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iblo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Liblog

博文

与师生谈人工智能2:奢求精确之误 精选

已有 3134 次阅读 2021-3-28 11:54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学:学生,教:教师,李:李晓榕

教:那“智能”有没有一个精确的定义?李老师的定义是什么?离开了定义,好像不太好讨论。

李:一再有人要我精确定义我所谈论的对象,我都谢绝了。今天深入地说说此事。只要清楚谈论对象是什么,各人的理解不妨略有出入。英国前首相鲍尔温告诫说:不要热心于下定义……“杀之者文字,活之者精神”。凡事都想下严格精确的定义,是本质主义还原论带给现代人的通病,我们都是患者。科学知识越多、训练越有素,病往往就越重。下面谈几个方面。
    ①精确与单纯为伍、与复杂为敌:硬科学以数学和量化为基础,其概念都很单纯简单,便于精确定义。所以精确定义在硬科学中居功甚伟,硕果累累。而生活和人文社会等众多学科中的大量概念都复杂得多,都有丰富多面、界线不清、不确定乃至矛盾的内涵,要求界线明确的精确定义都会是强扭之瓜,弊大于利。越常用的概念越是如此。心智、智能、意识、生命、物质、精神、科学、技术、社会、文化、复杂性等都是这种不深究则清楚,而本质主义还原论地一深究就糊涂的概念。这些内蕴丰富、核心明确而边界模糊的概念给我们简要地谈论很多复杂事物极大便利。这类概念不宜精确定义。以人的身体为例,我身上的细胞始终在不断更新,按还原主义精确定义的“我”对应的是哪个细胞集合整体?我之为我离不开我身上(比如肠胃中)的细菌。精确定义的“我”包括这些细菌吗?它们对我的身体有重要影响(比如菌群失调)。一方面,不包括它们,我就不成其为我,甚至无法存活;另一方面,我死后这些细菌并不会马上全都死去,而会进一步工作,腐烂、降解我的尸体。再以颜色为例。一个物体的颜色其实并非其本身的性质,而是它对各种波长光的折射百分比经视觉系统的处理结果。不同人的视觉系统大同小异,因而所见颜色也大体相同。所以,不存在独立于人之外客观的精确“红色”,各人视觉的差异,也使完全精确定义“红色”缺乏基础。就连颜色这么简单的物理概念都无法完全精确定义,更别说智能等更复杂得多的概念,它们高度依赖于人与外界的交互。谬误的一大根源是把原本不错的东西用于其适用范围之外。精确定义在自然科学、工程科学的硬科学分支1中屡试不爽,把这种成功简单移用到其他地方,就是这种谬误。我们如此向往精确明了,以至于在它不存在不适用之处仍坚持这种理想。这是一种不该有的执念。正因如此,社会科学、人文学科等学术研究充斥着这种概念的定义之争,且长期持续不断,不少学者难以自拔。概念越重要,争论就越激烈。智力智能的概念也不例外,比如,如何定义智力智能是心理学领域争论最激烈的一个问题。

学:李老师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们总还是习惯于认为,一个事物应该有也只能有一个本质,否则我们对它的把握就不够彻底、不够到位。 

李:的确如此,这就是本质主义的信念,我们都被洗脑了。这正好是我想说的第二点。
    ②精确定义的本质主义之根:一事物为什么只能有一个单元本质,而不能有多元本质?在多元“本质”中为什么只能有一个是始终最本质最重要的?客观世界为什么一定会满足人的这种主观信念?我们又为什么要自缚手脚,要求我们的观念世界也满足它?如果问题不复杂,这种自我约束的确有助于抓住本质、简化问题,从而奏效。尽管如此,如果不事事
都这样自缚手脚,我们的观念不是更自由、更强大、更有效、更能对付更复杂之事吗?以“人”的定义为例。历史上有众多定义,比如古希腊大哲柏拉图把人定义为“双足无毛动物”2,我们早先取笑过。后来普遍把会制造工具作为人的定义。然而,半个多世纪前,人类学家在非洲发现,那里的黑猩猩也会制造工具。其实,何必非得认定人在某一方面不同于其他动物呢?为什么不能承认人有多元本质,在其交集上(即多元本质交汇之处)而未必是某一元上区别于其他动物?再举一例。什么是“我”,也有各种定义和理论,比如认为我是由我的身体决定的身体论、由我的大脑决定的大脑论、由我的脑中数据信息决定的数据论、由过去的我连续变化成今天的我而决定的连续论。它们都各执一偏,强调多元本质中的某一元。其实,何必非得限于某一元?为什么不能承认“我”有多元本质,它们共同组成了“我”?说得更透彻一点,如果要坚持认定“我”的本质只有一个,那么可以说,在人类现有的知识体系中它可能有“多元”体现或含义,因为该体系的任何一元都不能把握这一本质,就像微观量子不能被宏观粒子或波的概念把握。凭什么坚信一事物的本质非得限于现有知识的某一元呢?
    ③我认为,精确与意义、理解“不共戴天”:完全精确必定完全确定、毫无不确定性;而信息植根于不确定性,信息量反映不确定度,毫无不确定性则不会有任何信息;没有信息则不会有意义和价值,理解也无从谈起。所以,人类的真正语义理解、对人类真有“意义”的东西都或多或少是模糊含糊、不清晰分明确定的,无法完全精确,只有不含真正理解或意义的东西,比如演绎逻辑、计算算法、形式句法等纯粹形式上的东西,才能是完全精确的。正因坚信数学的完全精确性和逻辑性,数学形式主义的旗手、大数学家希尔伯特才会认定数学其实只是一个形式系统,大哲罗素才会有名言3数学就是这种科学,在其中我们既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所说的是否真实。当然,对此我不苟同,因为数学并非全无“意义”,也无法完全彻底精确(比如无法彻底消除悖论),现代数学史上形式主义和逻辑化运动的最终失败,根源也在于此。也正是因为坚信精确的数学、物理学在科学和全部学问中的基础地位,分析哲学尤其是逻辑实证主义才特别强调概念的明确性和推理的严密性,才特别钟爱和依赖于严格精确的定义,特别重视分析还原方法。可见,就像信息有赖于不确定(程度的可能改变),现实中的“意义”有赖于不精确性,完全精确了也就不再有现实意义了。更进一步,意义和价值越大越丰富,往往就越难精确化清晰化,精确度清晰度也越低。所以,模糊理论之父扎德说4随着复杂度的增加,精确之言变得没有意义,有意义之言变得不精确
    ④精确和逻辑亲如兄弟,相辅相成:要由精确前提得到精确结论,符合形式逻辑是充分且必要的;严格符合逻辑的东西必然精确。实验心理学业已证实,人非机器,其智能并不擅长于对付精确,大多数人不擅长逻辑等精确思维。所以,逻辑等精确思维和推理工具在观念世界中既不十分便利,又大有局限性。比如,想靠它们来彻底阐明人造概念很可能反而造成误解。
    更有甚者,在政治、生活等众多方面,都不该一味追求精确。比如,奥威尔的名著《一九八四》早已预言,要求使用相对更精确少歧义(但非绝对精确)语言的“新语言”(Newspeak)有严重恶果,它通往地狱,限制自由和自我表达,缺乏人之为人的乐趣。在硬科学之外,精确往往是奢望或者弊大于利,这种风气会有严重后果。像一个不谙逻辑的美妙少女一样,生活之所以美好而使我们乐在其中,正因其丰富朦胧、流变多样、缺乏逻辑和确定性,假如完全精确、尊崇逻辑,没有不确定性,生活又有什么意义、价值和乐趣?如果不信,不妨尝试在你的生命中只限于用精确的数理逻辑等形式语言,而不许用不精确的日常自然语言,看看是否寸步难行,是否退化为机器了?这样,语言会变得完全形式化而没有语义(现实意义)。更进一步,诗歌、文学、艺术之所以美妙,正在其模糊空灵,如梦似影,游离不定,其意在虚与实之间,可感觉而难触摸,可知而难解,可臆度而无达诂,可体味而难描摹,可意会而难言传。
    ⑤具体说到精确和智能的关系,我认为,对付简单精确无需真正的智能特别是高级智能,亦非智能所长,对付复杂因而不精确才需要智能,才是智能所长,高级智能面对高度不精确也必能游刃有余。而且,如果执着于精确,那么不少人类社会公认的价值观念在深层上是矛盾的,比如,中国传统社会的“忠孝不可两全”,现代西方社会的“自由”和“平等”以及“理性”的彼此冲突。可见,研究对付不精确的东西有助于提升智力水平。这一点与上述“精确与复杂互斥”、“精确与意义互斥”两点密切相关,因为智能在应对高度复杂而有意义之事时更显其“智”其“能”。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硬科学把相对简单之事化归为较为精确之形,成为智力平凡的普罗大众都能理解的“下里巴人”,便于机械式程序式处理,而不是只有智者才能欣赏的“阳春白雪”,但智者并不需要这种化归也能把握事物,何况化归复杂之事难免各执一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其实,就连生物学这样的自然科学,也不能处处奢求精确。比如其主要支柱之一——进化论就不能完全精确:何谓适应?何谓进化?可以争论不休。

2. Plato, Politics: Man is a biped without feathers.
3. Bertrand Russell: [Mathematics is] that science in which we neither know what we are talking about, nor whether what we say is true.
4. Lotfi A. Zadeh: As complexity rises, precise statements lose meaning and meaningful statements lose precision.


正在出的博文系列:

与师生谈人工智能:

1.智乎哉?    2. 奢求精确之误

 

与师生谈现代化之弊

1:崛起的代价     2:发展必好无疑?    3:发展的恶果     4:科技进步果真进步?         5:科技的罪责 

6:开发进步善哉恶哉?7:现代化恶果之因    8:现代化恶果之因2  9:资本主义与个人主义    10:资本主义的修正与回潮

11:全球化的好歹  12:全球化的好歹    13:西化、现代化、全球化 14:现代化的本质       15:文化全球化?

16:妈的奶贼腥        17:多元优越             18: 四大主义     19:“化私为公”的隐形手  20: 进步的魔咒

21:进步的陷阱   22:进步的后果       23.成功的反噬     24:进步的残酷                  25: 进步到恶神末日

26:自造成恶神

 

与师生漫谈科研文化

1:我有科研之才吗?  2:我该做科研吗? 3:逻辑推理的作用 4:人生价值     5:生命的延续           

 

已出博文系列:

与师生谈科学之弊

1:线式因果思维1      2:线式因果思维2     3:线式因果思维3         4:螺环之奇妙                 5:幻化的因果 

6:不牢靠的因果推理        7:分析还原病       8:还原论教条                    9:基因未必基因      10:割根裂本

11:强拆硬分        12:科学的领地       13:科学的致命伤         14:科学的致命伤2           15:逻辑之可错

16:逻辑可错之源       17:“脚踏实地”的逻辑?18:逻辑:真理焉?宗教焉?       19:想不清原理       20:想不清原理2

21:逻辑教的改革    22:逻辑教的改革2     23:精确性的终结         24:科学哲学                  25:务外逐物 

26:科学六弊                 27:科学之弊总结

 

与师生谈科研选题:
1:科研的战略、战术和战斗力 2:选题三准则:趋喜避厌 3:选题三准则:如何培养兴趣 4:选题三准则:择重舍轻,扬长避短

5:得题之关键           6:如何应对新潮      7:选题四建议          8:总结:选题好比找对象

 

与师生谈研究策略:

1:科研四要素    2:突出重围的法   3:人人信之而善忘的黄金法则  4:孤胆方是英雄,独创才有真才  5:大道至简,科学之魄

6:弃繁就简     7:以特制胜      8:综括               9:反行众道,改形换状       10:迷雾中的灯

11:技穷时的上策 12:驾驭时间之术1  13:驾驭时间之术2     14:保质增产之法          15:类比、联想、猜测、推证 

16:评估       17:总结与回顾

 

与师生谈学习门径:

1:广度与深度      2:增加深度的窍门1    3:增加深度的窍门2      4:增加深度的窍门3  5:增加深度的窍门4

6:增加深度的窍门5  7:增加深度的窍门6        8:如何培养直觉和想象力? 9:基础不好,死路一条?10:阅读策略1

11:阅读策略2      12:博览之术           13:增强记忆1          14:增强记忆2      15:如何听讲 

16:最佳捷径

 

与师生谈科研输出:

1:论文写作五要点 2:论文的结构、条理和语言 3:标题、摘要、引言、结论  4:作学术报告四建议  5:与编审人员打交道

 

与师生谈科研道德:

1:何谓弄虚作假              2:何谓剽窃?             3:何谓自我剽窃?               4:版权

5:谁该当作者?              6:署名顺序怎么定?        7:其他学术不当行为              8:总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87793-1278964.html

上一篇:与师生谈人工智能1:智乎哉?
下一篇:与师生谈人工智能3:精确定义之病

7 武夷山 曹俊兴 杨正瓴 刘立 王兴 黄永义 王林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1 09: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