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sun.happ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tjhappy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寡闻。

博文

旧时堂前燕,何时把家归

已有 3022 次阅读 2013-3-28 19:44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旧时堂前燕,何时把家归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加之寒假将近,思乡心切,更显得有些浮躁。今天,天还不错。风很小,刚刚吹得起落叶。阳光很充足,照在手上暖暖的。吃过午饭,就想放松一下。正好洗个澡,洗洗这几天换下来的衣服。

天,虽然有些暖和,但这水还是很凉。下楼提了两壶热水,和着凉水就成了温水。用这温水洗衣服,刚开始还可以,但一件衣服没洗完,水就凉了。赶紧摆一下,晾起!在洗衣服的时候,偶一抬头,看到窗外的电线上有一溜麻雀晒太阳。它们唧唧喳喳,好像是在唱歌,这么好的天气是适合高歌一曲的;又好像是在谈心,这么好的天气也是适合邀两三好友到大自然走走、谈谈心的。

 

我是很喜欢鸟的。

大概是自己从小就在农村长大——确切点说是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茁壮成长起来的——所以对小鸟、花花草草、游鱼树木甚是喜欢。对小鸟,应该是最喜欢的,因为它们是“活”的,是可以在你眼前飞来飞去的,在你耳边唧唧喳喳“扰”你无法清静的。这样,我就会时时的看到它们忙碌的身影,常常打照面,也就慢慢喜欢上了它们。有的人单爱那么一种鸟,而我很多鸟都喜欢。像麻雀、喜鹊、山鸡、鸽子、老鹰、猫头鹰、燕子等等,还有一些叫不上来名字的。

麻雀是我见到的身材最小的鸟了,它们单独行动的时候很少,都是成群的起飞,然后“呼啦”落到某一地。在农村,无论冬夏,还是春秋,你总能看到它们在屋檐上,楼顶上,柴火垛上忙碌的身影。它们的居所常是屋檐下,也是由于此生活习性,在大城市里很少看到它们。麻雀也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开春后,太阳光很是充足。这时如果你走在临街的屋檐下,就会听到“唧唧喳喳”的声音。这些声音就是小雏鸟发出的。过不了几天,你就会在屋檐上惊喜地看到蹦蹦跳跳的小小麻雀在试飞,它们体型如鸡蛋般大小。麻雀有时也很惹人烦的。特别是到了小麦收获的时候,麻雀们“呼啦”一落,“呼啦”一起飞,这不知几斤粮食就没了!

喜鹊,它的叫声和麻雀差不多,“喳……喳喳……”。由于名字里占了个“喜”字,所以比较招人喜欢。喜鹊的窝一般都是建在树杈上,有的会把窝搭在输送高压电的铁塔上。建在树上还好些,要是搭在铁塔上,这可就忙坏了电工师傅们。夏天,树木枝繁叶茂,你站在树下只能听到它们的叫声,但是很难发现它们的窝。待到了冬天,树叶全脱个精光。这时,你老远就能看到搭在树杈上的喜鹊窝。映着澄蓝的天空,和着那光秃秃的树干,格外显眼。小时候掏过喜鹊窝,有一次被大鸟啄了,就再也不敢掏啦。

山鸡,这是一种很漂亮的鸟。羽毛光鲜,迎着阳光看甚是漂亮。说山鸡是“野凤凰”一点也不是吹牛。山鸡在城里一般是看不到,除非你去动物园。它们一般活动在山脚下或者湖边。如果三五好友去爬山,当我们聊得很high时,突然从你身边的草丛里“呼啦”一声,并伴着“咯咯咯”的叫声窜向远方,那就是山鸡啦。它们经常是“神出鬼没”,以吓你一跳为目的,这样在你一惊必呆的两三秒里它们也就逃之夭夭了。这时,我们就忙开啦:开始在路边没膝的杂草里寻找它们的窝,看看有没有山鸡蛋。而我们的这个想法如同“肉包子打狗——一去二三里”,也像肥皂泡沫是个一戳就碎的梦。山鸡肉很好吃,这都是听内行人说的。我是没有尝过,因为和它们打照面就像极了《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出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由于很少打照面,也就更谈不上抓住它们,去蒸了品尝。基于此,我是因着不杀生,造就了七级浮屠。

 

燕子,是我喜欢的鸟里面,最最喜欢的啦!“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莺啼燕语报新年,马邑龙堆路几千。”“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 绿水人家绕。”古人亦如此吟诗颂词赞燕子,喜欢燕子,何况今人乎!我曾写过两首含有“燕”字的诗,也来和一下。“细雨如烟绕亭楼,柳梢拂水爱情柔。燕尾点破镜平面,击起涟漪心同轴。”“莺歌燕舞春意闹,桃红柳绿静观春。”

小时候,在家的老房子里写作业,忽然听到了“唧唧喳喳”的声音,抬头一看,惊喜万分。发现在屋顶的木梁边有一燕子窝。大燕子何时在那里搭建的“房子”,我是一点也不晓得。于是,每天我就有了新的任务,看大燕子进进出出喂小燕子。有时,好朋友喊我去“打仗”我也懒得去了。为了能让燕子自由飞进飞出,我就把家里的大花猫用绳子拴在了屋外。每当,大燕子从门口飞进来,大花就“呜呜”的叫,而这时,小燕子门就会露出头,张大嘴“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好像只有谁的声音够高,够响亮,大燕子就会把嘴里的食物给它似的。大燕子在喂食时,呼啦着翅膀,喂完就飞出去。这时候,小燕子们就安静了下来。当大燕子再回来时,它们又叫了起来,张着黄色的小嘴。有时,我都怀疑,大燕子何时才能填满这些“无底洞”,她又是如何知道喂过了哪一只而没喂哪一只。也许,到了没有小燕子再叫的时候,也就喂好了。它们就会飞到屋外的电线上整理羽毛,储存能量,等着小燕子们饿了,再召唤它们。我妈发现我老是看燕子窝,以为我又像掏喜鹊窝似的打算对燕子窝下“黑手”,就时时提醒我:燕子是益鸟,吃虫子——这我是知道,老师一年级就讲了——如果你掏了燕子窝会瞎眼的——这到不晓得,是不是真的,我也没有证实过。

“掏燕子窝会瞎眼”这是农村流传很久的说法,一代传一代。我想其主要目的还是告诉人们,要保护燕子,它们能给家人带来平安吉祥。也正是有这么一种说法,淳朴善良的农民每当看到燕子在自己家里屋檐下搭窝,心里都美滋滋的,苦口婆心地告诉自己的小孩子要保护燕子,不能用杆子投燕子窝。当小孩子调皮,无计可施时,大人就会声色俱厉的告诉他:“掏燕子窝是会瞎眼的”。这时,小孩子也就老实了。

一方面怕大燕子晚上飞出去,另一方面由于白天我们会下地干活,为方便燕子进入房屋,我们就在门上旁开了一个洞。其实也不是专门为它们设的VIP通道,而是原来那里就有一个洞,是冬天生炉子往外通铁皮桶用的,过了冬天就用破布塞上。这次只不过是把破布拿下来罢了。通过这个VIP通道,它们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能畅通无阻啦!

没过几天,小燕子羽翼丰满。它们就会在窝旁十公分内练习飞翔。呼啦着墨黑的翅膀,头朝向窝的方向,飞一会儿,就到窝里呆一会儿。它们“唧唧喳喳”甚是高兴,搞得下面围观的我很是兴奋,恨不得自己也长了翅膀和它们一起练习起飞。这个时候,也正是小燕子们消耗能量最大的时候,大燕子飞进飞出的次数明显增多。这不是我观察的,而是听到屋外大花“呜呜”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它也像我恨不得长了翅膀,不过不似我要与它们一起飞翔,而是要把它们纳入腹中当做猫粮!

再过两三天,小燕子就可以到屋外蓝天下飞翔了。带翅膀的鸟终归是属于蓝天的。蓝天才是它们一展才华,自由飞翔的地方。这时,你就会看到一段奇妙的事情:小燕子在前面飞,大燕子在后面跟着,当小燕子想找个地方歇歇脚时,身法娴熟的大燕子早已抢先,逼着小燕子不停地在天空中飞,飞,飞。我有时会觉得大燕子这样做太狠了,更何况这是她亲生的呢!有时,我又会否定自己的这种想法。正因为小燕子是亲生的,当父母的才更要狠得下心来,不断锻炼小燕子的飞行本领,这样小燕子躲避被抓到的可能性才能更大,生存下来的可能性才能更大。古语云“虎毒不食子”。不要怨当爹妈的狠,这都是在为你着想,为了你有个更好的人生着想。

再过两三天,小燕子的飞行本领练得差不多了。这时,你又会看到另一段奇妙的事情:小燕子在外面练本领回来后,想飞回窝内。我看到大燕子就站在屋门口电线上,只要小燕子一有想飞过屋门,进屋的趋势,大燕子就会起飞,“拦住”它,用嘴啄小燕子,小燕子就会调头,飞到天空里。试了好几次,小燕子都没有成功,最后就停在大门口的电线上了。刚开始,我以为大燕子让小燕子在外面多飞会,把翅膀练硬朗点。晚上时,我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屋内掌灯后,只有剩下的几只羽翼不太丰满的小燕子在窝内唧唧喳喳聊个不停,而未见大燕子和那只长的比大燕子稍微小的小燕子。出门一看,大燕子还在屋门口的电线上站着,走到大门口再一看,那只燕子已不在。第二天起来,也没有看到那只燕子。从此后,窝内的几只燕子也经历上面叙述的两段奇妙事情。这最后,大燕子不让飞行技术老练,翅膀够硬的小燕子回窝,是说明这只小燕子已不在小,它已“成年”,可以独当一面,可以另立新家了。这最后的最后,窝里只有那两只老燕子了,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屋里静了很多,屋外的大花也是“死一般”的安静。

 

燕子是候鸟,因此冬天还没来临,它们就早早的整理“行囊”,结队飞往南方过冬。

当第二年开春后,我家的那对燕子也没有再飞回来。我也曾猜想,它们是不是迷了路,它们是不是到别家令安新居。而最不敢猜想的就是它们在旅途中病死或被猎杀。我就在老家默默为它们祈祷,希望它们这对吉祥鸟,不仅能带给人们吉祥,也能给自己带来平安。希望它们明年能踏着春风飞到我们这个小农村。

 

前几天,看到一段野生动物保护者偷拍的视频《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讲的是桂东县和炎陵县交界罗霄山脉,也是湖南和江西交界处。谷雨时节,数以亿计的候鸟在湖南省桂东县八面山、齐云山等地觅食补充后,集群经过湖南桂东的鸟岭等地,飞往北方避暑。秋分时,它们再途经湖南桂东的鸟岭,在八面山、齐云山等地停留补充食物后,飞往南方避寒。年复一年,这条迁徙之路因此被称为千年鸟道。这本是一条穿越饥寒,重寻温暖的路。现在,这条路已成为无数鸟类的,不归路。因为在这里,等候它们的,有火枪,鸟铳,竹竿和大网,还有死亡。

看到这段视频后,我又想起了老家老屋里那对曾经住过的燕子,它们也许就毁灭在了这些夺命武器之下。从此,魂归蓝天,自由翱翔。

 

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也搬了新家。老房子依然还在那里伫立着,门旁还开着那个圆圆的洞,希望遇到风雨的小鸟能够通过那个洞到屋里避风避雨,更希望有一对燕子能够再次穿过那个洞,在屋里建个新窝,产下几只“唧唧喳喳”叫个不停的小燕子。

 

(1月6日成文、修改,3月28再读、修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883-674843.html

上一篇:搞科研,心要坚
下一篇:我的读书之路

4 孟津 徐大彬 zdlh lbjm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3 13: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