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zh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dzhao

博文

很高兴遇见你?中看不中吃 精选

已有 5646 次阅读 2015-4-4 19:46 |个人分类:吃货经验|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最近韩寒又有一个新的身份是餐厅老板,据说他的命名为“很高兴遇见你”的餐厅在上海已经开了好几家,而且正以飞快的速度扩张。杭州的店是在今年刚开的,当时曾看到报道,许多韩寒的粉丝几乎把餐馆挤爆了,不过对此没什么兴趣,也一直不知道这个餐馆究竟开在什么地方,想想这样的餐厅不过是投年轻人所好,弄点文艺范之类的。寒假末与女儿一起去一家她推荐的叫做“动手吧”的餐馆吃饭,在杭州龙翔桥,那地方因为修建了地铁站,周边的许多民居被改建,新开了许多餐馆,银泰也占据了好几片建筑。结果吃完饭发现“很高兴遇见你”的餐厅就在那个地方,门口排了一长溜等位的人。当时好奇过去看了一眼,可那房子只有两个小小的窗子,看不出里面的布置,也看不清究竟有些什么吃的,就和女儿说:大概是想保持一点神秘感?什么时候也去吃一次。虽然可以预见不会太好吃,不过可以见识一下韩寒到底折腾了一些什么东西,是不是对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胃口。

      谁想,女儿虽然不是韩粉,但韩寒对他们这些小孩还是有些吸引力的,从此她便总念念不忘想去吃一次。结果我们找了个周末的日子,大概下午5点半左右到那里,比平时吃饭的点还早,被告知可以取号等,但要等好久。取了号一看,前面等着九十多个号呢,只能找了另外一家餐厅去吃了。取号后通过手机是可以看到目前等位的情况的,那天我们吃完饭到西湖边散了会步回到家,前面还有四五十个号等着呢,不觉感叹:这个名人效应真是不得了。后又去了一次,下午4点45左右,餐厅还没开门呢,却被告知第一批的号已经满了,要等翻桌,至少要等二小时以上。想想实在不想等,还是放弃了。

     不过大概人就是这样,越是没吃到就越想吃。昨天杭州下雨,下午雨小起来了,女儿主动提出她先去餐厅取号,我随后再去。看她那么想去,也就同意了。估计下雨天,又不是周末,应该不至于那么多人。果然,这回拿到了第一批的号。可那餐馆大概也是因为生意太好了,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傲慢,天上还下着小雨,却让一长排人都等在外面,一定要到5点才正式放人。几个年轻人想到里面的天井里等也不被允许。到总算可以进去的时候,因为直接被服务生安排到指定的位置坐下了,都没什么机会参观一下整个餐馆的布置,但总体印象是相当局促,座位排的很密,桌子很小,远远算不上环境优雅。因为去那里吃饭也算是女儿的一个愿望,我就把点菜的事情都交给她,只是听她报出来的菜名都是很奇怪的。这大概算是这个餐馆的噱头之一了。等好久菜才上来,但要说味道实在太一般了,偶的私房菜绝对比这些菜美味啊!最主要是性价比太低了,那些菜价格都不低,一盘什锦类的素菜,取了个名字叫“好色厨师的五彩时蔬”也要32元呢!另外几个菜的名字:波霸蟹小姐爱奶油、一座城池、泡芙小姐的香草冰淇淋,等等。看来,这个餐馆所有的心思和创新都放在这些菜名上了,却没在菜的材料和烹饪上下太多的功夫。这倒有点像某些科研,所谓的创新都是些花架子,没什么实在的东西。

      吃完女儿的评价:太坑爹了!我对她说:这种地方就是骗骗你们这样的小孩的,什么小清新、小文青之类的,下回可以和你同学一起来吃。她说:我肯定不会介绍他们过来吃的。看来,一个餐馆最主要的还是要靠它提供的食物来吸引人啊,弄点中看不中吃的东西怎么会获得好评?即便有这样那样的噱头也难以留住回头客。现在回想一下那些食物,突然发现竟包含了中餐、西餐、酒吧、甜品多种类型的东西,简直是个大杂烩。唯一有点好印象的是那些服务生,竟大多数都是20左右的小伙子,打扮得文艺青年似滴,不过服务态度还不错,也算周到,难不成他们都把韩寒作为模仿对象了?不觉想,一年以后这个“很高兴遇见你”还能保持现在这样的兴旺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74-879848.html

上一篇:在“国际儿童图书日”说说阅读
下一篇:我的父亲母亲:清明遥祭

34 李伟钢 朱晓刚 燕文韬 刘立 侯成亚 徐晓 许培扬 汪晓军 赵建民 刘波 武夷山 钟炳 张忆文 姚伟 黄永义 应行仁 陆俊茜 彭真明 吴春明 张鹏举 郑永军 杨正瓴 ncepuztf ldongm slh2012 xieyy zyp321 jianhuiy biofans jiareng zy00chen wou cbinq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16: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