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cq45 心静似水,容纳百川;雨水交融,普天同乐

博文

缅怀俄罗斯科学院院士L.V. Rosenshtraukh教授 精选

已有 2590 次阅读 2020-9-22 04:01 |个人分类:科海浪花|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俄罗斯心脏病研究中心, 莫斯科大学, 哈尔滨医科大学, Leonid, Rosenshtraukh院士

      前天晚间,收到莫斯科大学人类和动物生理学教研室科研副主任Denis V.Abramochkin 博士一封邮件。他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

    Dear Professor Xu,

     How are you? Hope your work was not too much affected by Covid pandemic… As for us — University was closed since March until September, 1 st, and we are now in big trouble with our grant…

     But unfortunately, there are much worse news from Moscow that I want to tell you…

Our great teacher, Academician of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professor Leonid Rosenshtraukh has suddenly died that night in the age of 83. I know, you always remember him with kindest thoughts… He did so much for me and Vlad — our lives would go by completely different road without his wise guide. Let’s remember Leonid Valentinovich and his prominent discoveries!

     I ask you to pass this sad news to people in China, who might know and remember him!

     Denis


Rosenshtraukh L[1].V._副本.jpg


     Leonid Rosenshtraukh(利昂尼德,瓦伦蒂诺维奇,罗森施特拉克)教授1937年出生,1961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生前任俄罗斯国家科学院院士,医学科学院通讯院士,其主要科学兴趣是心脏电生理学,在心律失常的机制以及抗心律失常药物的研发建树颇丰。长期担任俄罗斯心脏病学研究中心心脏电生理实验室主任,实验心脏病学生理研究所系主任,生理学教授。也是本人30年前在前苏联心脏病学研究中心研修时的导师。

  听到83岁的导师猝死的噩耗时,心里十分悲痛,愿他老人家天堂安息。同时,想写点回忆性的文章,以便留下永久的纪念。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开始大批选派年轻教师出国深造。1988年,我当时是哈医大病理生理教研室的一位讲师(时年45岁)。由于在全国外语水平考试(俄语)中名列前茅,我获得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奖学金。1989年,我在前苏联心脏病研究中心(莫斯科)心脏电生理室学习膜片钳技术,导师是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医学科学院通讯院士L.V. Rosenshtraukh 教授。


      心脏病研究中心是前苏联最大的科研机构,卫生部长恰佐夫院士兼中心主任。当时该中心仪器设备好,经常有外国学者访问和做学术报告。L.V. Rosenshtraukh 教授不仅在学术上指导,也在生活上关心,曾请本人去他家做客。

   回国后,当时哈医大没有膜片钳仪等设备,无法开展有关研究。哈医大病理生理教研室主任王孝铭教授帮我申请了一项北京大学生物系膜开放实验室(主任是刘泰槰教授)合作研究项目。我在那脱产进行了半年的研究,主要观察了缺氧及丹参酮对豚鼠离子电流的影响,并发表了2篇国内核心期刊的有关论文。以此为基础,晋升了副教授,并淘到了本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首桶金《氧自由基对单个心肌细胞跨膜电位和离子电流的影响》(39570305,1996-1998)。

   后来,在加拿大王睿教授实验室做访问学者(2001.8-2002.5),得到了启发,开始了心血管钙敏感受体的研究方向,并成功获中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大鼠心肌细胞钙敏感受体的生物学活性及其在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中的作用》(30370577,2004-2006)。

   2004年,我邀请L.V. Rosenshtraukh 院士来中国参加心血管药理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哈尔滨),同时到哈尔滨医科大学及北京大学医学部参观、讲学,并被哈尔滨医科大学聘为客座教授。期间,我也请Rosenshtraukh院士到家里做客。


哈尔滨-2004.jpg

   钙敏感受体(CaSR)是G蛋白偶联受体C家族成员,多胺(腐胺、精咪和精胺)是CaSR的激动剂之一。在实验中,我们意外地发现不同浓度精胺对心肌细胞CaSR的影响不尽相同。我们申请的项目《大鼠心肌多胺代谢规律和"双刃剑"作用机制的研究》再次获得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30470688,2005-2007)。有在研项目的主持人就具备了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和俄罗斯基础研究会合作项目(NSFC-RFBR)的申报条件。在我的提议下,我和L.V. Rosenshtraukh教授联合申报了NSFC-RFBR的合作课题《外源性精胺心肌保护作用的电生理机制研究》,并得到了双方的同意和批准。

合作协议计划书.jpg

    NSFC-RFBR的合作课题项目主要资助双方人员对等短期互访。2008年,首先,L.V. Rosenshtraukh选派的他的两位博士Denis V.Abramochkin和Vladislav S,Kuzmin访问哈尔滨医科大学,稍后我和张伟华副教授(我的博士研究生)进行回访。

批准书和邀请函-1.jpg

   俄罗斯客人在哈医大,主要参观了病生教研室并进行交流座谈,并参观公卫学院、药理教研室、体育馆和图书馆,与俄疗班学生座谈,基础学院领导接见,还参观抗日博物馆、731部队、文庙、中央大街和索非亚大教堂和龙塔



      200811月,我和张伟华副教授回访俄罗斯。第一站就是俄罗斯心脏病研究中心。首先参观了Rosenshtraukh LV教授的实验室,介绍了各自研究进展,讨论了实验结果,并在实验室共进午餐。

  随后几天,Denis和Vlad博士陪同我们参观访问了莫斯科大学生物系、俄罗斯国立医科大学生理教研室、圣彼得堡大学医学系和圣彼得堡大学内分泌研究所等单位,并在圣彼得堡大学医学系分别做了“The investigation progress of CaSR in cardiovascular system”“Calcium sensing receptor induced cardiomyocyte apoptosis through  ER pathway in hypoxia/ reoxygenation”的学术报告。报告的内容引起俄罗斯同行的极大兴趣,会上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反响良好。本人的报告视屏还刊登在圣彼得堡大学主页,扩大了哈医大和中国在俄罗斯的影响。


学术报告.png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轻人都成长起来。Denis V.Abramochkin 博士已经是莫斯科大学人类和动物生理学教研室科研副主任和研究生导师,Vladislav S,Kuzmin博士已经成为了莫斯科大学的生理副教授和研究生导师;我的博士张伟华和李鸿珠等人已经晋升为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双方的合作在继续......

      2019年,我们邀请Denis V.Abramochkin 博士参加在哈尔滨举行的第九届寒地心脏病学会议。他在大会上做了题目为“Diadenosine polyphosphates and NAD+ as novel regulators of cardiac electrical activity”的特邀学术报告(第九届寒地心脏病学会议巡礼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051-1189998.html)。


第九届寒地-2019.jpg


      2019年9月13日至15日,以“调节生理功能的分子机制”为宗旨的第三届全俄青年学者会议在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兹韦尼生物站(ЗБС,МГУ)举行。来自哈医大的张伟华教授、李鸿珠教授、王丽娜副教授(前三人均是我的博士研究生)和本人应邀出席,并分别做了开幕式祝辞、大会报告、专题报告等(兹韦尼戈罗德生物站见闻(4):大会报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051-1206072.html)。 我们还参观了莫斯科大学。



       由于本人积极参加中俄的科学文化交流,多次被选为黑龙江省欧美同学会和留俄分会理事及优秀留学人员工作者。


优秀留学人员工作者-1.jpg


       Leonid Rosenshtraukh(利昂尼德,瓦伦蒂诺维奇,罗森施特拉克)院士虽然不幸去世,但是他钟爱并积极推动的中俄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和科技合作事业将代代相传。看见两国年轻学者的成长,中俄友好合作后继有人,本人也十分宽慰和高兴。 Leonid Rosenshtraukh教授安息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051-1251561.html

上一篇:咱也当把摄影师(伏尔加庄园风光)
下一篇:老朽征战报国杯

9 黄永义 王明明 郑永军 李毅伟 宋俊 杨顺楷 刘良桂 王振亭 文端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