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广志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lphong Pedestrian Simulation and Applications

博文

惩戒伪善——读迟(美女)博主行善举博文随想

已有 3732 次阅读 2012-7-19 17:01 |个人分类:镜湖幽深|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伪善, 乞讨, 西直门, 碰瓷, 惩戒

    关注迟博主的论文,不仅想起来上学期间的一个恶作剧。
    那年秋天,我们一行4人在西直门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似残了一臂(因为他有一个空袖管),正蹲在路边求大家施舍。旁边一纸牌,大致是讲自己来京被偷,饥饿难熬,求大家给钱救助。我们过去,好意问他家乡哪里?他满脸痛苦,似乎严重显出泪光,说家在安徽阜阳。我正要掏钱,同学拉我到一边,说他刚才买报纸的时候,报摊的说这个人就是一直在这的。另两个也说有点儿可疑。我说:要不,这样,我们管他吃饭。如果他真饿了,我们算帮一把,如果他不要,可能有假,我们就别管了,走人。
    于是,同学去买馒头,我和另一个到他面前,问他吃饭没?他一听忙说,都饿了一天了,昨天都没怎么吃。过了一会儿,同学回来,还真实在,买了4个馒头,外加两小袋榨菜。那个人见我们没有走的意思,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把4个馒头和2袋榨菜全吃了。我们问他吃饱没,他说吃饱了。看到这些,我们认为他是真的被困了,就又给了他一百让他买票回家。看他收拾了乞讨的东西,离开向远处走去。
    我们几个边走边聊,我说他要是来京的,怎么没有多少家乡口音呢?同学也怀疑,加上报摊主说辞,有上当的感觉。一同学说,反正今天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我们找找看,这个人是否真的还在这里乞讨。这样,我们折回到了那人乞讨的位置,在那里张望。没有发现那人的踪影,可向那人离开的方向走了没有5分钟,就看见了他,还是那些行头,还是那个神态。这次,我去买馒头,同学过去问他饿了没?可能是同学说话声音大,周围有一些围观者,等我回来,他正在诉说自己的艰辛。看到我拿了馒头和榨菜进去,知道不好,奈何周围不少人,自己又有言在先,只好装作狼吞虎咽般吃了起来。可毕竟他已经有了4个馒头垫底,这次的4个馒头吃下去实在艰难。旁边开始有人说,他不像没吃饭的样子?等我们看他把4个馒头吃进去,他已经一脸痛苦,没有饱食之后的幸福。我们没有揭穿他,也没有另外给钱,就走了。感觉这样惩戒他就够了,毕竟人家也不容易。
沿着高粱桥斜街没走多远,我们就看到一个特色餐馆,进去随便吃了一点。同学说:我敢打赌,那个人还在西直门!处于年轻人的斗气,我们又回到了那里四下找寻,终于在北京北站南侧又看到了他。还是同学过去,还是吸引了不少围观者,还是得知他没有吃饭,还是给了4个馒头2袋榨菜。不过这次他可真吃不下了,他也知道我们是找他事的,就求饶。我们说要带他去派出所,他看不好走脱,一个劲的求饶。同学说,那你把我们给你的一百元还给我们吧,不想他竟拿出数张100的厚厚一沓钱,让我们更加气愤,非要拉他去派出所不行。周围不少群众也有人喊打,要教训他这个伪装者。我们担心闹出不好的事情,就反过来劝谏围观者,那人则趁机冲出人群,挥动双臂(原来那个空袖管也是伪装),拼命奔逃,那些乞讨的物件也不顾了。
    事后想想,我们做的什么事?买了12个馒头,6包榨菜,外加100元,换来的是那人的艰难下咽,当面被揭穿,狼狈逃窜。给人财物,救人餐饮,应该是善举。损人胃口,伤人脸面,应该是恶举。“伪善”一词比较合适,可我算是伪善吗?
    古今多少人不幸沦入困境,又有多少人慷慨解囊。到了今天,慈善渐起,更多的人在以己之力,度人危难。这本是好事,是善事,“毋以善小而不为”,若此发展,则举国和谐,人民不惧落难,更敢于尝试。民风淳朴,相互间关爱更多。但不然,假意乞讨者遍布全国各地。让众多真心行善者受到欺骗,进而对乞者怀疑,减少帮助。更有甚者,“碰瓷”,胁迫乞讨,造成一些孩童伤残,陷好心人于不义之地,有苦难言。
    国家在加大整治力度,而作为个体的我们能做什么呢?举报是个途径,给谁举报,可有人管吗,多久能管?默认而过,也不是好的办法,我们可能因此而没有帮助真正的困者。给予帮助,可能助长了不良风气,为虎作伥(他人因自己救助其而更伸援手,加入被欺诈一族,都在助恶人敛财)。确实难以抉择,愿智者指点一二。
 
另:
北京7号线修建之前,广安门内的黄金第一家处有一个过街天桥,常可见一个严重烧伤的人在其上行乞。后来发现,此人每天早上被一辆面包车送来,一个人骑自行车给他拿来乞讨用具。晚上,骑自行车的人先拿走用具,行乞者就在桥下等面包车过来把他接走。现在天桥已去,不知此人受难何地,发财何方。
 
PS:今天看到肖重发博主的提醒,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应该是“迟博主”——美女迟菲。在此向迟美女真诚道歉:对不起!也对肖重发博主道歉:因为我要删除自己对您的回复,造成不小心删除了您的评论,对不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5491-593793.html

上一篇:“跪事”与忠孝——非不能,不为也
下一篇:清平乐 即兴答吴春光博主

12 迟菲 王善勇 彭振华 吕喆 刘艳红 苏德辰 武夷山 刘立 翟自洋 马英 朱艳芳 徐迎晓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11: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