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ainsu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aptainsun

博文

[转载]八、 顾大家庭

已有 308 次阅读 2020-3-25 17:10 |个人分类:《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系统分类:人物纪事|文章来源:转载

父亲去世早,当我二十三岁时他就离开人间,就把他对家中没有完成的任务交给我和我的母亲。那时全家十二口人,生活是非常困难。因我出生在梅小郢生产队,由于团结不好造成生产失败,每个劳动力劳动一年只能达到2000余分,每分值三毛左右,也就是说(实际上)一个整劳力劳动一年仅得收入不到100元,就是连穿衣等用扣除外,完全买山芋干吃也是吃不饱的。我的四弟(费)瑞聪,于一九六四年不幸被电打死。有人说我家厢屋有一根木头对着我家大门,是个迎头箭——不好,所以弟弟才被打死。我一贯对这方面既相信又不相信,但为了孝敬母亲大人(便)听从她的意见。这样就把原来的头路屋一间,二路屋两间,三路屋一间,还有一间厢屋统统拆掉;又和唐弟(费)*芳磋商把他两间拆掉(因他的房子在屋地皮的中间),然后给他从我房西头又盖两间让他住下。这样家中就开始欠债,特别是家中年年粮食不够吃,种田买粮吃,这也很稀奇。有时就连饭米都要买,全年往往一断几个月的口粮,春天借秋天还。有时我从合肥买米十斤,拿到家仅仅只够一顿饭,弄得我白天上班,(只能)利用休息时间到处去求爹爹拜奶奶,不是借钱就是借粮,来维持家中之人一般生活。

有一次,我头一天就去张油坊请姑爹爹出面担保,从张*权四表叔、还有二表叔一家借十斤米,给我们家过年。同时,我又和我的同学孙*仿讲好借一点米。那天早上,我就带着五弟(费)瑞龙挑一担稻箩,先去张油坊,一粒都未借到(离我家总六华里),后从张又到姚小郢席*荣表叔家,他不在家又未借到,三又到张高郢我的同学孙*仿家,(大约又是老婆当家)又未借到。周围总有20多里,从早上至下午一粒都未借到,去是空稻箩,回来还是空稻箩。这样一天有三次使人失望。东方不亮西方亮,南方不亮北方亮。第二天,我又不知不觉到那里去求解决(现我记不得细节了)。那时不管怎样困难,我家是没有一餐不烧饭的,困难时是我当家,家中有一本流水账本,(因为欠债多)全家十几ロ人(最多是十七口人)只有我一人工作。每月工资到分家时四十五元六角,其余之人都在家中。有一次,贤妻何来英去合肥我处过几天,还被大队干部席时财等逼迫回家,把她送到二十埠监督劳动。

家人们工分最多一年可做三千分左右(犁田),女人一年只可达2000余分,农闲时家人可拉拉车找一点钱,三弟每年可挖一点黄鳝也可帮助家中一点,但他们做事都没有决心,坐不了板凳。我记得有一次,席大郢大表弟崇*春做会计,姚小郢席*海二表叔做头子,我又没法去马岗大队社坝堰生产队,我们家中有在部板车,我表叔何*田家又借一部板车,让他们去合肥岗集窑厂拉砖。那时他们住在三里街,我几乎两三天就要去三里街一趟做他们工作,叫他们好好地干——拉一点钱,但是他们经常不动。就这样,那一年他们还是不错,共拉200余元,过年添了几件衣服以及袜子等就花去了。总的来讲,他们还是听我指挥。

我在巢湖半汤疗养时,仅仅只有半条命。就这样,我还是考虑工作和家中一些事情。如有一次,写信给大弟(费)瑞友,安排家中要做的事情,连围墙那里要用草盖上——我都考虑到,一下安排家中20多件事情。你看我的责任心有多强多细。每逢节日,只要来家,总是带头和他们一起干活,那时我的衣服总是和他们共同穿,一心一意就想把弟妹们培养成人,给他们能安家娶亲,到那时大家再和和气气分家。因为弟兄们在一起、千年不散宴席这是不可能的。那时,我也向母亲大人说,我们照顾这个大家庭,也就等于更进一步地孝敬您,我如果像周围的人家——大儿结婚后不久就一脚将弟妹们踢开——那我就是全天给您吃鱼吃肉,那您也不会完全感到幸福。因为弟妹们那时都未成家,您叫我既要照顾这个十几口人的大家庭,又要叫我给您和大家吃鱼吃肉,那的确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为了给他们找老婆,这个经过我都能写(成)一本书。

这里我来举例:(费)瑞银共找好几家,都未谈好,主要原因一是他不聪明能干,二是家中极穷,三是像他那年龄的女的很少,还有的要去市里。所以,谈来谈去,到最后落过“人财两空”。(瑞银)见女方,几句话也说不出来。再加上家中温饱不全,每年总要缺少几个月粮食,还有就是万恶的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恶果——重男轻女思想非常严重。男儿生得在多也不会把他淹死,女儿只要两个以上的就要把她淹死,所以就产生男的多女的少这个主要原因。另外,那时城里城外生活悬殊太大,那时有人说愿跟城市拎皮包,不跟农村扶犁梢,因此(女人)又给城市(男人)要去不少。为了给他们解决婚姻问题,为了孝敬母亲,我就到处托人给他们找老婆。有一次,我托二十埠费*波他的家属我的叔母和二十埠西头供销社营业员讲她的侄女。那时,我在上班,早也讨信,晚也讨信,从头一年冬天开始,一直跑到第二年春天,都未达到信。后来当年二月份我把(费)贤峰儿送到上海外婆家大约十天左右,从沪返肥,我心想这次回去总要拿到一个信息,一是谈好,一是不行。那一次,我乘安徽省交通厅一辆货车不巧到常熟那里,车子大车轴断了差一点就翻车。因是原省委驾驶班长李*杰同志开的,他技术高才杜绝了这一事故。这个地方离上海有100华里。那时车上还有一位是上海下放知青。(当天星期六)当时老李同志又打电话给华东局,该局又派车来把我俩接回上海。那位知青就在车上看车,这次我从那里买了十多根竹子(来家栽,三弟瑞银栽几棵,我自己栽几棵最后都未栽活),星期一上海又派人来把车子修好,又使我们返肥。车到造材二厂时,我就下车。因车上有竹子,我就去大妹妹(费)瑞琴家,叫她们帮忙送竹子,这次我还没有拿到弟弟讲亲的消息,这样又使我感到失望。

又拜托二十埠孙*龙的弟弟去拜托大店双包郢那位北方人从北方帮忙讲(亲),但人带来就要200元(七十年代)我也承认照办。第一个女孩子来二十埠的那天,我弟瑞银去了圩上,(我)又派人送信把他叫回来去二十埠和那女孩会面。会面后(双方)决定第二天晚上来我家看(看)家,因这样我们认为(对方)对瑞银的人是没有意见的,心中好高兴。第二天我们准备饭菜,二十埠我的唐叔费*波对我说北方人样子大,意思要我家做圆子,那天又做了圆子,又买菜又杀鸡。生产队长朱光甫向我母说大嫂你家要娶媳妇,当时全郢皆知,有的为我们高兴,有的就不服气。(本来)决定是晚上来的,那天什么都准备好来迎接新人,(但)等到天晚(都)未来。那天不是阴历十八就是二十,我们又想到大约等月亮上再来,可又等到月亮上还是未来。这时,我们全家人都感到有所失望,我就和贤妻何来英一道去ニ十埠讨信。头一家介绍人是我的叔母大人。一到她家(发现)她不在家,后又知道她在西头,我们还抱着一线希望,认为她在二十埠西头合作社会一齐来我家。我们从她家又急急忙忙跑到合作社,一看合作社的大门还未关,我又感到高兴。这时,我们又去第二介绍人的家。一推门,(我们发现)她(家)的门已关,一声叫,(知道)她(已)睡觉。这时,我们从头一下就冷到脚后跟,彻底失望。女方的叔叔——汪*,此人合肥师范学院毕业,那时在合肥市公安局工作,把我叫去,他说我虽然是她的叔叔,但不能完全当她的父母家,让侄女回去和她的父母进行商量,等半个月来信再给予答复,这明显是借口。第二天,我弟瑞银还送这个丫头上车,还给她带了一些东西。就是这样,把大店介绍的那个(对象)又(错)失掉。

那时我经常从白水坝下班回来,从家里去北边(约10华里)去找人给两个弟弟讲老婆,晚上逢旱塘超塘,逢空田起田,弟弟们去接我。当这个大家庭实无法护下去(的时候),我和贤妻来英结过婚已经和母亲及弟妹们在一起十五年了。大家在一起共三十五年,(要知道)我们结婚时我的小妹(费)瑞宏才六岁。


作者:费瑞发,省劳动模范,省人大代表,中共党员。又名费子圣,一九三三年出生于安徽省肥东县三十埠乡梅小郢。祖父:费家元,祖母:何氏,曾祖父:费华龙,曾祖母:赵氏。父亲费翔余,母亲,何朝英,旧时代贫困人民。作者因博学多识、思维细密周全、业务能力强,在那个年代获得同事、公众的广泛拥护和认可,也是群众眼中口中的“无冕博士”,一九六三年被选为安徽省劳动模范和安徽省人大代表。长期身体力行,以身作则,全身心实践为人民为社会服务的集体发展理念。耋耄之年,仍不忘奋斗,令精神延绵以冀传承。 转载授权联系 sunxch@126.co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3731-1225265.html

上一篇:[转载]七、那几年
下一篇:[转载]十、 还债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4 09: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