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良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xiaoliang

博文

波臣旧族半凋残——当代诗词赋中的白鱀豚

已有 3246 次阅读 2014-1-16 13:58 |个人分类:鲸类动物保护|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白鱀豚是一种淡水鲸类动物,仅产于中国长江中下游流域。

20世纪70年代起,随着科学家对白鱀豚研究的逐步深入开展,白鱀豚的保护宣传工作也使得更多的人们纷纷来关心白鱀豚的命运。

借助网络,我阅读到一些描写白鱀豚的诗词赋体作品。

“初雪”《鹧鸪天·白鱀豚》三首

20059月在网络贴出两首:

   199512月天鹅洲白鱀豚自然保护区迎来第一位主人,一头雌性白鱀豚,199612月触网死亡。至今天鹅洲再没有一头白鱀豚。

   秋练风流儒雅魂, 逐波跳浪白鱀豚。

   世人竭泽难填壑, 仙女泣江苦问津。

   途有罟,阵无门, 重闸叠坝断灵根。

   孤芳影迥天鹅渚, 无奈垂纶仍有人。

   2002714日,世界上第一头,也是唯一人工饲养的白鱀豚“淇淇”,在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白鱀豚馆去世,噩耗传出,人们痛惜不已。专家分析,年老体衰是琪淇死因。步前韵填词。

   只影单形寂寞魂, 淇淇天使白鱀豚。

   华池梦断濡涎沫, 江浦情牵阻路津。

   思伴侣,怨长门, 红丝难系未留根。

   兴亡更替虽天意, 扼腕伤别云自人。

20075月又在网络贴出一首:

2006116日~1213日,来自中国、美国 ……等六国近40名科学家往返对宜昌—上海长江中下游的干流1700公里江段进行了为期38天的长江淡水豚类考察。此次考察的结果则是2006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寻找最后的白鱀豚而终究一无所获。

   渺渺飘飘一缕魂,难寻难觅白鱀豚。

   仙归重做瑶池女,鹊渡徘徊汉浦津。

   辞旧地,过阊门,莫哀岁月继无根。

   念年大限天未卜,俯仰无惭凭信人。

   “念年大限天未卜”,作者自注:二十年不见某物种才能宣布此物种灭亡。

200611月至12月,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和瑞士白鱀豚保护基金会(Baiji.org)联合组织了2006长江淡水豚考察,考察队由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日本、德国、加拿大和瑞士等7国鲸类专家组成,分成目视观察组、声学监测组和水质采样组。历时近6个星期的考察中没有发现一头白鱀豚。考察结果公布后,社会影响很大。

湖北荆州诗人廖国华(网名“村野之人”)写下《长江女神--白鱀豚绝灭三周年祭》:

已诩平湖出,谁怜此族冤。精灵湮泡沫,生息早人猿。
  见弃心何忍,欲招鸦正喧。滔滔古今水,东逝哽无言。

   张会恩(网名“子活而今”)次韵廖国华<白鱀豚绝灭>

久惯妖声唱,斯闻不觉冤。多文行诈骗,百姓作猕猿。

昔有亿斤稻,今存万岁喧。白鱀豚绝灭,我哭复何言。

“初熟堂”在其博客贴出《用廖国华先生诗意亦咏白鱀豚》:

又见惊风吹浪起,波臣旧族半凋残。
   连江雨冷无人见,绕峡秋深分外寒。
   纵使鱼龙能化鹤,来寻城郭已成滩。
   轮船划破平湖月,并与泥沙一处看。

波臣旧族半凋残”一句,尤为沉痛,特借作本文标题。波臣者,水族也。

   张马沙渔家傲·白鱀豚》

少时曾睹群白鱀,堪比神话美人鱼。肥白可羞唐妃丽,国宝级,美名盖世熊猫嫉。  可怜尤物厄运多,渔家凶恶毒污剧。倏忽之间种群灭,有人泣,愧对世界与后裔。


   又有长歌一路八哀诗(一)《白鱀豚》、妙可吟”《夹言五绝·与长江白鱀豚惜别的时刻等诗作,“长歌一路”哀叹“水底熊猫鱼美人近年何处可藏身滚滚长江东逝水悲悲切切尽哀音”;“妙可吟”写下“珍稀谁与似,国宝胜猫熊。江魂散影无踪……”            

                       

在辞赋网阅读李镜的赋体作品白鱀豚自悼辞1700余字摘录:

豚本鲸族,栖息江湖,……不惯溟洋世界,追寻平淡生涯。因慕中华儒雅,转投扬子波涛。弃海徙江,惟求安居乐业;邻魚傍蟹,繁衍嫡子裔孙。流线型体,纺锤形貌;白皙肌肤,凝脂身材。吻细且长,乃因求爱殷切;鳍灵如桨,期许腾身自如。略输视听,但晓声纳;幸无天敌,有赖苍天。大脑发达,通体灵透,行动敏捷,颇知潇洒。性善良而胆怯,喜友爱而群居。有水域熊猫之称,享长江美人之喻。卜居云梦之泽,流徙苏皖之乡,时访含鄱之口,偶窥彝陵之峡。名载《尔雅》,宅附《水经》。……然天理近废,人心不古,奢欲膨胀,生态颓危。……万里碧波,何来浊浪翻滚;千层堆雪,竟让泥垢噬吞。腥秽糊睛,几误巡游之路;浊汚浸肺,渐増吐纳之虞。筑坝拦江,失我回旋之地;挖沙凿窟,毀我栖息之巢。船舶争航,涡轮致我烦躁;拖网密布,绳罟遍于周遭。更有滚钩投来,撕胸裂背;电击震颤,翻肚浮尸。……纵有高层垂询,歌星捐款,专家呕血,网友传情,终难化解千障,善待生灵。……嗟夫,长江母亲河也,人之慈母,亦豚之慈母。长江之蒙羞,实为人造;豚辈之蒙难,岂非人为。……大江豚族,白鱀之外,尚有江豚者,吾之表亲,衣冠略异,血脉雷同,而命运多蹇,进退维谷,居洞庭内外,困待毙边缘,朝临毒杀之祸,暮有绞身之灾。不胜凄楚,危亡旦夕。噩耗频传而人情冷漠,悲剧连演而橫祸无穷。宜问责于官,追究于人,法办罪犯,铐问良心,悬岩勒马,根除人祸,为江豚网开一靣,令其苟延残喘,勿致速灭,踵我而亡。……万里长江,云橫九派,民族之搖篮,举国之命脉,苍生之食禄,水族之依附,……以对已母之爱爱母亲河,以对族人之爱爱众水族。……

    与白鱀豚同样生活于长江的江豚,如今似乎正在重复白鱀豚的命运。故李镜写道:“大江豚族,白鱀之外,尚有江豚者,吾之表亲,衣冠略异,血脉雷同,而命运多蹇,进退维谷……”


   2013年11月至12月,由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和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WBCF)发起,得到湖北省黄石东贝机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热心赞助的“生命长江——为江豚来奔跑”2013长跑接力与宣传活动在黄石、宜昌、荆州、石首、监利、洪湖、岳阳、武汉、九江、湖口、安庆、铜陵、南京、镇江、上海15个站点依次展开,行程近4000km,长跑距离共计百余km,参与企业、事业单位、大中小学校学生、社会民众近4000人参加了长跑,各地媒体纷纷报道。

以上所举,皆传统诗词类。中央电视台制片人王永利,关注野生动物保护,创作新诗(自由体)《献给人类生存伙伴》组诗20余首,分咏华南虎、大熊猫、藏羚羊、中华鲟等20余种中国特有的珍稀动物。2008年5月在其博客贴出献给人类生存伙伴——白鱀豚》,以第一人称口吻,自拟白鱀豚吟唱:(摘录我是一个快乐的歌手/总喜欢纵情地歌唱/我歌唱日出江花彤红胜火/我歌唱春水如蓝碧波荡漾/我歌唱壮美三峡巫山云雨/我歌唱千里江陵两岸稻香/我歌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我歌唱落霞孤鹜旖旎风光/我的歌声令山河陶醉/我爱中华水域,我的故乡……

   20137月又在博客贴出献给人类生存伙伴——白鱀豚》的英文版摘录

To The Yangtze River Dolphin

I am a happy singer in my lifetime,

I love to sing from time to time.

I sing the sunrise reflects the River in flaming,

I sing the spring winds make blue water rippling,

I sing the Magnificent Three Gorges covering with clouds of whiteness,

I sing the thousands of miles of the River full of the ricefields’ sweetness,

I sing the land with nature's treasures and outstanding people ever,

I sing the scene rosy evening clouds and lone ducks fly together…

My songs intoxicated the mountains and rivers in grace,

I love the basin of Yangtze River of China, my birthplace!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8326-759675.html

上一篇:故人良友喜相逢
下一篇:阅读萧红

3 赵建民 庄世宇 蔡庆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11: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