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SH6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SH62

博文

怀念父亲

已有 1092 次阅读 2018-7-8 16:49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父亲于2018年6月27日上午10点15分于海城家中离开了我们,享年84岁(按东北农村习惯虚岁计)。 


        这是我第一次专门为父亲写一篇文章,还是祭文,在6月28日父亲的入殓仪式上进行了宣读。父亲于去年3月份发现病情。医生都不建议手术治疗,采用保守疗法。因此选择了一种进口靶向药。父亲用药后,有明显副作用,但病情明显缓解。到九、十月份,父亲已可以自己去市场买菜,不觉得有病了。但10月13日,母亲突然患病,并于10月16日离开我们。母亲的离开,父亲受到极大打击,一两个月里,父亲天天对着妈妈的照片茶饭不思。父亲的病情逐渐失去了控制。今年5月的一晚,父亲突然昏迷很长时间,送到医院后又好转。以后的日子了,父亲常常昏迷,很少能下楼吃饭了。我们在家里给父亲用消炎药和止痛药。6月12日,父亲对我说想回到农村去看妈妈。我劝说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再回家。13日开始,父亲在医院接连住了几天,病情似乎好转,但身体越来越虚弱,讲话和饮食都越来越困难,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清醒的时候就嘱咐我送他回家。19日,经过与多位医生协商,我们决定送他回海城家里。

         医务所孙大夫亲自送父亲回家,为他带回了足够一周的消炎和止痛药。父亲到家后心情很好,思路清晰,和前来看他的乡亲们相谈甚欢。唯一健在的三妹(我的三姑)和他谈了很长时间。

        23日,我们推车领父亲到院外,父亲两三个小时都很兴奋,不愿回屋,认出了周围的环境。当晚,还和孩子们详谈很晚。26日下午俺回家一见到他,他就很高兴。孩子们说,我不在爸爸身边的时候,爸爸大多不清醒,但每当提起大儿子,他大多都会眼睛一亮兴奋起来。

       26日整晚,爸爸都是呼吸困难。27日上午,父亲离开了我们。

       父亲最后的日子里,儿子、女儿、孙子和孙女都在身边陪伴他。二孙和侄女一直伺候他。大孙子在最后一星期里两度从日本回来看爷爷,最后也亲眼送爷爷和奶奶合葬。

       父亲如愿又和母亲团聚了。他们在一起生活57年,晚年互相越来越离不开了,他们相聚了,是永远。


           怀念父亲

 

       我的父亲张文绵(1935.1.28-2018.6.27),1935年正月二十八日出生于辽宁省营口县汤池镇二道岭村,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父亲童年赶上日占时代,家中生活贫苦,11岁就失去了母亲。作为有四个妹妹的家中长子,父亲只念了二年书,童年就做起了小买卖,过早地承担了帮助爷爷养家的重任。记得父亲多次给我说起年轻时半夜走70里路到营口海边买鱼,早晨在回家的路上就卖完了鱼。父亲后来不到二十岁就开始到鞍钢镁矿做了6年工人,成为家中主要的劳动力。父亲的辛苦为全家的生活改善起到了重要作用。

        父亲的一生是辛苦的。父亲婚后有了我们4个子女,60年代初生活贫困的时候离开工厂重回家乡做了农民。六七十年代的文革期间,父亲靠生产队的劳动很难养活全家,每年几乎都会遇到缺吃少穿无法揭锅的时候,儿女要吃饭,上学要学费,可知父亲的艰难。为了解决粮食不足的困难,父亲于1977年5月带全家来海城投亲,这也改变了我们兄妹和全家的生活轨迹。我还记得,他从79年开始往返大石桥海城倒卖苇席,常常大冬天起早骑车奔驰在冰雪道上。还记得在上高中时父亲去海城看我,回家时连5毛钱的车票钱都没有。

         父亲有4次伤筋动骨的经历。一次是年轻做工时伤了左臂。二次是89年到沈阳看长孙时摔伤了手脖子。三是92年在海城农村道上骑车遇到刮碰伤了肋骨,四是大约十年前在沈阳骑车被刮倒,还好只是皮外伤。可见父亲一生遇见并克服了那么多的艰险和苦难,生活不易,但生命力无限。

          父亲一生建了三次房,两次是在营口县老家,一次是84年在海城建了现房,这是他给我们留下的最重要的实物资产。

           父亲一生养育了4个子女,他给了我们无限的爱。为了支持作为长子的我成长和读书,他从开始的不理解到后来全身心的投入,在当时及其困难的条件下使我完成从小学到博士的二十余年学习,也几乎同时使小弟完成了大学学习,成长为一名有特长的中学教师。父亲对子女成长倾注了大量心血,对我们为人处事要求极高,使我们兄妹几个都在不懈追求健康高尚的人格和人生志向。父亲还对孙子孙女的成长付出了极大的辛劳,可喜的是,孙辈5人都完成了大学学习,甚至研究生教育,成长为有能力有志向的一代青年。父亲留给了我们无限的精神财富,是我们不断进取的动力。

        父亲和母亲一起风风雨雨超越金婚共同渡过57年。尤其值得我们敬佩的是,父亲来海城以后一改大男子主义生活方式,不但负担田间劳作和挣钱养家的重任,还帮助母亲承担了大量家务劳动,对母亲的生活照顾和爱护。母亲晚年视力不佳,父亲就是母亲的保护神,不许母亲受到任何不公与伤害。父亲在沈阳的近20年不但多年洗衣做饭,还每天挽着母亲街边遛弯锻炼身体,安享晚年生活。母亲仙逝使父亲精神和身体受到了强烈打击,一度每天眼泪洗面,竟然在不满一年离开我们追随母亲而去。父亲对母亲的爱,值得我们后辈永远追寻,永远叩拜!

        父亲的一生是也是受无数人尊敬的一生,他为人热心、耿直、豪爽大方,是邻里的好朋友,集体中的好成员,认识他的人无不说他心眼好、热情、正义。父亲也是一名好工人、好农民和好党员,他承担的任何事情都是尽心尽力去完成。父亲留给我们最大的资产,就是他的人格和正义。父亲千古!

        

      儿:士宏  

                    于2018年6月28日,于海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2820-1122927.html

上一篇:2018液压成形先进技术研讨会召开
下一篇:说说“章丘铁锅”

6 张忆文 黄仁勇 李春来 杨正瓴 蒋永华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7: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