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相互讨论、质疑甚至责难,科学才能够进步 精选

已有 3412 次阅读 2020-9-23 08:16 |个人分类:科教与社会|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思考, 压力, 气氛, 科研环境, 考核

相互讨论、质疑甚至责难,科学才能够进步

在科学发展的历史上,大大小小的科学发现,大都与科学家之间的相互讨论、质疑甚至责难有关的。

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似乎都是各人做自己的事情,各人在自己的“疆界”里,做一点一滴的小事情。极少相互讨论,谁也不关心别人的工作,要说的话也都是不痛不痒的“有一定意义”、“比较好”。学术会议上都是报告自己做了哪些工作,发表或将要发表在什么什么地方。到别地做学术报告也如此。绝不透露自己对于什么问题的看法,生怕被别人“偷去”自己的学术思想。

是不是会被别人偷去学术思想呢?会有的。也正因为有,人们才注意“保密”。那么,听了别人的思想,自己继续往下做,可以不可以呢?

应当是可以的,但是要光明正大地说明,这个思想是某某人在什么情况下说过的。不加说明,好像就是自己从头想出来的,这就是“偷窃”了。

我们现在正有点防同行如防贼。

现在真正的讨论和合作比较少,当然跟我们的考核制度有关。我们各单位现在往往只认文章或成果的“第一”责任人,成果给了甲就没有乙的份儿。这就很影响单位之间的合作,更影响一个单位中两个或几个人之间的合作。

由于都是比较小的工作,所以也很难提出什么问题。相互不大有交叠。要说相互关系,一种就是相互“支持”,说起来就是你支持我,我支持你,形成一个圈子。一个圈子里的人,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碰到一起就吃喝一顿。圈子里的人并不真的是学术思想上的交流,而只是在评奖、与名利有关的各项评议中,相互做交易。另一种就是相互对立,甚至敌对。

一个又一个圈子,大圈子套小圈子,或联盟、或对立,都是围绕着名利转。而极少真正的讨论科学问题。

实际上质疑是科学发展的必要甚至是最重要的过程。有时候,在对待某一点科学问题上。看法相互对立,甚至相互责难也是好的。

而我们现在的问题则是只管自己发文章,把文章发到影响因子更高的刊物上。对于文章的科学意义到底有多大则考虑得较少(不考虑是不可能的,要发文章总要说一顿意义,只是真正动脑筋对搞清楚实际的意义考虑得较少)。

由于只管自己发文章,对于别人的工作,即使是科学上的“近邻”,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更没有兴趣去认真考虑。所以就无法去质疑、去讨论。

要能够对于别人的工作进行质疑,展开讨论,也需要几个条件。一个是自己需要有较高的学术水平,能够把问题说到点子上。也需要有不怕得罪人的精神。实际上做什么事情都是如此,举一个大家熟悉的例子,如我们的科学网博客也是如此。我有时很想念李小文先生,他自己有水平,而且敢于批评人,不讲情面,不计私仇,对事不对人。当然,那时候还有好几位愿意讨论的人。在科学网讨论问题,搞得很活跃。当然讨论、质疑甚至责难都要讲道理,也要有所节制,不能胡搅蛮缠,死缠烂打。

要造成一个生动活泼,能够开展正常学术讨论和学术批评的气氛和环境,这是发展科学事业最重要的事情。我们现在缺乏这样的气氛和环境。

这种事态的形成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长时期的高压力。我们现在的考核制度,对于科学和教育工作者的压力太大。使得大多数科教工作者只是考虑高速度地拿出大量的工作,无法深入的思考。这样的结果,是工作做了不少,但是水平不高,科学意义不大。

科教工作者的压力主要来自本单位的领导,可是各单位领导的压力也非常大。排行榜在那里放着。领导也还想“进步”啊。现在从单位领导,到各位科学和教育工作者,都要很大的压力。一方面是上面给的压力太大,另一方面自身对自己的压力也太大。大家都在重压之下,只管自己的“文章”,哪里会有兴趣和精力去思考,去讨论,去质疑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251717.html

上一篇:杂说“寸”
下一篇:中文学术刊物应当大规模扩容

35 王安良 郑永军 檀成龙 陈伟 周忠浩 杜学领 张学文 姚远 许培扬 张淑扬 马浩 孙冰 尤明庆 农绍庄 曾杰 晏成和 李焰东 李毅伟 武夷山 黄永义 吴斌 陈新平 李陶 代恒伟 汤茂林 王勇 王亚非 胡大伟 钟定胜 孔玲 刁承泰 唐小卿 张勇 黄秀清 朱朝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15: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