阔的滔滔江水让东坡选择忘记,忘记那些失意、悲伤,忘记那些仕途的不得意。陶潜……

   人们在河的左岸停留着,在这之外,同样又有在右岸快乐生活的人们。

   坐在池边亭下泪流满面的独酌的易安居士,用她的文字告诉我她永远铭记着这一生之中所经历的点点滴滴,那是她在“争渡”途中所做出的选择。海子……三毛……凡·高……

   这些是生命之河两岸的人生,这是忘记与记忆的选择。风吹起花瓣如同阵阵破碎的童年,决荒的古乐诠释灵魂的落差,躲在梦与记忆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由分明的笑和谁也不知道的不分明的泪来忘记该忘记的不快和琐碎,来铭记该铭记的深刻与永恒。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航行于“生命之河”中,坐在自 己独有的船上,知道———忘记在左,铭记在右,中间是无尽穿梭!

   这是某省的高考满分作文。语言表达丰富,人与事似乎是信手拈来,怪不得被当作范文。然而这里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先天性”毛病:艳若桃李的外表裹的是一肚子稻草。从立意来看,通篇就是依据命题本身传达一个信息———有的人忘记了什么,有的人铭记了什么,属于无观点写作;表达上则是含糊而华丽的扯淡,而且是在边缘扯,不入核心。

   这样的表达有什么意义? 写情书太酸,跟人交流太玄,求职要被讥笑,唯一的价值恐只在于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扮相自赏,就像古代戏剧的衣饰,除了上台做戏,与现实无关。然而,我们的写作不应是古装戏的戏服。

   错误的好文章标准,影响了学生的文风、文品,乃至人品

   正常的写作教学认知图式应该是:为什么要写,为什么要教,由它决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章;再然后是如何教、如何写。然而现状却是,对前两个决定元素太忽视,导致写作教学和写作,如黑暗里奔跑,方向都没有。

   如果我们要谈厨艺,肯定先要明确我们想吃什么和具备哪些养分的美食。同理,我们要谈作文教学的方向和改进,自然要明确什么样的作文才是好作文,这个问题不先考虑,我们努力的价值会无从考识而意义可疑。

   而在现实中,有很多老师花了很多精力在如何教和指导如何写上,却对好作文的标准并不重视———只要翻看诸多高考优秀作文、示范作文集,就能发现那种热衷“作注”、回避“思考”的,事不达理胡搅蛮缠的,见识浅陋素养堪忧的“范文”都可信手拈来。这不仅牵涉到是否给错分,还直接影响到文风、文品乃至人品的养成和写作教学的宗旨。从这点上来说,弄不清什么是好文章,什么是坏作文,想有效地指导学生的审题立意构思,完全是自以为是和自说自话。

   老师的作文课如果仅仅是通过操练,教学生如何审题、构思、选材、提炼主旨,如何让结构漂亮、润饰语言,总能发现“学生的进步”。但这些“进步”依然是那种无情无思无我、凌空高蹈、有气却无力的套话文章。

   所以我主张语文老师们应先弄清什么是好、坏作文,教与写才有价值起点,然后才会有作文教学的有效改进与实质提高。

   作文评价的出发点是“为什么要写作和教学生写作”

   为什么写,为什么教,也就是作文教育的担当或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是一种为了表达的本领,偏重于观察、思考、想像、描摹、整理、分析的能力以及写作的兴趣;也是为人的成长,培养有思辨、有理性、有健康情感的人。

   我们对美国中学生的写作教学考察后发现,他们写作最主要的特点是“运用批判性思维,组织讨论,展开头脑风暴,让文本生发出丰富的思想”“用探索性写作展示思考和创作,促进自我的成长”等。这是指向生命成长的写作。

   反观我们的应试作文,呈现的是面对一个无聊话题玩尽虚头巴脑的花活,一会儿典故,一会儿童话,一会儿轶事……这些问题的根本在于我们忘了为何要写作。

   从具体的过程来看,写作需要在“表达目的”和“读者在场”的意识———我为什么要写,我是谁,写给谁看,表达什么———的观照下进行。干预现实、反映生活、交流沟通、表达情绪等都是“表达目的”,众所诟病的学生文风的文艺腔、浮夸不实,固然有非语文因素比如社会环境、应试教育背景的原因在,除此之外,“表达目的”和“读者在场”意识的失位,也是学生作文呈现“无用、无意义、无分析性”的重要原因。

   我们常拿学生打趣,作文写不像样的学生写起情书来倒是情能动人,这里包含的正是写作的“目的性”价值。写作教学教什么? 过去强调最多的是审题立意、谋篇布局、修改润色等技法,极少关注写作目的。因为目的缺位,连带着写作教学内容偏于技法而不注重目的关照下的教学。一旦关注“表达目的”和“读者意识”,作文中的高腔、花腔、套话、废话自然迷惑不了我们。

   有了这个出发点,我们也许需要对目前占主流的学生作文做一番“祛魅”。这个“魅”是什么,是假、丑、庸。平庸不可怕,但装出美丽就是恶。比如:在占领道德制高点后的高谈阔论、旁征博引,貌似三观正确,其实是凌空高蹈的无文、无思、无情、无性;在所谓主旨正确的轨道上声情并茂、名言荟萃,而实际上编造事实、套话泛滥、放弃辨识……我们的任务是揭开这些烂文的化妆,挑开绚烂的红肿,细究它的肌理。有专家说,人生撒谎作文始。谁敢保证学生不会把将写作中获得的投机化为他的血液沉淀? 这事关写作的伦理和价值标准。

   祛魅,谁去做? 一是老师,二是高考时的阅卷者,三是各种期刊、作文选的编者们,要变一下观念,不是以“能不能得漂亮分数”去品评作文,而是以“为什么要写作”为出发点去考察,既转变观念又修改规则,让良币获得应有地位,才能扶正祛邪。

   要驱逐流通最广的几种“劣币”

   一是“代言”或“作注”,回避“思考”。高中生的作文绝大部分是“注解”命题,而不是就命题提供的“命题”展开研究和思考。

   这是高中生写作中最大的问题,与中国式作文命题的方式有关。我们的高考作文命题大多数不是命题,而是“命意”,给你一则材料,让你从材料中读出包含的意蕴,然后考生们或叙事或以议论,都是为了呈现那个材料也就是出题者所给的主旨,俨然就是“我注六经,注经注我”的作文流程。而这些材料本身得出的“立意”不过是一些浅显无需费舌的人生说教,有道理,只是个“大道理”,学生跳不出它的手掌心,所谓“被立意”,代圣人 (出题者) 立言。这种作文在高中生写作中占到百分之八十———学生没有也不需要有自己的思考与理解,只要做好一件事,为出题者的“命意”去作证。它不会有作者立场,不会有读者意识,不需要有具体情境,呈现给你的是空话、套话、废话,是为中国式命题导致的假写作。

   二是文艺腔偏好。我对“文学性写作”怀有警惕,文学化和文艺腔,美文和才思,也就是所谓“文笔”历来享有很高地位。我不是说“文笔”是个坏东西,而是说它至多是写作的一种色彩性质的东西,有它,可以增色,没它,也不是什么问题,最起码不能让“文笔”成为作文评价的最显性指标。但现状是,在高考评分当中,在立意合格的基础上,文笔几乎成了最主要的得分宝器。一批批被师生奉为典范的小文艺文,然而却隐藏着巨大的器质性毛病———无自己的观点,放大所谓生命感悟,沦为风花雪月、无病呻吟或索性是鸡汤文艺。

   为什么要反对文学性写作成为主流? 因为我们的写作不是为了培养作家。培养年轻人的语言表达素养,这是写作的起点和出发点。文学性写作,对于少数学生来说,可以是爱好,可以是专攻,但不能成为作文评价的主流价值观。但反观我们的写作评价,拿高考评分来说,涉及到的高分作文标准“立意深刻”“构思巧妙”“生动传神”“语言优美”,几乎都是文学创作倾向的标准。学生有此功夫,诚然是好事,但作为标准,这导向会把学生往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引领,而文学创作的本领几人具备? 既然不具备,那就装模作样,养成的是坏风气。

   三是见识素养和理性思考严重不足。在我们的学生的笔下,比比皆是道德文章和人生标签,在应试模式下,在老师年复年日复日的教导下,学会的是虚头巴脑,伪崇高,道德煽情,表现为人格和文风中的做作、矫情,与真实的生活态度毫无关联。而真正的担当与见识,在学生的作文中却近于荒漠化。

   在学生的说理行为中,更显出幼稚和无理性。为了证明“苦难兴邦”,证明“逆境成才”,所用的方式是举例,三五个例子和名人故事,似乎就能证明要表达的观点。而其实,事实往往并不能论证观点,哪怕事实再多也不一定有用。因为,事实是具体个例,而观点代表的是普遍规律,这两者之间并非紧密的逻辑关系。比如,我们可以举十个经苦难而后成功的人,并不能证明苦难有助于人的成功,为什么? 还有九十个因苦难而毁灭的人;受苦难的人成功了,他们的成功并不是苦难助益于他的。但我们学生的浅陋思维习惯就经常能“完成”“苦难造就人的成功”的荒谬论证。理性思考不在场,分析性写作缺位,“幸存者偏差”和“不当取样”“以果导因”的逻辑谬误比比皆是。

   作文教学的改进当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作文”始,从写作的根本目的出发。某种程度上,救救作文,就是救救孩子和未来。

   (作者为西安交通大学苏州附属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江苏师大、陕西师大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臻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024758.html

上一篇:一个研究生导师的困惑【已发表】
更多
收藏分享修改| 删除|
当前推荐数:4 推荐人: 李铭 马志超 彭真明 xlsd
推荐到博客首页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4]彭真明  2017-1-2 16:54
  

删除 回复 [3]岳雷  2017-1-1 21:43
  

删除 回复 [2]马志超  2017-1-1 20:57
的确好文章!

删除 回复 [1]李铭  2017-1-1 20:40
非常赞同这位语文老师的观点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3-28 16: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