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听课之后

已有 1407 次阅读 2021-4-17 07:5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最近,受北京市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之托,在进行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思想政治课教学方面的调研,关工委的考虑是准备将来对大中小有关课程进行一种一体化的改革。其原由应该是,大中小学校之间的这类课程,有的各自为体,有的略显脱节,而有的也有不同程度的重复。将来做成一体化的课程体系,就是要解决前面提到的这些问题。

于是,我们这些受托之人,就要到小学、中学和大学课堂上分别去听课。作为曾经在大学里讲过课的教师,大学的课就可以不需要听了。而中小学的课还是要听的。除了初三年级和高三年级的课不听之外,因为他们现在都面临着中考和高考的压力,其他各个年级的课都要听。这个学期要听,下个学期好像也要去听。

在听过几次中学与小学的课中,先说说我的感观。我感觉,在我们听过课的中学与小学的老师们。备课过程都极为认真,极为用心。在一节课只有四十分钟的过程中,他们把课堂搞得很生动,也很灵活,而且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主动精神。还能把这节课要讲的内容都能完整地讲述出来。在听到的课之中,有的讲到遵守社会秩序的重要性,有的讲到合理消费的意义,也要的讲的如果认识党的领导,还有的讲到为什么要互相帮助。

每个教学段落,老师都会向学生提问。学生们也都积极主动的举手,希望能够在课堂上回答这些问题。当然,学生们的回答都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有的回答得比较精准,有的可能也能表达出一些意思,但可能略有偏移。至少这表明,这些对提问的回答并不是事先做好准备的,完全是随机的。

而且,在课堂上,老师也会经常让学生进行一些讨论。常常是坐在一起的四个学生组成一个讨论小组,讨论时间也就是四五分钟。然后小组中选出一个同学,来回答老师的问题。这样的教学方式,在我们读小学的时候,似乎从来没有过。所以,在我看来,现在的中小学课堂教学应该做得是很不错的了。这一节课下来,虽然是四十分钟,但我个人感觉时间还是过得很快的。有些课,是需要学生事先在下面进行一点社会调查的。在这个方面,确实也有学生做得还是很好的。虽然有的只是六年级学生,但是他们已经开始学习对社会进行一定程度的了解与认知了。

在听到合理消费这节课时,跟我们同去听课的一位老师说,这所学校的学生们,他们家庭应该都是很优渥的。学生们在课堂上提到他们各自的消费要求。有的学生说,想让父母给买一个盲盒。而他们在提出要求前,都担心父母不会答应。于是他们都想了一些点子。比如对父母说,如果我这次考试成绩达到了多少分以上,就希望父母满足他的这个要求。结果,他考试成绩确实不错,父母也满足了他的要求,给他买了他喜欢的盲盒。老师在课堂上点评说,这是通过一定的方式来与父母协商,以实现自己的目的,给予了肯定的表示。

对盲盒这种东西,我完全没有概念。于是问了同去听课的年轻教师。年轻教师对我做了解释,似乎跟什么动漫有关。我其实还是没有明白,但是知道这是一种玩具。用手机百度查了一下,发现有的盲盒价格居然达到一万两千元。我问一位也是听课的年轻教师,这玩意儿怎么这么贵。年轻教师对我说,也有便宜的,不是都这么贵。我想,再便宜还能便宜到哪儿去。于是就感觉。这所学校学生们的家长都不是一般的家长,当然,他们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是不是也有了弟弟妹妹,就不清楚了。或许有的同学有弟弟妹妹,但这样的学生数目肯定也不会太多。所以家长们对孩子们提出的消费要求,几乎都是有求必应。

或许,这样的消费水准,我们既不能责怪家长,更不能责怪学生。在现实的中国,特别是在北京这样的地方,存在着这样的较高收入的群体也是很正常的。反正我闺女家对他们的孩子,虽然也会满足他们的一些要求,但肯定不会有求必应,更不会给他们买这么不太靠谱的东西。要求孩子合理消费,家长应该首先具有理性消费的观念。再多的话,也不太好说。

中小学教师的收入和待遇,我们不好问。但有的老师说,他们的待遇比较一般,而课时很多,教学任务很重。同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要担任班主任的工作。所以真正放在教学研究方面的时间几乎很少。而有的学校,主要是一些所谓中小学名校,教师的待遇就要高出不少。据说,一个知名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在一所著名中学里任教,每月工资达两万元。这应该算是不错的收入了吧。至于其他中小学,有多少教师能达到这样的收入水平,我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在中小学,教师们之间的待遇估计还是存在着苦乐不均的情况。

在听过几次课后,我个人感觉,其实在课程一体化方面,真正要解决的还是高中阶段的课程与大学阶段课程的衔接问题。在大学里讲思想政治理论课,很多学生都觉得在中学里老师都是讲过的。在大学里听的都是些重复的内容。当然,绝对的重复是不存在的。但似曾相识的时候还是很多的。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可能才是这个一体化要解决的重中之重。

从教学的角度来看,有些内容高中阶段完全不去碰,到了大学再去细讲,是否就一定是恰当的,这也不一定,也需要进行研究。因为在高中阶段,孩子们已经快接近成年了。有些东西你不去碰,学生们也会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但如果高中已经有所涉及,在大学里又要进行相对系统的讲授,是不是会重复?当然肯定会有重复。重复不是完全不需要的。比如,我们学物理,从初中时就学,高中还要学,大学也要继续学。似乎没有人提出所谓重复性的问题。还有英语也是如此,上小学时学过了,上中学时也学过了,到了大学还要再学。似乎也没有人提出所谓重复性的问题。那么思想政治理论课的重复性问题到底要怎么解决,这还真是一个较大的课题。

公众号.jpg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282393.html

上一篇:5G技术所带来的变化

3 农绍庄 吴斌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07: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