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zhan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izhancheng

留言板

每天23点到次日7点之间禁止发表留言。

[193]top86726   2013-4-11 21:03
发现宇宙新能源“大气压能源”!这个能源是邢国峰最新发现的古老能源。而它的出现就能证明“永动机”在中国人的手中会成功的被制造出来的。今天的人们谈“永”色变!而“永”要想成立必须要借助宇宙的自然力量才能成立呢?否则是不成立的。
[192]ccgoodluck   2013-4-10 21:01
温馨浪漫的农村婚礼 http://bbs.sciencenet.cn/thread-1159913-1-1.html
[191]倪士峰   2013-4-9 01:11
程教授,我想,你已经“侵犯”了至少我的研究领域。我就是搞中医药研究和教学的。
中国不缺专家,您肯定是一个。
不过,中国也有不少砖家,自以为是的很。
在您的自动化领域,您可能很NB.
但是在我的领域,我想,您还是回家抱孙子吧。因为,您不够资格和我辩论!您真的不配。尊重老人是我的一贯传统。
您从哪里学来的,对不懂的学科胡乱指手画脚?要是小孩子,要被打屁股的!
我不喜欢和不是对手的人辩论。
您还是利用风烛残年,好好写写回忆录,好好整理自己的自留地吧。
我的回复(2013-4-9 07:49):我会用我风烛残年和伪科学斗争到底!
[190]薛彬   2013-4-7 08:35
程老师,这些天,怎么不见博文更新啊?
[189]白图格吉扎布   2013-4-6 21:33
程老师,您好。
我为做‘草原退化趋势预测’研发了‘超球面模型’。现在我想证明多元向量对‘分量对应的乘法’组成一个群,但不够自信。希望请您,及您的同事、学生、朋友来指点我博文
《多元向量乘法群》: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3331-676833.html
  不胜感谢。
[188]赖永   2013-4-4 13:56
老师,我的论文果然被拒了,好失望。
[187]jingyu0328   2013-4-2 15:55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21287&do=blog&id=675915看了您在这里的回复。您那个年代都是男生厉害不能说明问题的。。那个时候刚解放,本身去读高中的人就少,而女生受教育的机会是更高阶无穷小的。再加上那时信息闭塞,人们的旧思想很多还没有开化。

但是如果目前像您的科学院的研究生里面仍是男生在挑大梁,那么现在每年名校研究生大量被女生占据确实值得担忧。

顺便告诉您,目前我国中学数学竞赛物理竞赛中也是男生占压倒性多数。
但是,到了大学,男生普遍没有后劲,在大学成绩好的基本都是那些中学看起来平庸得多的女生。
[186]张士伟   2013-4-2 14:38
程老师,有件事想请教您,想听听您的看法,以免我再次误入歧途。上大学时,曾脑袋一热,学习英语,记得当时几乎天天学英语,以至于把专业课都耽误了,到头来,英语也没学好,十分后悔,我现在博士一年级(硕博连读),导师搞振动噪声的,我多次向导师提及补习数学的想法,导师很不赞同,说看只需要看用的那点,还是以写论文看论文为主,我虽做过计划补习近代数学,最后都没坚持下来,因为总感觉是不务正业,所以少了动力,最后不了了之,但是随着不断接触声学方面的知识和论文,越来越感觉自己那点数学相形见绌,自从买了《系统与控制中的近代数学基础》这本书,尤其是看了您的序言:读完本书,你或许会发现,你登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有一个新的视野看世界……,我终于下了决心,我要补习近代数学,不管付出多大努力。总感觉支离破碎的学习数学,看似省时间,实则浪费时间。我相信系统地学习近代数学会有助于科研,而且会受用无穷。为了不占用导师布置的任务和看论文,我在晚上和早上八点前啃程老师的书,并在图书馆借了些相关教材,现在算来20多天了,明显受益不少。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来,但是总感觉像做贼似的,躲在寝室读。所以想听听您的看法!谢谢程老师!
[185]ccgoodluck   2013-3-30 20:06
呵呵,老师说得太对了,这当然不是科研啊,这是我的猜想,不过我并不觉得这是浪费我的时间,我通过上网学到了好多东西,得到了好多快乐
我的回复(2013-4-1 08:45):我的意思, 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很多了. 我见过几篇关于飞碟控制的论文. 如有兴趣应先研究已有成果.
[184]袁顺波   2013-3-29 11:37
尊敬的科学网博客用户:
您好,诚恳地邀请您参与“科学网博客用户持续使用的影响因素”问卷调查,网址是:
http://www.sojump.com/jq/2250398.aspx,本次调查需要3-5分钟的时间,非常感谢!
[183]方锦清   2013-3-28 10:16
老陈:你的报告题目发给谁了?我问过“中心”孙玉兰,她来信说:“方老师:
您好!我没有收到程代展老师的回执。”。能否请重发给我们:
fjq96@126.com; sunyl@ccast.ac.cn;
谢谢支持!方锦清

孙玉兰
我的回复(2013-3-29 16:52):重发了, 请查收.
[182]ccgoodluck   2013-3-27 22:12
我永远怀念的我在2008年自己发的帖子:http://bbs.news.163.com/bbs/mil3/84102775.html
我的回复(2013-3-29 16:51):这不是科研, 是浪费时间.
[181]方锦清   2013-3-26 17:39
老陈:我刚刚看到,欢迎你不仅来参加,并且应该也能够做个大会邀请报告!最近看到你精彩的博客,颇有启发,欢迎来演讲啊!
请来信联系:fjq96@126.com 另外请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6190-673691.html  ,一如既往给力支持论坛! 方锦清
我的回复(2013-3-27 15:53):谢谢方老师的邀请, 我己交了报告题目.
[180]euss   2013-3-26 16:02
程老师,您好!
学生认为您在张海霞老师的博文《给我个你值得尊重的理由先!》中表达支持是不太妥的。请您到学生给张老师的留言中看一下学生写下的理由(因学生不是实名注册,所以无法直接在张老师的博文后面发表个人见解)。

学生认为,我们当然不可能真心尊重每一个人,但是是要把心里对某个人的不尊重公开说出来,还是尽管心里无法对某人尊重,但从不在言语上有这样的表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学生在给您的博文《中国式公正》的回帖中也表达了这个观点,学生不是一个喜欢在网络上乱发贴的人,是在跟踪静观了您与"五次方程之争"牵涉到的不同人士发生争执时所表现出的涵养与风范才毅然发贴表达对您的赞扬与敬佩。

学生对家人常说的一句话是:他人的低劣不是你放弃高尚的理由!

请程老师有时间可再细品一下张海霞老师的那篇博文与您的回复还有学生给张老师的留言,看学生所言是否还有一点儿道理。

祝您工作顺利,做出更好的科研成就!
祝您与家人幸福安康!
我的回复(2013-3-26 17:18):You might be right.
[179]hawk81   2013-3-26 14:05
程老师,多保重啊.中国的民科那么多,不可能都说服过来啊.我是数学院毕业的,向程老师问好和致敬啊.
我的回复(2013-3-26 17:17):I agree with you. Thanks!
[178]yukiooy   2013-3-25 09:40
期待程老师更多的科普文章。您这么大年纪了,费这么多的时间去处理那些胡搅蛮缠文章,浪费您的时间。
我的回复(2013-3-26 17:16):Thanks!
[177]熊德国   2013-3-25 09:33
程老师好
我的回复(2013-3-26 17:16):Thanks!
[176]yudeyang   2013-3-24 17:41
程老师,这事在很早以前我看到的时候就觉得您不应该再理会,太浪费时间了。本科的《近世代数》都有的内容,值得您在意吗?
     我期待您写科普!希望您一般不做回复和评论,不回应任何人的挑衅。
     期待您写更多好的科普文章,别理会胡搅蛮缠的人了。因为如果真的看不懂又想学,自己可以去查书,或者认认真真的留言请教。
     自满的人你怎么教、怎么给他演示好几遍,他都学不会的。还不如笨点的,认真学认真算几道题,也就理解了。这是我的感觉。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175]yudeyang   2013-3-24 17:40
程老师,这事在很早以前我看到的时候就觉得您不应该再理会,太浪费时间了。本科的《近世代数》都有的内容,值得您在意吗?
     我期待写科普!希望您一般不做回复和评论,不回应任何人的挑衅。
     期待您写更多好的科普文章,别理会胡搅蛮缠的人了。因为如果真的看不懂又想学,自己可以去查书,或者认认真真的留言请教。
     自满的人你怎么教、怎么给他演示好几遍,他都学不会的。还不如笨点的,认真学认真算几道题,也就理解了。这是我的感觉。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我的回复(2013-3-26 17:16):Thank you for your support.
[174]chengzhangg   2013-3-24 11:29
读《原为真理轻荣辱》有感

尊敬的程教授:
虽然有点晚,现在才来仔细追踪浏览由您的博文《昨夜无眠》引起大讨论。但直到最近又读到了《论自由——与张教授商榷》和《愿为真理轻荣辱》这两篇,觉得不吐不快很想跟您交流。
与许多人一样,去年当朋友向我推荐您的《昨夜无眠》时,我最初的印象就是认为您作为老一代的科学家,恐怕对“教育规律”没有过多关注,过于自说自话地把自己的美好愿望寄托在下一代年轻人的身上了。但是,后来连续的几篇博文下来,我逐渐理解了您,看到了您的拳拳爱才之心,更重要的是,在《论自由——与张教授商榷》一文中,您深入地谈论到了“自由”。
什么是“自由”?很多人理解“自由”就是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似乎就是您提到的“鹰击长空、鱼翔浅底”,所谓“自然的自由”。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还有您提到所谓“契约”,因为在人类社会“承认社会契约的每个人,都必须将自然的自由,即受限于个人的力的自由交出去。换取社会的自由,即受限于公共意志的自由。”

“个人的自由”与“公共意志的自由”看起来可以是一对矛盾体,也可能是统一体,不过,我们讨论“自由”是否仅仅限于“人”的范畴?无论“个人”还是“群体”,都是“人”,我们有没有忘记“人”以外还有别的存在?
比方说:“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但是,“鹰”只能飞翔于“长空”,“鱼”也只能“遨游于水底”,我们有没有注意到:它们是有疆界的?!它们不是绝对的“自由”!那么,它们受限于什么呢?
“人”,也是一样。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不能选择自己的相貌……也不能选择“不死”。那么,“人”与动物一样受限于什么呢?怎么可以说“自己是上帝”呢?

所以,美国开国元勋杰弗逊说过:“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at happiness. —Thomas Jefferson ”

这段话被翻译成了“我们相信这些不证自明的真理:所有的人都是生来平等的;他们具有一些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的权利、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不明白为什么许许多多英语专家明明很懂英语,却故意把这句话翻错!“are created”明明是“被创造”,“their creator”明明是“他们的创造者”!我们的权利是被“创造者”赋予的呀!我们的疆界也是被“造物主”赋予的呀!就如同“鹰”和“鱼”一样,如果,“鹰”在“长空”,它很自由!但如果它想进入水中,只有死亡,鱼儿也一样!但“创造者”很仁慈,他给了不同的物种很宽阔、很自由的疆界!

所以,我看到您文章后面有一个跟帖,提到“自然规律”。不错,我们要尊重的“疆界”,就是“自然规律”!我们的科学研究就是要去发现规律、掌握规律,再运用规律,“人”确实很伟大!那么,“规律”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就像一个孩子去到森林里,发现了一只手表,他欢呼:“哇!我好伟大!我发现了一只手表!”如果这个时候他不去发现是谁把这只手表丢在这里的话,他是真正的“伟大”吗?

因此,谈到“人的自由”,我们就要先去明白“人是什么”? 关于“人的规律”都有哪些?比如说:“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说,“进化论学说”不能够很合理地解释“人的来源”的话,我们要以什么样的“基础”来研究“人的规律”?
我们在学习西方的“教育”也好,“自由”、“平等”、“民主”也好,是否研究过这些“理论”“背后的理论”呢?也就是说,是什么“理论基础”在支持这些“理论”呢?
如果我们按自己的意思去“偷换概念”,把“被创造”换成“生来”,模糊掉“人的来源”,我们怎么可能对“人的规律”有“追求真理”的勇气?!

看看许多杰出的教育家,包括蒙特梭利的理论、福禄培尔《人的教育》、夸美纽斯等等,他们的教育理论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的呢?包括美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哈佛、普林斯顿等,它们最初的教育理念又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的呢?美国的法律,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的呢?

所以,我们在没有正确的“人是什么”的理论前提下,是不可能做到真正尊重“人”的。所以,在一本古老的智慧书中,有一位圣贤说过“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这里的“自由”,应该是创造主赋予我们的“规律中的自由”,而不是“个人为所欲为的自由”,也不是“多数人举手表决通过就可以实施的自由(这种自由文革中很多见)”。

所以,牛顿在发现了很多科学定律之后,就像那个发现手表小男孩,他要去发现丢下手表的那个人。
不过,我们都说牛顿很傻。但是,牛顿可能跟您一样:《愿为真理轻荣辱》!
再一次敬佩您的勇气!
                                                                  成长敬上
我的回复(2013-3-26 17:15):谢谢指教!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0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