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观测与坍缩 -- 量子佛学之辩
热度 19 岳东晓 2017-7-24 07:06
去年网友们转帖了一篇博文 (《 量子理论对每个人的生存意义—中国科学院朱清时:量子意识(人人能懂) 》),内容是朱清时院士的量子佛学。当时,大家想请我讲讲看法。我之前写过一些量子力学的科普,但并没有涉及这些基本问题。另外,我觉得佛学也好、道教也罢,用物理来阐释,不管对错,至少也是向科学靠拢。朱院士普 ...
个人分类: 物理|8623 次阅读|41 个评论 热度 19
分享 什么叫基本原理与公式推导
热度 7 岳东晓 2017-7-22 10:29
源自希腊文明的西方文明喜欢讲基本(fundamental),自然原理讲基本原理,人的权利讲基本权利。 什么是基本原理呢?理论上说就是最底层的原理。其余的都是推导的。这个思维模式西方从欧几里得开始。后来西方文明奋斗了一千多年试图把欧几里得其中一条基本原理(平行线原理)去掉,从另外的原理中推导出来,最终发现 ...
个人分类: 物理|3839 次阅读|13 个评论 热度 7
分享 什么是基本思维能力 ToM
热度 2 岳东晓 2017-7-18 11:01
我在以前的一篇博文里提到过一个概念叫做 ToM 。英文是 Theory of Mind。 有没有 ToM是大脑思维发育程度的一个关键衡量。人类婴儿一般要到 4 岁左右才有 ToM。 那么什么是 ToM 呢? 维基百科上说是【Theory of mind (often abbreviated ToM) is the ability to attribute mental states—beliefs, intents, des ...
个人分类: 生物|2215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量子观测与薛定谔猫之意识
热度 15 岳东晓 2017-7-7 08:50
前些天我院子里两只American Robin 搭建了一个窝,抚育了三只小鸟,我进行了 全程跟踪 。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小鸟的成长与鸟爸、鸟妈对小鸟的精心爱护, 感慨良多 。从量子力学角度, 小鸟们即使没有我的关注,没有我有意识的观测,也有鸟爸妈的关注与观测,照样会健康成长。即使它们离开鸟爸妈,当阳光照在它们身上,当风托 ...
个人分类: 物理|7861 次阅读|34 个评论 热度 15
分享 小鸟都飞走了-- 量子观测与现实存在
热度 7 岳东晓 2017-6-22 09:09
三只小鸟是6月5日孵化出来的。白天,鸟爸妈喂食、监护,天黑的时候,大鸟飞走,小鸟们独自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大鸟就会飞来,开始新的一天。 6月16日那天,有一只小鸟飞出了鸟窝,落在院子里。加州下午天气酷热,小鸟张着嘴,很可怜的样子,我把它放回了鸟窝,它也乖乖地待着了。三只小鸟挤在一起,度过了一个晚上 ...
个人分类: 生物|2837 次阅读|11 个评论 热度 7
分享 小鸟满10天了--什么是智能(图、视频)
热度 10 岳东晓 2017-6-15 13:04
小鸟们是6月5号孵出来的,每天都有很大的变化。鸟爸、鸟妈几乎是不间断的轮流喂食(一只监视,另一只觅食),真是无微不至。 才10天时间,小鸟已经羽毛都长满了。 看看这段今天 (6月14日)的视频。(背景的噪音是摄像机风扇的声音) 。通过对鸟的观察,不能不说它们相当有判断分析能力。 小鸟的头这么小, ...
个人分类: 生物|4061 次阅读|21 个评论 热度 10
分享 院里小鸟的前三天与相对论之遗传(图、视频)
热度 14 岳东晓 2017-6-8 08:48
四月份出外三个多星期,回来发现后院的一颗李子树上新增了一个鸟窝(出门前我修整过这个树,那时没有)。后来我发现有只鸟蹲在窝里,看来它是在这里安家了。5月22日这天,偷窥了一下,发现鸟生了两个蛋,是蓝色的。第一次在近处看到这种颜色的蛋,用手机拍了张模糊的照片。 第二天,我又乘鸟不在,看了一 ...
个人分类: 生物|3885 次阅读|24 个评论 热度 14
分享 美对朝鲜攻击之动力学分析
热度 16 岳东晓 2017-4-10 11:53
我在《 美中南海朝鲜的大双簧 》对中美在南海与朝鲜的态势进行了分析,我认为中美实际是在唱双簧。当然,中美这个双簧不是按唱本预先编排的,而是中美基于共同利益的地缘政治的科学规律的客观演变的自然结果。 怎么看待美国对朝鲜可能发动的攻击? 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单纯地从局部考虑,更不能 ...
个人分类: 地缘政治|4516 次阅读|39 个评论 热度 16

本页有 2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6 04: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