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zhan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izhancheng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93]diaochong   2012-11-27 23:50
程老师,看了您最新的文章,我再次忍不住说两句。您的学生不缺天分,情商也很高,人也不坏,但是缺少的是真正的挫折。想想我自己在25岁的毕业的时候,虽然没有作出什么真正对社会有用的成绩,但是也有一段眼高于顶的日子。但是后来在社会的打拼才知道要学习的真正有用的东西还很多。现在八年过去了,我通过在全国各地的培训,用自己的在行业内八年的经验传播出去,一点一滴改变现网的状况,真正的把自己的知识用于实处,才觉得真正的做了有用的东西,但是此时的我却越发的觉得自己渺小。现在您可能需要放一下了,但是要留有一些余地给他,希望他在经历职场的无奈和挫折之后能够回头。总有一天他会理解,能够凭借个人智商和辛苦解决的问题,要比处理社会上复杂的情况,尤其是目前中学老师这样一个需要太多其它因素的职位,容易的太多!
我的回复(2012-11-28 17:45):但愿我的学生能看到你的感言.
[92]LYLSKKK   2012-11-27 23:48
刚出生就如刚来到大海,感叹于海的浩瀚,慢慢长大,却只乐于圆滑的鹅卵石、

美丽的贝壳,却无视了面前的真理之海。
不知道以下提到的一些东西您知道不,如果不知道的话估计你不太懂说的啥,正

如您不了解赵寅。其实这么一个让你看重的学生,早点上他人人看看留言就完全

可以预知到现在的情况了。
首先说下结论吧,如果中国有《生活大爆炸》的科研环境,赵寅能有男主角那种

对科学的痴迷,数理的研究如魔法(真有的话)让人着迷,满足任意一个条件,

赵寅都能劝住。事实却是一个都不能满足。基础研究人员的条件,多少在你们对

话的帖子及以往对政策大环境的了解,可以想象、可以知道实在不怎么样。而赵

寅言语中透露出不削的IT杂工那高高的工资,他所向往的金融因为来大钱。而他

如今的成就也只是因为天赋到了这步,而不是兴趣,其实应该是有的,任何人有

所长处,都必然有兴趣,但在科研海洋的探索中,那不多的兴趣早已荡然无存。

他就像一个天生就不晕船的人,轻松的搭上了真理之海的探索之路,但那只是一

艘破船,而航海的无边无际、条件的恶劣,在没有从小就开始的对探索的兴趣培

养情况下,他如何走的下去?您知道2.8定律吧。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赵寅自认是

22,但他想当1,不过个人认为只是因为钱的相关问题。
他当老师可以轻松教好学,但对人的教育我持保留意见。估计也只是个普通教师

,大量光环会有不错的待遇。只希望他从你那里能学到的爱才之心及对科学的了

解能真的带出一群人来。对赵寅的认识有偏差,但大致是错不了的。
我只想表达两点,1.程老师你劝不了他了。2.劝他当个好老师,带出人来。他这么多光辉,可以少屈服于很多权威,希望他坚持原则改善社会了。
中国人没有信仰,不然可以用上帝给他才能是让他造福其他人的理论劝他,比尔盖茨不就因为理论才开始捐钱吗。只有靠他的良心了。
一个海滩玩耍,能力性格有限,只能喜悦于从航海归来的人那得到的只言片语中

了解真理,度过一生的普通人。
我的回复(2012-11-28 17:48):Many thanks for your comments.
[91]stefina   2012-11-27 20:38
程老师,我把您的事情跟我导师说了。他是日本人,看了我给他翻译的您的文章,自传。他说理解您的生活,婚姻,事业发展。甚至说简直您完全就是他的中国版个人写照。我只是想决定人生道路的很多时候不是能力,而是选择和机遇。一步步走到教授的位子上,依靠的也不仅仅是智商。其实通过看您的博客还有您学生的博客,我能感到您的学生内心里有点自卑以及自傲。他不愿意按照别人的意思来活着,可是又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程老师,心死了,浇再多水,施再多肥,不一定能活过来。
迈克尔杰克逊说,请不要站在你的位置上来思考我的生活。
程老师,您不是老板,而是个伟大的导师
我的回复(2012-11-28 17:52):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 我喜欢科研, 就以为别人也是, 或者也应该这样. 在这一点上我错了!
[90]叶建军   2012-11-27 16:34
程老师说的确实肺腑之言,惜才之心,天地可鉴。可以看得出,师生之间还是有些问题的,沟通的问题比较多。导师对学生的指使过多,过于严厉,任务过重,学生有些承受不了。其实,导师有些做法也有些拔苗助长了。再就是学生在压力下,在挫折时,鼓励和安慰不够,让学生有些心寒。毕竟,人家是独生子女,哪里能一下子就承受那么大的期望。
    还是应该慢慢来。这个道理很好解释。小时候家乡养牛,三岁后才开始教牛耕田。刚开始训练牛耕田的时候,训牛人知道,这牛虽然身强力壮了,可一直自由散漫惯了,不能耕田太久,不能用大梨,只能用小梨浅耕,且应该有好吃的鼓励。慢慢地加负重,一年后才真正成为耕田的主力。若是哪个训牛人太着急,用大鞭子抽,一开始就想训练出耕田的主力来,必将导致牛脾气发作,奔牛,顶人,伤人的事故发生。
     再说,让学生自己摸索,探索出自己的课题,导师只在关键的环节把把关,提点建议,其实是更好的导师。导师把项目申请好,试验设计好,论文手把手地教,未必就是好。那样毕业的学生,必然不能独立科研。很多博士,在学校里能发表sci论文,毕业就只能发表中文核心的论文了,甚至核心也困难。这就是多数过度指导博士的后果。当然很多学生喜欢这样的老师。
我的回复(2012-11-27 18:15):学习了. 谢谢!
[89]naturehealer   2012-11-27 11:53
送给博导程代展的安眠药  
                         2012-11-26 23:56:38|  
        http://frank-waterloo.blog.163.com/blog/static/20523902920121026114938937/
       贴出了博文《博士博导程代展失眠记》,说出了自己也曾经让师傅难堪的故事儿。觉得还不够,程教授心里还会有压力儿。难免继续失眠。再写一个真实故事儿,其作用肯定胜过安眠药。
       这个故事儿的主人女,比程教授的铁心改行弟子萧杨还进步,刚刚读博,就改行。希望能让大家确信,学生改行,决不是导师的错。
       大约2004年,在多伦多,曾经遇见一个女孩,与社区服务人员英语交流有障碍,她回头看我,用目光请求帮助。她办完事儿,我门顺便说了几句儿。
       她特聪明,从小学到硕士毕业,一路顺风。玩的比谁都多,胜过男孩。学习成绩比谁都好,不管是同班的男孩还是女孩。顺利读博。
       她读博,就是要当博女。要当博女,知识必须得博。为此,聘了博导。博导,就是要导弟子知识博。博导敬业不必说。每个周五下午,他都会让图书馆的人员给他的女弟子送来几本好书。
       读好书,需要精力和时间,挤丢了休息和消遣。女孩看见那些书就心烦。对图书馆的人员说,我真羡慕您,把书找到后送给我,就下班回家没事儿了,自己能够自由运用业余时间。看看我,白天忙,回到家还要继续读这些书,连周末也不能休,我的日子没法过。
       她实在是烦,设法解放自己。以博士丈夫的名誉,自己准备材料申请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移民审查官,慧眼识珠,如获至宝,唯恐她们改主意跑掉,既不要求她丈夫考英语,也不要求她丈夫面谈。直接寄出移民到加拿大通行证。
       如此这般,她飞到了解放区加拿大。哇!早就听说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此话不假。解放区加拿大的天真蓝。解放区加拿大的空气真新鲜。
       估计程教授早就知道此事儿。因为此准博而未博女儿,在国内时,每天与程教授进出同一个单位的大大门儿。
       我希望这个女孩的故事,能够帮助程教授缓解心里压力。有助大家理解程教授和他的寻求自我的学生。
我的回复(2012-11-27 18:15):Interesting story. Thanks!
[88]tonychen2012   2012-11-26 13:57
程老师,您好,我是个搞工程研发的人员,不算是搞科研的,无意中看到您的文章,有点想法,不吐不快,希望您能够看到。
1、我不太同意您说的博士生当中学老师是浪费的看法,这个问题见仁见智,没有讨论的必要
2、从您的文章中我更多的看到的是目前国内的人才流动体制的限制,试想一下,如果这个学生去当了几年老师以后还能再(很方便?)重新选择回到科研这条路上,您还会这么痛心么?从他以往的经历来看,这就是个天才型的科研选手,他今天的选择,可能更多的是一种能够决定自己命运后的冲动。如果我们的社会体制能够对这种冲动提供一定程度的容忍,他是不是还有机会再回到天才的道路上来?现在的这些公务员编制、事业单位编制、户口等等这些东西是不是太多的限制了,导致您有这样的痛心。真正的天才放了两年假应该还是天才,说不定能走的更远。
我的回复(2012-11-27 18:17):I agree with your second comment. Thaks!
[87]冯辉   2012-11-25 20:11
程老师,看过《昨夜无眠》之后,再看《再反思》,我很认同您的观点,确实一个人有科学兴趣的同时,同时要有对科学研究奉献的精神。
我的回复(2012-11-26 13:15):Thanks for your understanding.
[86]humeng   2012-11-25 14:57
程老师,大学生(不管是本科、硕士、博士),不管优秀与否都有择业的迷茫期。他在20年的学习历程中没有学到怎样去择业。所以什么样的选择都不为过。
不过,我要说的是,现今社会大变革,大动荡,浮躁。每个人的择业有太多的机会和选择,有太多的诱惑。现在的我们想坚持信仰更加难。可以想象,长征精神是何等的激励中国革命,可是长征精神其实也不过如此,为什么呢,因为长征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只有一条路,不走就得死,不坚持也得死,穷人不跟着红军走,留下来也是半死不活。难道所有长征战士都是坚持信仰与理想?
我想,即使萧杨想从事科研。能解决多少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这很现实。不贪不腐多少年在北京能有自己的房子?是否要娶妻生子?只能做青椒......
如过您平时能多关心关心他的生活,能为他多考虑一些实实在在,接地气的事,也许会有另外一种结果。这与理想不矛盾。
我的回复(2012-11-26 13:19):I agree with you. The understanding between teachers and students needs to be strengthened.
[85]legends   2012-11-25 08:55
程老师,

您是我学习的榜样!每次开会见到您都是怀着万分敬仰的心情!

我也很为您的学生惋惜,但是我有种直觉他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的.

每个人在年轻时都会有冲动和迷茫,我也曾有个各种经历,最终还是选择了在高校,虽然不能说尽如人意,但是终归有时间做些自己喜欢的研究!

不过人生中有些东西是不能完全凭兴趣驱使,毕竟我们还有survive,呵呵!

祝您健康快乐!
我的回复(2012-11-26 13:19):Thanks!
[84]naturehealer   2012-11-25 07:39
程老师,您好,读过您的《今夜无眠》,我流泪了。因为我也曾经让另一位令我尊重的科学家伤过心。我现在心里还为此难过。我在我的网易博客写了博文,转贴部分内容给您,希望您不在为此事耗神。保重身体。我国需要您这样知识分子主持正义。我国新的领导团体,给我们带来了希望,他们会给我国的科学领域开创第二个春天。
                 《博导程代展失眠记》
http://frank-waterloo.blog.163.com/blog/static/2052390292012102371548552/
    看到文章《清华博士逃离科研执教中学 称感觉久违的轻松》,找到了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程代展的博客。
    程代展的《昨夜无眠》,没有读完,就已经热泪盈眶。........., 咳!不知说啥好.........
    看看他文章的这一段:“我跟他明确说:‘我既不要你跟我做,也不要你做与我有关的题目。但你天生就是做科研的材料,不能自暴自弃。’”
    真是苦口师心,思虑重重,猜想多多,是否因为自己不周?........
    为师者,心理伤害莫大焉........
    不免想起《总工夫妇与我》,流泪。
                        ---风萧萧 2012年11月23日 06:37 于加拿大
    博友对此文留言对白:
     2012-11-24 02:02 静……:
    看了,我觉着还是尊重学生自己的选择好,现在的他厌倦科研,科研对他已经没有兴趣,没有兴趣何来创新?!作为他的导师,站在一定的高度,高屋建瓴,痛心可以理解的。
    2012-11-24 05:02 风萧萧 回复 静……:
    谢谢阅读。
    我在国内时,我工作的科研室,曾经有一位资深专家点名要我与他工作,实际上就是收徒弟。这本身就是对我的赏识。耐于情面,去了。工作是操作仪器测试物质的原子排列结构。理论基础太复杂。需要全新学习很多东西,消耗太多精力和时间,觉得没意义。我喜欢原来的工作,过了一周,就不想干了,可是,怕我师傅伤心, 不敢说。又坚持两周,实在是受不了了。提出来了。
    看得出我师傅很伤心。我觉得他也很难堪。人们会怀疑他的素质。那段时间,很多老人与他谈话,估计是问我离开的原因。我心里也很难受。
    到现在,一想起这件事儿,心里的感觉还是很难受。我的离开,对我师傅的心理伤害太大了。所以,看到这篇文章,感受太深了。
    出国后,我曾经与我师傅联系过,希望能缓解他的心理压力。只是没敢提这件事儿。我知道他理解我,可是,这件事儿,给他造成了无法说清的不良影响,终生的。我也是。
    现在,心理还是很难受。
                ---风萧萧 2012年11月24日 06:08 于加拿大
                 《同在大染缸 有人拒着色》
http://frank-waterloo.blog.163.com/blog/static/2052390292012102374330907/
    贴出《博导程代展失眠记》,顺便浏览了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程代展博客的其它博文,觉得《我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值得一读,转贴。
    都说现在xx社会是个大染缸,没有好人了。看看程代展,这个染缸的染料不是总有效。同在大染缸,他就是不着色。
    自己变了色,不能怪社会,还是自己修行不到家,或者是祖上根不正。
                     ---风萧萧 2012年11月23日 06:39 于加拿大
    我再举一个身在染缸不着色的例子。我在《总工夫妇与我》中提到的那位担任重要领导职务得意门生,就是我原来科室的同事儿。现在他是某大型企业的老总,担任一个国际行业协会的轮值主席。他走上领导岗位以后,有一个与他关系很好的同事儿,有事儿要求他,下班后,到他家找他,他就是不给开门。在电话中,我的国内原同事谈及此事儿,十分敬佩他。据说那位没有敲开门的同事儿,也敬佩,无憎恨。
    看看下面程代展说的:“有位院士在今年一个重要项目评审中,拒绝了一切申请人的来访,那怕是通过关系很好的朋友。我相信,这样的人多了,公平就会到来。我真心希望:一切正直的知识分子行动起来,从自己做起,创造一个公平的学术环境。”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在《博导程代展失眠记》中所说的,得意弟子的改行,给程代展造成的心理伤害。
                    ---风萧萧 2012年11月24日 16:59 于加拿大
    想起我的博文《猪恋酒》,复制几段到此:
    “想起十几年前,我的一个初中老乡和同学,到我的工作单位找我,有事相求。当时,他已经是正县级领导。自然要去高级酒楼。中国的酒桌,中国的特色,自然要拼上性命敬酒。我的老乡说:我这位同学和老乡,是大知识分子,你们跟他少来这一套。一句话吧我解放。他喝过几杯之后,把手扣在酒杯之上,头转向一边。”
    “常有报道,某某被双规,某某进监牢。我这位老乡,稳坐泰山。”
    “还有,博友Suifeng发短信说,她先生,也是成功人士,有钱、有身份、有地位,却从来不湖吃海喝。也没影响她先生的成功。”
    “可见,公款吃喝,喝酒死人问题,与参与者个人修养水平关系重大。这些人是自身没有头脑,干蠢事。针对这样的人,我的话并不为过。需要敲敲这些猪脑。”
                  ---风萧萧 2012年11月24日 17:11 于加拿大
我的回复(2012-11-26 13:24):Many thanks! Sometimes the life is not controllable by anybody, including him/her-self.
[83]HELLOlife   2012-11-24 21:12
《心灵捕手》电影中也有类似的情节发生
我的回复(2012-11-26 13:25):I will see it. Thanks!
[82]hp108   2012-11-24 16:29
程老师,您好,最近有关您的《今夜无眠》和相关文章我一直在关注。
首先,看了您的文章后我对您的才学和人品很敬佩,客套话我不多说了。
关于人才的问题,让我想起了我在农村的一件事情。
那时我们下乡到大别山区的一个林场,因为山里没有走车的路,很多农活都是肩挑肩扛,我因为是刚去的知青,没有自己的扁担,干活时老要向别人借,所以很想有一条自己的扁担。因为它是干活的主要农具,所以一定要选上好的材料。
我就向一个叫熊国辅的有经验的农民请教,什么样的树材能做好扁担。他说:核桃木和樱桃木不错,轻,弹性好,但能做扁担材料的树很少。橡树不错,不会烂,结实,用一辈子也不会坏,就是有点沉,干活要多掏点儿力了。我说,枫树长得又直又光溜,不是很好吗?他说,不行,这种树看着很好,但里边的树纹(纹理)不行,怎么刨都会起“倒刺”,磨光也不行,因为已经伤到树纹了,树纹伤到了就会在用力的时候断开,而且这种树不能劈开,一劈开就拧麻花了,只能整根的用,做房梁,立柱还可以,但爱生虫,要在水塘里泡几年才行。
从此我就开始留意橡树材料了,但过了很久也没看到成才的树料,熊国辅说,有人走的地方不会有料的,都叫路过的人砍走了,要到没人去的地方找。
结果有一次我们到一个很偏僻的山里去“看山”(防止外省人来盗伐树木),休息的时候我看到远处一颗很好的橡树,赶紧走了过去,围着树转圈看了看,用手扎了扎长度,都很合适。我就喊他们过来帮我看看,几个年轻人过来看了看说,不错,就是有个枝杈长得不是地方,不过枝杈不大,可能问题不大。我又喊熊国辅过来(他人很能干,什么农活都是一把手),他说不用看,前几年我从这里路过时看过了,不行,那个树杈长的到里边去了(拿现在的话来说,这是硬伤)。我不信他能看到树里边去,我就把树砍了回去,一路想着怎么把它做成,今后就有自己的扁担了。
后来扁担做成了,也用了很久,我很得意没听国辅的话。
有一次下山帮助山下的生产队送公粮,我高兴地扛起了我自己的扁担,心想这是个露脸的机会(有个好农具在山里也是很光彩的事,说明你不是“混家”),谁知国辅路上笑着说,少挑点儿,你的扁担走长路不行(我们送公粮一般要走十几里地,来回基本一天的时间),我嘴上说知道了,心里不服,挑的和壮劳力一样多(年轻时很爱争强好胜)。
路上我们你追我赶,都不想在大姑娘小媳妇面前“丢脸”,谁知快到公社时,我的扁担咔嚓一声劈开了,我心里那个懊恼就别提了,大姑娘小媳妇走过我身边都开开玩笑,国辅已经走过去好远了,听说了后又转回来帮我把扁担扎了扎,又叫后边跟上来的人帮我匀了点粮,好歹算是把公粮送到了。
通过这件事,我可知道什么叫“眼力”。
我也在一所国家大型研究所工作,我们这里有的老工程师说:我招研究生,只招本省农村出来的孩子,比较能吃苦,离家也不太远,比较安心,成立的孩子不要,他们干不长的。
我的回复(2012-11-26 13:28):你的故事很有哲理, 谢了!
[81]李利孝   2012-11-24 13:27
真心的觉你您才是一位真正的好老师,一个好的学术带头人,国内这样的老师应该聊聊无几了,往大了说有1000?
我的回复(2012-11-26 13:30):谢谢!我其实是一个很平常的老师.
[80]yuanshanhuhuan   2012-11-23 23:53
程老师好!拜读您的“昨夜无眠”、“我的反思”和“再反思”三篇博文,深深感到您不愧为人之师。您对国家、民族及青年学生高度的责任感正是我们现实社会最最需要的,本人十分钦佩。我认为毋庸置疑,老师是好老师,学生也是好学生。这个问题的讨论不只是一个博士生毕业后从事科研还是从事中学教学的贡献问题,更不只是一个人从业与兴趣问题,其远远超出了青年人是投身科研还是逃离科研本身的意义,这是一场青年成长、成才的大讨论,关乎国家之前途和命运的大讨论,应继续。支持您!
我的回复(2012-11-26 13:31):Many thanks! I also believe that the discussion is meaningful.
[79]asir123   2012-11-23 22:47
老师是好老师,学生也是好学生
人生的过程数以亿计,像猪那样活着也不是不可以,也正在多数人身上发生着。某些人的理想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人生的意义也许就是无意义,也许学天文的人,他们的世界观,老师可以参考。
这位老师和博士都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我想对老师说:以一个不是数学专业的导师去看,以一个朋友的眼光去看,以一个普通人的眼光去看,博士的选择无所谓对错,逃离或者换环境或者......都可以解释,国家,荣誉,学人,飞来飞去,地位,....只不过是老师的兴趣所在。我想对博士说:我和你类似,在学校也是觉得出类拔萃惊天动地的文章才称得上进步,也极为厌恶在别人文章上加10%都不到的自己观点或者突破而发表一篇文章,可是,中国就是这样的,你会发现你的极端,你的正气,你的完美主义,你的很多幻想,与这个国的上上下下都是那么的不合拍,你后面的道路很艰难,如果你的这个决定是在美加澳那样的国家做出,我完全支持,可是.......

两位都对,也都不对
我的回复(2012-11-26 13:33):I agree with your opinions.
[78]peacelover   2012-11-23 13:07
非常能理解您的心情。
我的回复(2012-11-26 13:33):Thanks!
[77]sagecheng   2012-11-23 11:52
这么好的老师,学生们要珍惜呀,事情总是这样的,这么好的老师这么多的机会大家不懂得珍惜还各种埋怨,程老师您应该早点把他送到变态课题组待一段时间多磨练下他的心智。让他去见识下社会的残酷,就算去做了中学老师,人生也不会总是安逸的,想着安逸的人迟早逃脱不了生活的残酷。
当下社会也确实需要给年轻人提供更好的科研条件,不过你的学生我敢说已经得到了全中国最好的待遇了,哪里像我们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中国变态老板多的很,特别是很多年轻的归国牛导,在外人面前衣冠楚楚,殊不知自己的出名都是压榨学生得到,你的学生都不知道什么叫累,我们每天都是干到深夜十一二点,这种才叫累,唉,条件好了也是培养不了好学生的。反正总会纠结。还是顺其自然,中国这么多人,少了他一个还有更多的好学生的,不过如果他是天才确实挺可惜的。咱们一起感叹中国的科研吧,好老师坏老师,好学生坏学生一起充斥在这个快速但是极不健康营养的科研氛围中。
我的回复(2012-11-26 13:36):希望这亇讨论能有助改善你的环境.
[76]chinayouth   2012-11-23 10:09
陈研究员,你的学生好像对你不满啊。发了那么多东西,是不是质量不够?美国录用的Assistant Professor,往往也就有个博士毕业论文,有的还有一两篇发表的文章。你可以不写博客,帮学生做点像样的东西。
我的回复(2012-11-26 13:39):如果本专业 Top Journal 的 Regular Paper 都不算像样, 什么是像样的东西呢?
[75]刘伟   2012-11-23 10:05
只能说,程老师是个好老师,学生也是个好学生!
但是,做为年青人,尤其是家境不好的学生,生存才是最主要的!
一毕业就要面临结婚,买房,养老养小,都是花大钱的地方
搞科研,进高校做一年青的青椒,困难重重啊。
我也看过程老师自己的爱情生活,也是很苦逼!但现在的青椒,也会更苦逼!
所以,程老师要理解学生的选择。在理解和面包面前,做为人的动物都为选择面包的。
解决科研留住人才的一个关键就是待遇,只有没有生存的后顾之忧,才能静下心来搞科研。
这些都是社会大环境造成的。
程老师是名师,呼吁呼吁吧!毕竟科研是国家是脊梁!
       -----一高校年青小青椒
我的回复(2012-11-26 13:41):虽然不是名师, 但的确在呼吁.
[74]jwl44   2012-11-22 21:16
你好!非常佩服您的能力,看了你的文,真有同感!我的儿子没有你的学生那么优秀,但他今年十九岁已经从清华大学毕业了!原本早已考好的GRE、托福,准备出国继续学习,就在大三时,接触美国外教,从此后即不考虑申报留学的事、也拒绝了学校的保研,这两年,有空就背着包游走国内、外乡间。还说中国人的思维就是学习机器,不会享受生活!现在,游手好闲的宅在家天天看美国大选,和美国娱乐节目,让我们忍无可忍,昨天我把他轰出了家门!
我的回复(2012-11-26 13:50):马克思年轻时也放荡过. 对年青人也许要多一点宽容和关心, 多一点理解和沟通.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2 09: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