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xm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xxmr

博文

大蜜蜂屠杀案调查-(修改了下),为了生态文明,相关的团队能否及时停止把采野生蜂巢当文化宣传?

已有 787 次阅读 2021-4-3 18:3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经过了长时间的干旱,终于迎来了一场大雨,热带的气温有所下降,恰逢周末,想去看看“老朋友”们。忙乱工作,好久都没有她们的消息了。


“老朋友”是排蜂,科学家叫他们黄色大蜜蜂。因为做了一些她们相关的研究,很是喜欢。她们全家只有雌性,雄蜂都是光管配种的短命主,她们只建仅有一堵墙的蜂房,生活在树上,忍受风雨漂摇,风餐露宿,生活从来都充满凄凉。她们在每年雨季开始的时候,喝饱了辛苦采集大半年的蜜糖,用作最充分的干粮,整群化作一团黑烟,迁飞离开。每年旱季到来时,她们又从其他地方沿着河流溪谷的上空,又幻化作黑云飞回来,一边采集蜂蜜补充体能,一边往回飞到正处在繁花盛开的雨林。大多的时候,迁飞回来的各排蜂家庭一起群聚居住在小镇里,每个小镇有数十户排蜂家庭。小镇都分布在溪流两岸,有的建设在几十米的高大树木上,有的建设在几十米高的陡峭悬崖边。无论看似如何潦倒,只要家中有财物,就怕贼惦记。何况她们家里面都收集了许多动物最喜欢的蜜糖。每个排蜂家庭都有勇敢的工蜂积极参与自我牺牲式的防御。小镇的排蜂家庭还会一起防御抢蜜的动物。聚集在一起使得排蜂小镇更是能御敌无数,少有盗贼敢来侵犯。千百年来,大蜜蜂和其他亚洲热带蜜蜂们辛勤劳作,帮助东南亚热带雨林植物传粉,在人类到来之前就已经帮助创造了这个地区生物多样的王国。


山间凉风习习,水声蓬蓬,让人感觉很轻松,我们行完过山车似的山路,终于来到一个我们连续观察了好几年的排蜂小镇时,兴冲冲的我们却看到了悲伤的一幕:排蜂家庭全都消失不在了,岩石上仅留下一些它们存在过的痕迹。我来到一个又一个排蜂小镇,它们都消失了。如果这个季节他们还没有来这片森林采集花蜜,那随后的雨季,他们更是没有食物可收获。很为她们着急。

我很想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他们还活着吗?!我努力的去寻找任何线索。一步步的探索考证让我看到了这些小镇所经历的触目惊心的一切:来自人类的无情掠夺和大屠杀!


连续几年六月,排蜂小镇A的蜜蜂家庭们,正打算像往年一样,扛着辛苦收集的蜜糖作为能量,去遥远的高山河谷,躲过在热带地区多雨少蜜、胡蜂多、鸟多的雨季。在快要收获完最后一批百花蜜的那天,小镇所在的大树上传来叮铛的敲打声音,一会儿又有什么上百斤的动物爬上了树干,压得大树吱呀作响,声响持续了半天之后,从树干上爬上来了一个人类。原来那响声是人在树干上钉入铁棍当作梯子时发出来的。那人手里拿着闷燃的草,放着呛人的烟,头上罩着带网的帽子,身上穿着他们用来防护“大敌”的衣服。那人是一个盗蜜贼。原来,在以前人类没有防护方法的时候,他们通常只敢在排蜂飞走后,来到排蜂小镇,在遗留下的蜂房中,寻找残存的蜂蜜,在年分好的时候,他们可以收获一些排蜂留下的过剩蜂蜜,但更多的时候,搬家后的蜂房里面空空如也,盗蜜人们始终不甘心。多年后的某一年,人类为了防御危险发明了防护服,却没作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面对觊觎已久的排蜂蜜时,他们将这些防护工具当成了狡诈的武器,用于入侵各种蜂巢,使得防御能力超强的排蜂镇也无法抵抗人类的入侵掠夺。排蜂们受到了惊扰,纷纷起来攻击盗蜜人,可是烟雾很快让排蜂镇的勇士们认不清进攻方向,还误以为森林发生了大火,其他排蜂便开始准备逃跑。一些工蜂赶紧吸取了蜂房中的蜂蜜,开始保护各家的蜂王们往小镇外逃跑。尽管如此,大部分辛苦采集的蜜糖还来不及被排蜂们收入蜜囊时,盗蜜人即伸出一把长刀,毫不留情地割掉了蜂房,几十公斤重的蜂房带着蜂蜜,瞬间掉入那人准备好的大袋子。盗蜜人通过放烟恐吓凶悍地赶走了各个排蜂家庭,割完了各家排蜂的蜂房和蜂蜜。他收好袋子,回到地上。排蜂们也飞累了,她们回到被破坏的小镇,已经被破坏没有剩下多少蜂房,幸存的蜂房里面也已经没有剩下多少蜜糖了。排蜂们不得不提前收集每一滴残存的蜜糖,提前开始了迁飞。显然,这一场仓惶开始的征程危机四伏。迁飞的排蜂在途中经过了他们祖先都飞过地方,那一条路线已经印迹在他们的骨子(基因)里,无法改变。可是那路线经过的地方都在人类到来后变成了在迁飞季节不会产生蜜糖的橡胶林、芒果林、甘蔗地、香蕉地、火龙果地,途中采集花蜜补充能量的机会越来越少。在身体内携带的蜜糖耗尽之时,旅行途中的排蜂们纷纷掉落,再也不能醒过来。终于有一天,一个蜂群家庭的蜂王重整队伍,在要求大家都贡献蜜糖保护蜂王体能时才发现:队伍已经损失大半了。而此时,迁飞队伍距离山花烂漫的高山河谷的行程仍旧还有一半。这一群群的A镇排蜂,便凄惨的饿死在掠夺后逃离的迁飞途中。这真是:野蜜五百克,死蜂两千只。

多年前,在另一个蜜蜂小镇B,同样另有一位盗蜜人。这位盗蜜人前几年来采蜜时手段残忍:那真是“割巢贴树皮,烟变烧蜂火”。一时间,排蜂镇蜂不聊蜜。镇子下面的土地里,长满了以蜂尸为食的蚂蚁窝,蜜蜂尸体被吃得只剩下难以入口的革质蜂翅,偶尔森林底下窜过一陈阴凉的风,晃动的蜂翅如冤气的精灵一样晃动闪烁却再也飞不上天,诉说着主人们的不甘。经过浩劫,好几年都没有大蜜蜂能够顺利地迁回排蜂小镇。盗蜜人开始担心采不到蜜,他开始意识到虽然烟火没有完全杀死蜜蜂,但蜜蜂没有足够的蜜糖也可能飞不回来。慢慢地他开始反思,他不想让这些蜜蜂都死掉,那些采回来的排蜂蜜多了也容易坏掉,卖不出去,人们也嫌排蜂蜜水分多。他开始一年年的反思,终于在几十年盗蜜生涯后,他明白了:如果在每年排蜂们将要飞走的时候割蜜,并且只割下一半的排蜂房,剩下一些蜜留给排蜂,迁飞走的排蜂家庭们还会悉数回来,这样他的排蜂蜜营生也刚好够养活他自己。人与蜂之间刚好有了一小阵子的平衡。就这样,在小镇B的排蜂能够带得多一些的蜜糖开始迁飞。大多的时候,他们能够顺利回来。这一个经验也在一些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的盗蜜人中传开。排蜂们忍受着人类的剥削安全的度过了百十年。尽管如此,却有天公不作美的时候,最近几年,人类的破坏让雨林上空的天气越来越极端了。有时炎热酷暑能够让地里的玉米都成了爆米花,有时候在暖冬的南方却下起了冰雪。蜂历4502007年,B镇飞出的排蜂们,在飞到一个往年四季如春的平地时,准备好好修整,却遇到了几百年都没有过的低温天。排蜂们不得不开始将蜂蜜当作燃料来维持蜂群的温度。持续了几天的低温过后,天气终于回暖,蜂群开始继续前进,当大家开始觉得饿时,却发现,为了度过那几天的低温,能量储备的蜜糖已经所剩无几。就这样,许多家庭没有能够挺过这场危机。如果低温那几天,排蜂们的蜜有足够多呢?可是没有如果。“朱门糖尿病,路有饿死蜂!”

随后的几年,各个小镇的排蜂群家庭都发现每年盗蜜人来到的时间越来越早,盗蜜人中也出现了陌生的面孔。这些陌生人来采蜜时,甚至不再使用烟,而是喷撒了一种让蜜蜂们直暴毙,像暴雨一样砸向地面的一种剧毒药品。他们割取蜜蜂巢的时候,几乎连根将蜂巢割下,完全像极了B镇盗蜜人年轻时的做法,却又更狠心的使用了化学武器。接近地面侦察的工蜂们发现那种装药水的瓶子上画着一颗人的头骨,并用腿骨打了叉,瓶子的另外一面写着三个大字“敌敌畏”。为了弄清楚人类越来越凶残的原由,有一只勇敢的“侦察蜂”,在蜂房掉落的一瞬间抓紧了蜂房一起来到了袋子里。在黑暗和剧烈地挤压抖动之中,她不停寻找没有被挤坏的蜂房,在其中打听着外面的一切。终于袋子放置在了一个闭闷的空间后停止了抖动,空气中却全是蜂宝宝们的血腥味,恐怖和残忍的气氛让她感到绝望。是蜂巢被搬运到了面包车上,一会儿过后,她听到电话声想起,这个凶残的家伙为了方便开动汽车,打开了电话的免提,电话中传来对方声音:“啊么么,你搞到多少排蜂蜜啊?什么时候我来取啊?对啊上次给你说的价钱合适不?你千万不要给其他人了啊?现在网上下订单的网友太多了,我需要更多的货啊?你要知道那些大城市的人可向往极了《第三极》和《舌尖上的中国》什么节目里面的大蜜蜂蜜了啊,多感谢CCTV帮忙宣传,你和我才有的钱赚啊!!”只听“凶残”回答到:“放心!X总!我已经比那些老顽固早了一个月来取蜜啦。现在我不会答应别人的,你明天尽快来拿啊,不过我听说排蜂越来越少了,但想割的人越来越多,你想要下回可得给我多些钱啊。”电话那头:“那太好了。下回我还找你,1万块已经转到你卡上了,明天来你家拉蜜。对了,你得给我拍一些照片啊,我得把这些野生蜜的特点都给消费者介绍清楚嘛。”“凶残”回答到:“X总,你放心,我们拍了照片的。听那些老顽固讲来,大蜜蜂蜜含水多,蜜蜂自己也不会封盖的,不像那些家养蜜蜂的成熟蜜,放了就会坏的。那些老家伙还是不懂!我这回割的就好多封盖的!在外面一层一圈一圈,多好看,你看我发给你的照片啊。”侦察蜂听到此,心中阵阵悲伤,要知道,老盗蜜人没有说假话,因为这个“凶残”割蜜时间提前,还是蜂宝宝的妹妹们正躲在封盖的蜂房中化蛹,还没有来得及羽化。可惜自己的妹妹们,已经没有机会再看到苍翠的森林了。“凶残”将会把整个蜂巢放在纱袋中挤压出其中的汁液,全当作排蜂蜜,又或者直接吃掉还是蛹的妹妹们。

傍晚,汽车停下,趁着 “凶残”打开口袋的瞬间,“侦察蜂”借着微弱的光看到了刚从一个蜂房羽化出来的一个柔弱小妹,她正想过去带她走。“凶残”却一把捏死了妹妹。妹妹被挤扁了,脑浆、内脏涂满了“凶残”的手。“凶残”又发现了“侦察蜂”,也想捏死她。她只能在极大的恐惧中,奋力的往外飞去,她飞向了夜空。她趁着傍晚的月光、星光和落日余辉在林海上空往家所在的排蜂小镇飞回去。森林已经听不见排蜂们在夜晚嗡嗡飞翔采蜜的声音,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悲伤,她想着惨死的妹妹们,想着挣扎中掉落地面的姐妹们,想着没有人照顾在悲惨中死去的蜂王母亲,想着往日鸟语花香的排蜂镇森林。她终于回到了家的地方,但往日热闹的家,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她多想再给还没有出房的妹妹们抱抱,加加热,让她们好好发育快快羽化,可惜那里只有冰凉的树干。她想哭,可是谁能在这人来人往的森林里听到她卑微的声音。她和幸存的小镇居民再也没有了勇气去寻找山花烂漫的高山河谷。她们也悲惨的死在了雨季来临前的森林,化作蚂蚁的食物,树木的肥料,悲惨却还是奉献完了最后的一切…


了解完这些,我深深自责,如果当初不是太软弱,没有及时去寻找排蜂镇的保护办法,“老朋友”们也不会被逼上这条悲惨的绝路。我没有经费去寻找太多数据,只有5个观察点,从5年前的150多巢大蜜蜂,到今天只剩下两个点有蜂群出现,总计不超过30群大蜜蜂……很高兴有人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即时的立法行为比研究可能更有效。

那些采集和消费野生蜂蜜的人,你们应当自主把所消费的一切偿还给森林。那些商业化的盗蜜人,展现的是野蛮,不是文化。热带森林生态系统没有有效的传粉者,许多树木将不能有效结实,进而不能通过实生苗更新。如果人类不想看到地球的绿肺,像新冠疫病毒感染的人肺一样,就请停下食用野生蜂蜜的“血盆大口”。


我能够想到的一些解决方案:

1)大蜜蜂急需要保护,大蜜蜂迁飞途径要增加补充能量的蜜源植物,在蜜蜂集中筑巢的地点严禁采摘野生蜂巢取蜜。急需复壮大蜜蜂种群,研发使用大蜜蜂饲喂装置,并组织定期投喂(一定不要误解成驯化家养技术,这是不可能也没有价值的,人类请不要再指望着这两口大蜜蜂蜜糖续命了)。

2)现在全世界的传粉昆虫研究的热点主要关注西方蜜蜂和其他蜜蜂(独居蜂和熊蜂等),然而在蜜蜂种群密度和多样性最高的东南亚热带地区,蜜蜂的传粉生态服务功能远远超过取蜜的价值。在我国西南,大蜜蜂Apis dorsata 、黑色大蜜蜂A. laboriosa 、黄色小蜜蜂A. florea、黑色小蜜蜂A. andrenformis和野生东方蜜蜂A. cerana都面临着严重的人为采集压力。好在小蜜蜂种类能够利用的花粉种类更多,能够快速增加种群。不过小蜜蜂同样具有迁飞行为,人工采集储蜜不足仍然对成功先迁飞有极大的威胁。野生东方蜜蜂也通常被人为诱养取蜜,部分养殖户如不注意及时对所诱集蜂群进行健康管理,只管取蜜,也势必造成蜂群总数减少。要保护亚洲热带森林生态系统的传粉安全,需要从两方面入手:一、急需立刻禁止大面积商业采集不可人工驯养的野生蜂蜜,并研究这些野生蜂种群的复壮方法。二、解决养蜂冲突。蜂蜜已经成为了人民生活的必需品,西方蜜蜂的养殖在农区也较为盛行,可以满足一部分的蜂蜜需求。同样本地蜜蜂种类也成为了蜜糖的重要来源,甚至因为媒体和商家误导,使其成为了高品质消费品,愈发加重了对野生蜜蜂的威胁。因此,东方蜜蜂诱蜂养殖发展的同时,一定要遵守其他人工养殖技术标准,对蜂群进行健康管理。不能让我国森林中的野生蜜蜂越来越少。

3)建立野生蜜蜂属Apis蜜蜂种群和传粉关系网络长期监测的体系。包括监测技术开发,监测网络布施,监测数据管理等,及时发现野生蜜蜂种群变化的动态和相应的生态风险。

4)科学评价蜜糖的营养价值,科学评价蜂产品所鼓吹的医学价值,科学评价食用野生蜂蜜的健康风险。科学评价蜜蜂授粉的价值。改变蜂产业体系的结构,要知道推广养蜂是历史上解决缺糖问题的运动,现在时日已经不同,中国人已经吃饱了,再也不缺少糖了。蜜蜂更为重要的生态服务功能却与蜂产品生产之间存在的冲突,需要及时解决,否则野生蜜蜂的利用将继续悲剧化。


随意一张网络图片,看看他们的下刀位置和子脾的位置。那些子脾根本就保不住了。采蜜人文明采蜜,只是个谎言。这么粗鲁的野采行为,在多个纪录片里面被当作文化!!!也请那些纪录片制作人反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3578-1280124.html

上一篇:气味通讯研究中的常见问题均在细节

1 杨卫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6 11: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