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u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guer

博文

韩成锡:911事件真相:一场有预谋的爆破?转贴

已有 8099 次阅读 2008-10-27 23:12 |个人分类:未分类

911事件真相:一场有预谋的爆破?转贴
发信站: 两全其美网 (Mon Oct 27 15:15:52 2008), 本站(lqqm.net)

来源:http://xijinjia.blog.sohu.com/


每次路过哈佛广场,总可以看到不同的街头表演者。广场有一片圆形的空地,邻凹下地面的地铁站和马萨诸塞街分布向各个方向的路口,半侧阶梯台阶使空地形成舞池的效果,是街头表演最好的位置。遵循“先占先得”的原则,来得早的表演者就占据这片小小的舞台。
有一天是“农民”乐队演奏,在架子鼓手乐不可支的伴奏中,两个演奏者舞着吉他,歌声狂野奔放,引得观看的人围了层层叠叠。我正欣赏他们的表演,发现“观众席”上一个人,他盘腿坐在路面最高处的石墩上,手里举着一张半人高竖起的牌子,身边还放着一块小牌,同样地黑底白字:“911真相是时候了!”他安静地坐着,看着舞池,什么也不说,就象看表演的众人中间的一个;他的身边同样坐着、站着观看表演、拍照、叫好、跟着舞动的人,似乎也没有人觉得他不是众多观众中的一个。他算是个举着牌子的观众呢,还是在观众中的一个举牌示威者?
我准备凑过去看看他想做什么。移步中,另一个人已经开始和他攀谈起来。我站在旁边听他们谈话,摇滚乐声响彻耳边,两人要大声喊才能听见。他们互相说着911事件还有很多没查清楚,政府的故事不相信之类。见我在旁边倾听,举牌子的先生向我点头打招呼。我问他:你在做什么?另一个人抢先做了回答:911的真相没有搞清楚,他们的报告根本没有说明问题,没有内部人员参与,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单独恐怖分子做不到那些事,布什为了宣战制造理由,政府掩盖了真相。我有些惊讶:你相信政府参与了?他说:我相信,太多疑点了。“你知道除了两座世贸大楼倒塌外,还有一座第7号楼,在完全没有任何飞机撞击的情况下,也塌了吗?”举牌的先生向我介绍知识,并拿出一张明信片指给我看。明信片上画着三张图,是一座大楼第0秒、第2秒、第3秒的连拍示意,显示一座完好的高层建筑,瞬间整体坍塌了下去。图片下有一段说明,黑体的标题写着:第一点,世贸中心7号楼的神秘坍塌。
我确实不了解世贸中心7号楼。搜索一下自己的记忆库,911虽然是个举世震惊的大事件,但在这个热闹纷呈的世界里,它也不过是一个印象派的作品。我听他们继续说明,原来那张明信片是“911真相运动”的一张宣传页,911事件后,陆续有人提出诸多疑点,特别是对于世贸7号楼不彰不显地倒塌,以及大厦倒塌方式与人工爆破技术之相似提出置疑;同时,对于政府拖了很久才给出的“官方故事”不满意,认为其忽略了所有的主要疑问。他们怀疑的对象直接指向布什政府――911事件政府合谋,为伊拉克战争制造理由。
我觉得这个巨大的怀疑与眼前坐在“观众席”上举着一面小旗的孤零零形象颇不相称。仔细听了他的理由,以及后来又看了相关资料,我并不认为他的怀疑没有道理――事实上,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得到解释,确实难以说调查已经做出了结论。比如对于他手里明信片上提出的“11个关于911事件的显著事实”:
1、世贸中心7号楼的神秘坍塌:除了两座大厦外,世贸中心还有一座高层建筑坍塌,即世贸中心7号楼――两座塔楼旁边的47层钢架摩天大厦,在没有被任何飞机撞击的情况下,于当晚5:20分也坍塌了。坍塌方式完全是专业爆破的方式――突然倒塌、爆炸性、原地直立坍塌、接近自由落体速度、完全粉碎、不损及周边其他建筑物――等等11个只有控制性爆破技术才存在的坍塌特征。该楼承租人LarrySilverstein在2002年公共广播电台说到当天下午他就“拆毁”(pullit)7号楼向纽约市政消防局提建议,而“拆毁”在建筑学上专指大型爆破,需要专业人员数星期的设计和布置。令人惊讶的是,在571页的911委员会报告中居然未提及世贸中心7号楼瞩目的坍塌。
2、官方说坍塌是因为着火,事实上除了911事件,火从来没有造成过钢架结构建筑的坍塌。
3、可以检查出爆炸特征的世贸中心建筑钢架,很快被运往海外熔毁了,这是史无前例的对联邦有关犯罪现场法律的违犯。
4、任何飞机失去联系,战斗机都会常规性地到空中巡查,这种情况平均每年出现100次,基本在20分钟之内都会实现。而911的飞机失去联系却近2个小时没有侦察。
5、安全部门一反既有惯例,在得知美国被袭击并且总统可能成为目标之后很长时间,让布什总统留在一间非常开放的教室拍照。
6、有未明身份的内部人士在美国航空、美联航和被恐怖袭击影响的有关公司股票上,买“看跌期权”获利数百万美元,这种赌注式行为就发生在911前夕。
7、至少有来自11个其他国家的警告说明有可能袭击,911之前内部人士如军方高层官员John Ashcroft和旧金山市长Willie Brown被警告不要飞行。
8、2000年9月,一群新保守主义鹰派,其中很多其后即在布什政府里任要职的人,写信说他们认为:如果“缺乏一些灾难性的和可催化性事件――比如新珍珠港”,他们大量集结军队的计划会进展很慢。
9、据BBC和卫报报道,一些被宣布为911“自杀劫机者”的人仍然活着并活得很好;据每周新闻和其他来源的报道,其中至少5人在美国军方基地受过训练。
10、布什政府抵制911委员会的成立长达441天,其他类似调查,如对于珍珠港事件、肯尼迪总统刺杀案、宇宙飞船遇难等事件,均在一周内启动调查。
11、4个勇敢的911丧夫者组成的“泽西女孩”最终促成911委员会成立并提出许多问题,但是其中大多问题被忽视。布什政府内部人士Philip Zelikow领导下的最终报告,未就任何指向官方共谋的证据做出解释。
另外一份资料来自一个建筑和工程学专家组织,提出了世贸大厦坍塌所具有的15个控制性爆破技术特征:
1)突发:突然开始的坍塌;
2)基底爆破和闪光:100名以上目击者报告,在坍塌一秒以前有来自基底层的爆破声和闪光;
3)自由落体速度:坍塌接近自由落体速度;
4)均匀式坍塌:是遵循最佳阻抗方式的均匀式坍塌,倒塌在自身地基上;
5)侧喷:20吨被支解的钢柱和梁的钢束侧面喷出达500英尺(约150米)――大量铝热剂燃烧切割装置产生数吨融化的钢铁,会产生此现象,火的燃烧不会;
6)冲击波:建筑窗户爆出400英尺(约120米)远的冲击波;
7)摧毁波:整个建筑周边竖直进程的摧毁波;
8)空中粉尘:空中粉碎混凝土形成外向拱架烟尘;
9)“蘑菇云”:大量的火成碎屑流形成蘑菇云;
10)“爆竹”:即定焦爆破的起爆雷管特征,在40层以下“倒塌”的楼层窗口清晰可见爆炸性喷射物;
11)完全分解:钢架核心柱状结构完全分解;
12)1400英尺直径圆状残迹:建筑中心向外呈圆形碎片均匀分布区;
13)混合燃烧剂证据:在钢融渣、凝固金属和灰烬样本中发现混合燃烧剂――一种高技术的燃烧剂――的化学证据;
14)粒间融化:联邦应急管理局钢铁分析显示,钢铁样本中有硫化、氧化、粒间融化,这些是铝热剂的证据;
15)融钢:诸多目击报告碎石中有大量融化钢流,物理学博士此前在Steven Jones在世贸中心废墟上发现融铁球覆盖整片曼哈顿低地,融铁正是铝热剂的副产品。
在一张下载刻录的CD上,大量的采访资料提出了更多的问题,比如世贸7号楼的背景,是美国安全局、中央情报局(CIA)、国防部、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紧急情况管理市长办公室,以及一些银行、保险业等所在,7号楼倒塌没有人员伤亡;再如一个名为securacom的公司负责世贸中心、美联航、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等的安全系统,1996-2000年政府予之830万美元合同打造世贸中心新的安全系统,而这个世贸中心唯一的安全系统负责公司恰是布什的弟弟Marvin P.Bush于1993-2000年在任董事会,布什的堂兄Wirt D.Walker III于1999-2002任主席和执行总裁的一个公司;其他方面还有幸存者目击911一周前整个周末的全楼停电、所有安全措施和记录缺失,该周内的反常警报,炸弹搜寻警犬被撤,34层空楼层的奇怪工程,98层突然全层搬空,大批人员周末进入“架设网线”等异常现象;同时更详细的影像对大厦倒塌特征做了解析,包括欧洲的一流专家指出控制性专业爆破的证据。所有这些被提出的问题和证据在911报告中均未予提及。
“你明白吗?”眼前这位穿着运动衫、牛仔裤、一头蓬发的先生对我说,“如果证实真是专业摧毁,那就是一场深远的骗局!”
我想,我明白,我认为所有的这些疑问需要回答,而且对于权力所可能制造出的离奇,我们的想象永远都不会超出实际。但是我仍然觉得彷如看到一场表演秀或者行为艺术――主人公和他要面对的主题比例反差太远了,台下没有观众,也不像街边摇滚可以自娱自乐。他接着说:“说小的谎言是很容易被识破的,如果说谎,就说大的谎言;谎言太大了,就不会被人们怀疑。我看了很多资料,越深入了解越发觉这里面有问题。”
他仍然举着那面不大不小的旗子,黑底白字地写着:“911真相是时间了!”他的身旁仍然站满了观看摇滚的人,有人随之舞动,人们似乎对这面旗子既不陌生,也不相识。正如我自己的感觉:做了不多,不做不少,那种形象不是很可怜?在心理学上,有一类典型的心理防御机制叫做逃避,即将自己不能应对的不愉快体验从意识中排除出去,或者当作它根本没有发生。所以我们对于过度的异常反而会熟视无睹,为了给自己的行为一个合理化理由,甚至会加入认同,并把追究不放的个体视为“唐吉柯德”式的滑稽一笑;也不难理解,有人要把已经有“答案”的难题重新翻出来再验算一遍,一定不够受欢迎。在911事件上,美国人的反应也是如此,一种普遍的态度是――免谈。
“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说。“怎么会?”他回答,“那么多人死了,美国被带入战争,又有很多人要去做战士,美国需要对它的政策做出反省。政府掩盖真相,但秘密不可能被永远保有。”
“美国有很发达的媒体。”“主流媒体一样是大集团利益控制,他们根本没有指出很多关键问题。”
“那你一定期望今年总统大选改换党派来追究共和党?”“改换党派或许会有帮助,但不能指望通过他们做出独立调查。你来自哪儿――噢,你们有个一党系统,我们有个两党系统,其实都一样,民主党、共和党,区别能有多大?他们一样不会愿意触动这件事。美国说它是民主的,别相信它!――不过有一点,确实很重要:你可以表达。我想我在中国做这些事就会被警察抓了。”一旁的攀谈者说了句:人们不关心,也是一种控制,我宁愿有危险,让人们听到。这句话更让人感到一种深不见底的无奈。
“媒体、党派都不可能,你希望通过什么‘有用’?”“公民。更多的公民。只有更多的人意识到问题,我们才可能推动真相。――事实上,人们只要获知信息,就会对政府的911故事产生置疑,现在很多人只是不知道,公众处于催眠状态,关键是让他们知道真相。我让一个人了解了,他就会告诉他身边的人,知道的人再传给知道的人,了解的人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其中。”
“可是好像人们并不关心。”“因为我们总是期待别人去做。人们总是想:会有人去做的。不,没有人能替你做。一个人必须自己行动。”
“你一个人能做什么?就是谈几十个、上百个人,又怎么样?”“不,你说错了,我不是谈了几十个、一百个,我从02年就开始做,到今天为止已经谈了上千人。”他认真地纠正我随口使用的“白发三千丈”手法的措辞,“我并不是一个人,很多人加入‘911真相’运动。今天和我在02年开始做的时候已经有很大变化,比如他――我们两人从来各自不相识,今天一见面却发现原来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现在在街上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02年的时候就不会。”才刚与他攀谈的那位先生点头认可:“很多象我们这样的人,我们虽然各自有不同的方式,不一定相互知道,但是大家在走向一个目标。”
“是这样的。比如我自己,我就是因为02年听到有人向我介绍,然后我从网上、其他地方去找看资料,大量的资料使我发现确实有诸多疑点,才开始认真关注,后来逐步开始自己做宣传。我自己从网上刻录了资料,给人们看。”举旗者说。另一位先生继续同他切磋:“哦,你是这样做。我还举办了很多活动,宣传、抗议、示威。”
“你们这样做没有遇到过麻烦吗?”我问。站着的先生说:“我被警察抓过。我知道他们非常不愿意看到这样的话题,有的聚会激烈起来,就会和警察发生冲突。”我问他既然是公民自由,什么情况警察可以干涉。还是举旗的人向我做了回答:“这必须得掌握尺度,警察可以找各种理由,比如交通、你不能有肢体冲突等。”“而且,”他笑了笑,“街头警察有的时候事实上并没有权力干涉,但他们会‘讹’你。比如你在一个地方,街警会过来要求看你的证件,给你指定一个什么地方等,很多人以为既然是警察,自然得听从,就给他证件看、去他指定的地方。但是如果你知道,他没有权力要你的证件,或者不让你呆在一个地方,他就没有办法了。比如我会告诉警察,他没有权力要我这样做,但同时我绝不动手或者对他抵触、冲突,那么他就只能让我继续呆在那;如果他动手挪动我,那他就惹上大麻烦了,对警察的肢体接触也是规制很严的,他们不敢那样做。很关键的是公民要知道自己的权利――很多人并不知道。”
看来权力和权利的博弈,象猫和老鼠的关系一样是天下无国界的嘛,我暗自想。“你的最终诉求是什么呢?”“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重新对911过程做出评估。只有具有传票权的真正独立的犯罪调查,才是有意义的,布什政府成员领导的那种调查团简直是开玩笑。你看材料就知道,还有上百的事实与官方的911故事相冲突,需要做出解答。”
我问他们:你们认为自己做下去有可能得到911真相?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表示了对未来的乐观。示威者举例:“就像珍珠港事件,肯尼迪被刺,可能不会有无疑的结论,但我们总会更接近真相。比如俄克拉荷马城恐怖袭击案――你看,我以前就不曾知道这个小城的事――在看资料的过程得知,1995年它遭到恐怖袭击,调查官已公开承认可能有政府合谋。911也是一样的,很多人还不知道情况,但只要做下去,总会逐渐清楚。当初布什政府抵制911调查委员会,不也是因为几个人坚持不懈,才有了推动。”
“我们虽然各自在做,却并不孤单。已经有上百的组织和许多个人加入其中,数百名建筑和工程专家联合要求重新调查,并在邀请更多的专家加盟。你可以看这些网站和资料,人们有很多行动,这个行动在不断扩大,相信有一天――秘密不可能被永远保有。”
当回来从网站咨询上链接出去,我发现对那两个孤零零的身影感以“可怜”也是件很可怜的事。有那么多的人、组织、运动,如那两位先生描述的“滚雪球”式的方式,与“911真相”运动联成一体。他们所做的方式、动机,或许很多样,但它展示了社会的一种机制,这种机制容留了一个个体抗议强大权力的可能。
可以看到个人以各种方式参与到“911真相”运动。教授、民权运动顾问、记者、普通个人,通过参与组织、组织活动、媒体报道、个人网站持续不断地关注“911”。上述提到的512名建筑和工程学专家、2610名包括建筑和工程学学生在内的其他支持者,签署递交国会的请愿书,要求真正的独立调查。
有公共网站记录着“911以来失去的公民权”,记载下政府对于公民权利所做的不良记录。包括在言论、出版、隐私、机场和移民安全、对权利和自由的强制等方面的自由权利记录,以及在法律变革,囚犯权利,保密,监视等方面的权利记录。
更多的组织和运动与伊拉克战争关联,斥责政府用谎言制造战争。如成立于2004年,目前已有来自49个州及加拿大、美国军方和海外的1300名成员的伊拉克退伍兵反战组织(IVAW),其宗旨在于使得军队各方人员可以聚在一起,共同反对非法、非正义、不可胜的战争。他们提出了如下十条反战理由,包括提出士兵有拒绝非法战争的公民权利:1)伊拉克战争立基于谎言和欺骗,在911之前就酝酿战争,谎称化学武器、隐瞒伤亡人数;2)违反国际法,不经联合国安理会同意攻击和占领伊拉克,违背了进攻伊拉克理由同样的法则;3)大集团靠战争牟取暴力;4)每日累增的人员伤亡;5)士兵们有权力拒绝非法的战争;6)由于政府失职使服役者面临严峻的健康恶果;7)战争使我们的家庭分离;8)战争债券掠夺了家园建设非常需要的资金,将每月103亿美元用于战争;9)战争践踏了伊拉克人权和他们决定自己事务的权利;10)军队被几度的部署调度、强制扩编、动用预备队和后备役等消耗得疲惫不堪。
还有一些带有专业技术性的网站,数字化地教育和帮助公民参与国家政策。如国家优先权计划 (NPP),是一个501(c)(3)的非营利研究机构,它们通过提供联邦数据分析,让人们明白进而能够影响他们的纳税开支使用,向国家问责其每元钱被花到哪里。在NPP网站上,放置着一个伊拉克战争计数器,以每秒近千美元的速度持续翻新,显示开战至今已经支付了5700多亿美元,合每个家庭分摊4681美元,每人分摊1721美元,平均每天34.14千万美元。在“你的纳税钱能被花得更好吗?”栏目下,人们可以选择看自己所在州的更详细情况,并看到这些开支如果优先用于其他用途,本可以做的事情――也即政府优先开支了某个项目所意味的代价。我选择目前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查到本州纳税人为伊拉克支付了185亿美元,这些资金如果用做他用,可以为5,556,422人买一年保险,或者6,951,852孩子一年的健康计划,或者支付363,689个公共安全官一年的工资、或317,450个音乐与艺术教师的工资、或265,270名小学教师工资、或312,105名港口集装箱检验员工资,或者1,932,158名大学生奖学金,或者64,395单元廉价住宅,或者一年的28,904,954个家庭再生电,或者2,217,591处儿童场所。(顺便看到,马萨诸塞州纳税人为华尔街救市计划支付了198亿美元,比伊拉克战争负担还要多。)类似的网站还可以计算个人支出,比如你如果是一个10万美金收入的家庭户主,可知自己2007年缴纳联邦税20,175美元,其中6,980.41用于伊拉克战争――包括2,317.61美元已支出资金和4,662.80负债(士兵健康保险、残迹补偿等需要支付尚未支付的费用)。精细的计算和比较,不禁让人有切肤之感,什么叫纳税人“自己的钱”。
有一本新书连登纽约时报畅销榜排行首位,是畅销书作家Vincent Bugliosi的《起诉乔治•布什谋杀》(The Prosecution of George W. Bush for Murder),论述布什用谎言制造战争,构成对几千人的蓄意谋杀。它并不是一部泄愤或争夺眼球的幻想小说,作者表示自己用大量严肃的证据,目的很简单要做一件事:带来正义。
有读者随即为之建立网站,发起倡议,准备给全美每位首席检察官和众议院选区检举人送达人手一册,以“相信有勇气者在这个国家重竖法治规则,让‘没有人在法律之上’不食其言”。
再进一步,佛蒙特州律师Charlotte Dennett与刑事检举人VinchetBugliosi(也即前述畅销书的作者)联合宣布要将布什诉之法律程序。进步党候选人Dennett正在佛蒙特州竞争首席检察官一职,承诺如获当选,将任命Bugliosi为特别检举人,立即对布什、切尼、赖斯等人提起诉讼。“911真相”运动相关组织在力推助其当选。该州参议院2007年4月即通过决议,呼吁国会弹劾布什和副总统切尼,其中两个镇今年3月投票通过提案,要求起诉布什和切尼因伊拉克战争违反宪法。
随着不断了解信息,我发现,那个举着小旗的孤单个体与巨大的权力体系之间的天平,令人惊讶地晃了晃。公民表达、社会运动、数字化易化的公民参与、公民教育、法律程序,这些使得弱小的个人不再没有意义,它们本身又是个体不断抗议强权的结果。有一本书叫“大卫为什么会赢?”取自圣经故事牧羊人大卫战胜巨人的故事,讲述弱者的倡导力量。自由,最终是个体层面的,任何集体和权力都有自我扩张的本性,民主产生的权力也不例外。布什政府到底有没有“弥天大谎”,能不能构成蓄意谋杀,就象所有与权力集团相关的谜团,都不会有一个简单的结果。公民的权利运动,虽然未必能让我们“知道”真相,至少让我们知道原来我们可能“不知道”真相――有多少历史,明白后者与做到前者是一样地困难。
广场上的摇滚乐演出结束了。示威者也起身准备“收工”。他同乐手打招呼聊几句,原来摇滚乐手和他是认识的,而且乐手本身也是要求追究“911真相”的一个人,其个人网站上表达了很多对布什政府、911事件、伊拉克战争等的观点,并用了JamesBaldwin的一句话:“对现实闭上眼睛只会导致自己的覆灭”。原来来广场示威的先生还是哈佛大学做计算机技术的工作人员。看来这个运动涉及面真是挺广泛。
“人都是一样的!”另一位攀谈的先生扬起双臂,做出一个滑向远方的姿式,“我去过中国,人们很热情,我喜欢那里。人民就是人民,人都是很好的。”
“政府就是政府?”我把他潜在的话补足。他竖起大拇指向我示意:“祝你和平、自由、快乐!”
我说:“我会把你们提出的置疑记在我的笔记里,因为我也是你们传递了信息的一个人。”是为此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343-44376.html

上一篇:三鹿奶粉真相:奶粉为什么加入三聚氰胺?有什么危害?
下一篇:央企在太阳能产业中的发展步伐

0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9 19: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