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yongx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iyongxin

博文

寒门子弟,春天迟来

已有 3715 次阅读 2011-9-27 01:48 |个人分类:生活那东西|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读书, 好心人, 教育资源, 学手艺, 学杂费

    最近浏览网页,常看到有寒门子弟的讨论,而作为真正的寒门子弟的我,有感而发,也来谈谈自己的体会。
    首先,我认为,寒门子弟并非没有春天,但这种春天,却是来的非常的晚,非常的无力,由于国内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导致寒门子弟所能享受到的资源相当有限。我仅拿我自身的经历来说事。我家乡在西北农村,异常贫瘠。很多人温饱还成问题,接受教育,在很多家庭来说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我在读中学期间,那会还没有普及义务教育,学校是要收学费的,每学期总共交学杂费及书本费约300元到500元之间,同村很多家庭接受不了这个费用。曾经有人劝我说,“孩子,看你挺聪明的,要不跟我去学手艺,多少还能赚点,不用像你这样,还要给别人交钱!”。更有我很多亲戚告诫我,你年纪不小了,还读什么书,不存点前,一晃就连老婆都讨不到了,(不要以为我读书很晚,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正在读初三,16岁)。甚至有“好心人”要求我保证,读书一定要读出明堂,要不就早点放弃,免得让父母受累。
     读书这么多年,期间的酸甜苦辣,一言难尽。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上有20几个学生,等到五年级毕业,只剩下9个;读初一的时候,年级有6个班,300多人,初中毕业时,只有3个班,150多人,读高一的时候,3个班,约200人,高三毕业参加高考,共108人,记忆很清晰,本科上线4人。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我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一路走了过来,而多少昔日的玩伴,在不经意间已掉队了!
    读中学的时候,我们很多时候是半工半读的,放学回家,基本是在干农活,寒暑假基本没时间看书,经常深夜也在劳作,夏天月亮比较亮的时候,我和父亲-深夜翻地到1点钟。我不怨我那些没有坚持住而掉队的伙伴,那份苦,不是每个人都能吃的了的,上学要走10多里山路,早上摸黑出发,晚上摸黑回来,两头不见家中的太阳。中午饭就是一个冷馒头,有时候就着凉水吃。也就是说,每天吃一顿饭。依稀记得,多少个下雪天,上一次学,不知要摔多少次跤,我真是个幸运儿,有一次从2米多高的沟摔下,也只擦了一点皮,这在现在学了医以后的我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后来父亲帮我买了个手电筒!
    做为农村的孩子,我们真的笨吗?我不这样认为,我们不笨,而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太落后,我们所享有的资源太贫瘠!我们同年高考出来的4名学生,刚入大学时,感觉很茫然,无所适从。因为,我们跟城里的孩子差的太远,我们对电脑的了解,只是会开机关机,大三的时候,我学会怎么上网。初三时候,我们校长外出参加培训,写信给我们,说他学会了电脑的开机关机,勉励我们要勤努力,至今仍记得信中的话语,“我来自落后的地方,我没有先进的知识,但我有一颗上进的心,我不怕别人的嘲笑,我一问再问。”“我内心放不下的,是你们这些孩子们,你们是清晨的太阳……”。当时,班主任拿着信在早读时间宣读,全班学生,半数以上在摸眼泪。曾经,大一的我们,是多么的差劲,时而通个电话,太多的辛酸道不完。多少个日日夜夜的伏案苦读,多少倍超于常人的努力,多少次被视为“外星人”的尴尬……但是,我们并不笨,4名出来的同学,1名现在省重点中学任教,还有3名均已研究生毕业。曾经,我们多次是差生,可最后,我们并不差!
    家庭为我付出太多,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成绩优秀,读中学的时候,学费时常是欠着的,以后补交,而学费的来源,是父母那一点点少的可怜的劳作收入,那会的小麦一斤5毛多钱,我们家每年收约3000斤,草药是野生的,大都可以买到2-3毛钱每斤,因此,为了我的读书,父母多次走遍山坡上的每一寸土地,而那会我父亲60岁,母亲近60岁!由于常年的劳作,父母身体均不好,也就是为什么我在高中毕业时毅然不顾多少人的反对,选择学医。
    我知道我不是最优秀的学生,但我绝对是最勤奋的之一,本科期间,由于高昂的学费压的家里喘不过气,我毅然决定提前毕业。读研究生的时候,导师特别照顾,每月还有几百元生活费,加上200元的国家补贴,生活基本算解决了,每有再向家里要过钱,研究生相对是靠自制,很多同学玩的时候,我依旧在认真学习,毕业后,我留校工作。很多同学问,你花了多少钱,你家里有什么关系在这里。我以微笑回答,这本来就不可思议,一个从西北农村出来的我,不远千里,还会有关系在这里吗?而花钱,我从哪里来钱?我再次觉得,我其实是个生活的幸运儿!
     通过自身经历,我想说,寒门子弟,并非毫无春天,只是,这个春天的来临,需要超长的寒冬的孕育,奉劝寒门子弟,坚持到底,我们照样可以赢,呼吁已经成长起来的寒门子弟,共同努力,为更多的像我们一样的孩子做的事。或许,我们这个群体的呼声大了,我们的家乡弟妹的境遇会有所改观!
     (看完上文的朋友,请不要把她当成是遥远年代的事,本人1984年出生,今年27岁)


寒门子弟没有春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27581-490773.html


下一篇:春来了

9 许培扬 樊晓英 刘波 齐霁 赵飞虎 邓小卫 zhangjingmei qianlimu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30 10: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