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zhaosk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aozhaosky

博文

我和牛

已有 3070 次阅读 2013-11-5 20:2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儿时的美好记忆。

 

当别人问我你家以什么为生时?我第一反应就是种地、养牛。在我们家乡,和所有人一样,我的爸爸妈妈是地道的农民,就凭那一亩三分地,无法很好地生活;所以还得干点副业。

 

我爸养牛的历史基本也就是我成长的历史。应该说是我姥爷带我爸走上了养牛之路。记得小时候,我姥爷养了一群牛,当时多少只没有印象,现在想想应该有十几头甚至二十几头吧,都是土牛。一方面牛可以帮人干活,像拉东西,耕地等;另一方面,可以卖钱,补贴家用,所以,当时养牛的家户很多。

 

我的印象里是我家的第一头牛是头大红牛,是姥爷家的。很细节的印象不多,只记得大红牛下了很多小牛,每一只都很可爱,和人都很亲密,因为我们家人从牛生下来就每天都摸它,所以牛和人很熟。我们每次都希望大红牛下的是小母牛,因为这样牛就会越来越多,可是我们家最多的时候也就三头牛,没有像姥爷那样。

 

小学的时候,放学回家我会和小牛玩一会:我爱摸它的头,可妈妈说你摸它,小时候它会用头蹭你跟你玩,长大了就容易顶人伤人。可我还是喜欢摸头,摸它的耳朵。我摸它,它蹭我还在那乱跳。

有时候,和爸爸妈妈去地里干活,我负责放牛,拉着大牛吃草,小牛跟在大牛后面。很好玩吧!小牛有时会跑到别人的庄家地里,我拉着大牛走了,喊它几声就出来了;可有时大牛也馋了,一扭头进去了,我再怎么拉怎么叫,它也得满满嚼一口人家的庄家才肯出来。赶紧到别处去,让看见了可不好……嘿嘿

(图片来自网络)

 

也有伤心的时候。

 

大红牛下了一头红白花的小公牛。那几年,爸爸在村附近的砖厂干活,每天上班时拉过去再附近觅着它们牛娘俩。因为爸爸要从下午一直上到夜里,所以每天我放学回去,在六七点蚀去砖厂把他俩拉回。每天,我回来还要放它们一路,回到家基本都吃饱了。

 

有一天,回来的时候天色有点暗了,远远看去,村里农户的灯都亮了。回到村要经过村前公路。当时,正走着,迎面过来一辆大卡车,在蒙黑的傍晚灯光显得特别亮。当时,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平时小牛就怕车。当车越来越近的时候,小牛奔着灯光就冲了上去,只听得“嘣”的一声巨响,卡车在前方停了一下,又开走了,我求了几个路过的骑摩托车的帮我追,没人帮我。我赶紧拉着大牛走到到公路对面,找到了小牛,它躺在地上,不动,急促地喘着。我没有哭,大牛好像,不是好像,是真实地知道了自己的孩子受伤了,也喘着粗气,一个劲地舔着小牛的头,眼角也是湿润的。我想摸摸大牛的头,可他甩了我一下,继续舔着自己的孩子。

 

巨响惊动了住在路边的村民,有人在远远的看着,好像知道了是什么事,可没有大人过来帮帮我一个小学生,当时我上六年级。这时,我的一个同学叫海军(他留了一级,上五年级)跑过来了,问“怎么了”,我很感激他,其实我一直觉的他为人很好。只是学习成绩不好,总被老师打骂罢了。他属于那种捣蛋的,可在学校了从来没欺负过我。我第一句话就说:帮叫我妈去!他即刻跑去了。过了一会,我妈过来了,一些邻居也过来了。

 

看到妈妈,我没有说话,却泣不成声了。妈妈却是急着问:儿子,你没事吧?我虽泣不成声,可还是挤出一句:没事!怕妈妈担心。邻居也都说:孩子没事就好。妈妈叫一个村里人帮去砖厂叫我吧,他墨迹显得不想去;又叫了一个邻居,去叫我爸了。很快,爸爸来了,大家商量是否拉到兽医站去,我也说拉到镇里兽医站去。后来,反正也没拉去。就用推车拉回家了。慢慢地把小牛放在院子了,他还是躺着喘气,也没有留明显的血,现在想来应该是内脏受损了。

 

帮忙的邻居在家里座了一会,安慰,商量对策之类的,那时我就感到,邻居就是亲人,村里人真好。现在看来,这样的事不是什么大事,可那时真是一件大事。

 

第二天,小牛还是那样。我期望的奇迹没有出现,我希望小牛只是小伤,第二天就能站起来,可是没有。爸妈决定把它送走。大牛拉着车,把小牛拉走了。

 

爸爸回来了,爸爸说了一句:“在路上,看着小牛,时时地给它摆个舒服的姿势……我可怜的小牛……”,话没说完整,爸爸捂住嘴急速转身跑到厨房……爸爸哭了。我和妈妈都静静地等爸爸出来。

 

这是我至今看到爸爸唯一一次哭。我是个性情中人,因为我爸爸是。爸爸平时也总爱和小牛玩,给它挠痒痒,他们有感情。小牛就是家里的一员。

 

一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家还养着牛。大红牛在我上初二的时候卖掉了,它老了……。当时我住校,估计卖的时候爸爸也很难过。只恨当时没有相机。

 

后来,我们养起了奶牛,因为人们对牛奶的需求多了。我的印象里我家有很多样的牛:大红牛,黑蛋牛(全身黑的,大红牛下的),白脸,黑白花,小哥俩(买了两个一样大的小牛,我爸称他们小哥俩)……

 

是牛支撑着我的学业。

 

这些牛为我家作了很大贡献,使我顺利读到了大学、研究生;也给我们带来了欢乐;我们把牛看作了家里的成员。我此生是不会忘记我家的那些牛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29023-739310.html

上一篇:世界最大研究型大学通过“开放获取”政策
下一篇:将心比心,改善医患关系——记就医

3 鲍永利 李泳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1 13: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