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从我的两次弄虚作假说起 精选

已有 7757 次阅读 2012-9-4 06:56 |个人分类:时事评论|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教育部, 乒乓球, 弄虚作假, 国家文明办, 劳卫制

从我的两次弄虚作假说起

我有没有弄虚作假过?有过。有两次弄虚作假,印象特别深刻,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

第一次是在初中的时候,记不得具体的时间是1958年还是59年上半年,反正那时候还在“大跃进”。学校要求全校学生在一个月内全部实现“劳卫制”达标,班主任老师很郑重地传达了学校的指示,要求全班同学要一律达标,不许拖后腿。所谓劳卫制是“劳动与卫国体育制度”的简称,来自苏联老大哥那里,相当于后来的体育锻炼标准。劳卫制标准共有三个级别:二级、一级和少年级,要求我们达到的是少年级。少年级的标准有的我至今还能记得一些,因为印象实在太深。这个标准对我来说简直高不可攀,大多数项目完全没有达到的可能。例如,60米跑——96,我大概要跑11秒。因为我比同班按国家规定正常年龄上学的同学小两岁,只有不到12岁,个子也是最矮的之一。老师几乎每天都在强调和催促大家去练习,争取全班早日达标,可以早日向学校“报喜”。与我“同病相怜”的还有我的好朋友蒋育基,他跟我一样矮小,不过比我还略强一点。我们商量着,几项中略有希望能够达标的是爬竿,就天天去练习。不过最后还是达不到爬竿3公尺的标准。很快,一个月的期限就要到了,老师拿着秒表给大家测试,只测60米和400米跑。我当然不可能达标。但是,老师宣布,这两项全部同学都达标了。剩下几项让同学自己找两位同学证明,说见证了达标过程就可以了。于是,蒋育基和另一位同学证明我爬竿达到了3米,等等。我也“见证了”蒋育基等人的爬竿过程。(其实少年劳卫制的要求年龄是13-15岁。我根本不够年龄,不用测试的。可是,学校却没有说。)这件事后来怎么结尾的我记不清楚了,好像是不了了之了。

另一次弄虚作假大概是196162年,已经在高中了。大概因为是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国在乒乓球项目取得了突破性的好成绩,全国掀起了乒乓球的热潮。也不知具体怎么样规定的,当时传说打败了3个乒乓球三级运动员,便也可以成为三级运动员。于是,我们全班同学都“打败了”3个乒乓球三级运动员,都有资格成为三级运动员了,全班一起(当然不光我们班)排着队到市体委(在民治路的万寿宫)去报喜。当然,这种全民作假必定是闹剧。

我读书的初中应该说是一个不错的学校,高中则是一所第一流的学校,两个学校的风气是很好的,在学习上极少有弄虚作假的。学生们都以作弊为耻,我有一位同学,因为一次考试时偷看了一下书本,被发现后感到羞辱,就退学了。可是,在“政治运动”的影响下,在体育(实际上是政治)方面,校方却鼓励和倡导作假,大家也都认认真真地响应号召,嘻嘻哈哈地弄虚作假。

这两件事,拿到现在,在各个学校,简直不算什么事情。我举出这两件事,只是说,弄虚作假的事情,并非今日始。现在的作假是几十年来日积月累、愈演愈烈的结果。

我们的领导有一个传统,做什么事情都要评比。以为评比就能够表扬先进,促进后进者。部队派人到学校军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拉歌”,让学生扯着喉咙叫喊,像《团结就是力量》这首歌,军人们到学校很少有唱对调子的。这样的评比能比出大嗓门,唱歌走调,危害倒还不大。有些评比就难说了,比如教育部的从六七年前开始的所谓评估。然而,后来据官方说只有“少数学校”弄虚作假,那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不说远的了,就说说我家门口的事情吧。家属院门口是一条二百多米长的东西向街道。向东50米是学校的一个校区,向西200米是学校的另一个家属院。东面的几十米,多推车的小贩,占据了街道的两侧。西端则有20来家小饭店,不但在室内经营,人行道上也都是他们的小桌子和马扎,还有好些水果摊。十几天以前,突然所有的摊贩都不见了,饭店门口也没有了小桌子。过去,只有当省级以上领导来视察时才有几个小时的事情,竟然两天都是如此。太太从门口卖馒头的那里听说,是国家“文明办”要来,检查评比“文明城市”,过了91日以后就能开放。晚上,社区居民委员会的人挨家通知,如文明办来人找谈话,要热情接待。于是,门口的街道上干净了十几天。看来,有关方面已经达成了默契。到了92日,我出门一看,小贩们很守时,准时出现了,小饭店的桌子也又摆在了人行道上,一切恢复了原样。因为我们这里已经“文明过了”。

我们的评比,大体都是如此。从我们笨百姓看来,如果真要评比,派几个人“下来”悄悄地看一看不就知道了。谁好谁差,报纸上一公布,表扬了好的,批评了差的。不必上面装腔作势,下面弄虚作假。

但是,不管是教育部也罢、国家文明办也罢,总比我们笨百姓水平高,他们的做法,应该另有深意,只是领导艺术不方便泄露而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608969.html

上一篇:轻微烫伤和蚊虫叮咬
下一篇:任家蕊老师

33 曹聪 水迎波 翟自洋 刘洋 武夷山 白图格吉扎布 徐迎晓 蒋迅 陈凯敏 赵美娣 赵刚 曹建军 许培扬 陈森林 张文增 张敏 赵帅飞 陈理斌 马红孺 李土荣 谭运飞 李学宽 葛兆斌 罗帆 吴旭峰 唐常杰 陈国文 王启云 刘光银 谢海燕 张华容 叶威源 Dere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9 0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