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转载]八、 顾大家庭
孙凌 2020-3-25 17:10
父亲去世早,当我二十三岁时他就离开人间,就把他对家中没有完成的任务交给我和我的母亲。那时全家十二口人,生活是非常困难。因我出生在梅小郢生产队,由于团结不好造成生产失败,每个劳动力劳动一年只能达到2000余分,每分值三毛左右,也就是说(实际上)一个整劳力劳动一年仅得收入不到100元,就是连穿衣等用扣除外, ...
个人分类: 《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306 次阅读|没有评论
[转载]七、那几年
孙凌 2020-3-25 16:56
为了搞好工作,我的四弟被电打死,我都未请假。那时,我总是把所有精力放在工作上,往往都是废寝忘食,从早上到晚上就是干,从未有向困难低头,总是信心百倍地克服一切困难,解决困难,从来未有把困难上交给领导,增加(领导)麻烦。我总是这样想的,所谓困难,所谓先进,先进是从困难当中磨练出来的。例如,我们三人一同 ...
个人分类: 《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247 次阅读|没有评论
[转载]六、如实向各级领导汇报
孙凌 2020-3-25 16:44
那时,梅小郢生产队不团结,经常发生争吵。有人抓住这事(注:次品鞋的代销),就可以在我身上捞到油水,就到我厂告状说我贩卖鞋子,这样厂就派人来了解。但这样使害我之人失望了,详情我前面已述过。那时,梅小郢一年总要打几十架,我总是把家中之人压下去。否则的话,打死人,那个疙瘩就永远解不开。 有一次我去上 ...
个人分类: 《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283 次阅读|没有评论
[转载]五、道德
孙凌 2020-3-25 16:39
六十年代,我弟(费瑞龙)早上去合肥花冲挑粪,拾到一块上海牌手表(那时它的售价为80元),这个时候,我们还在一起生活。第二天,我们出了“失物招领”,很长时间也没有人认领,后经厂里交到合肥财政局去。 我两次拾到人民币也交给人家,有一次拾到主人是肥东精细化工公司小王同志,他是食堂卖菜的,当时我就交给他 ...
个人分类: 《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246 次阅读|没有评论
[转载]四、 合肥橡胶厂
孙凌 2020-3-25 16:34
我一九六一年回合橡厂,志愿去车间做缝纫工作,这也是个缘分,该厂派人到青岛去培训,那时我在新光白铁社做营业员,我就向合肥轻工业局提出我也要去,后来局里考虑我已婚,家中生活负担重(不想)使我失望,所以到该厂这是缘分。进厂后领导又叫我担任组长,一个组正常都有四十余人,最高达到五十余人。我既是指挥员又是战 ...
个人分类: 《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216 次阅读|没有评论
[转载]三、工作的责任感
孙凌 2020-3-25 16:25
以上工作,经常起早摸黑,一般都是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但我从未迟到早退和旷工;在经济上从来未出过乱,处处以身作则,从不叫苦叫累,任劳任怨。例如,我在安徽、浙江金华、兰溪、新安江、淳安、遂安、桐庐、杭州、开化等地木材调运工作事务长。为了给国家节约经济开支,为了及时完成上级交给我的任务,我不乘火车汽车 ...
个人分类: 《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228 次阅读|没有评论
[转载]二、 学徒
孙凌 2020-3-25 16:22
我于一九五三年去合肥韩裕民服装店(当)学徒。开始就是做家务,每天早上天一亮起来至晚上十二点,特别是冬天。有句俗语说“裁缝过年肉里找葱,裁缝过夏死掉一耙”。这就是说裁缝冬季最忙,每天早上起来起熨斗,那时此斗都烧立碳的,师傅一拿到手,他说不热就叫我嘴对着熨斗的洞用力吹,那时最要命。只要几口一吹,我 ...
个人分类: 《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203 次阅读|没有评论
[转载]一、童年时代
孙凌 2020-3-25 11:47
我父亲是一个贫农。在年轻的时候,他为了抚养我们兄弟妹七人,一般生活,租种李鸿章家中三亩土地,收了一点粮食每年除交租之外,剩下若干来维持家中生活,一年只能够吃几个月,逼得我父亲每逢夏天都给别人家修补房屋。并在春节和农闲时,去兑一点甘蔗或其他糕点等串乡去卖,取得微利,来帮助家中生活。每年春天就没有饭吃 ...
个人分类: 《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234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6: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