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斌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ouBin

博文

纪念言茂松老师(一):最大的遗憾 精选

已有 2173 次阅读 2020-3-2 23:3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言茂松老师2019年12月23去世,离开我们两个多月了。一直都想写点文字,总是难以成文。今年决定不写全,想写的太多,结果就总写不了。那就分开来写吧,一点一点地写。

言茂松老师对我来说,是人生的贵人。从80年代跟随言老师读硕士学位开始,他就像我前面的灯塔,总是给我指出前进的道路。这种感觉对我非常真切,但是要真的说言老师与我直接交往的事情,其实不多。多的都是平时的具体的任务和对问题的看法的交流。记得最真切的几件具体的事情就是三件。

一件是我硕士毕业,言老师要我留校,而我内心是不太想留校。那个时候的上海,民生压力颇大。言老师对我不想留校感觉到意外,就追问我具体的理由,我说的理由居然是我女朋友在湖北,难以调上海来。言老师知道后,专门约了当时学校人事处的处长,带着我去了人事处谈女朋友调来上海的可能性。我现在还记得人事处处长的那种笑容,我想起来就感觉我太不懂事,而且还记得人事处长的回答,您的学生这么有能量,你不用为他女朋友的调动操心。我想言老师也是感觉这个事情难度蛮大的,毕业后留我继续在上海多做了两个月,就放行了。

一件是90年代早中期我还在湖北工作,言老师在香港理工的朋友要他推荐人去读博士,那个时候香港大学读博士的年轻人少,言老师想到了我,要我填写表格,他愿意推荐。我自己有小算盘,婉言谢绝了。言老师蛮生气的,我现在还记得他信里面写的话,你不要以为我们这边没有人了。言老师生气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当时采取的就是不说了,也没有联系。

后来到了99年后,我到了无锡轻工业大学,给言老师去了一封信,言老师来信开头一句话就是“十年不联系,联系就告诉我到了无锡,怎么不来上海大学”。在无锡将家安顿好,多亏了无锡轻工大学领导的开明,01年让我读博士,就再次来到了言老师门下读博士。

我与言老师之前没有任何关系,到上海工业大学读硕士的时候报考的也不是言老师,而是周浩教授。后来是周浩老师因为年龄大了,学校一刀切地要求退休,我才转到言老师门下的。从这些事例上,我是真的感觉言老师对我真好。年轻的时候,我以为这是自己才华横溢,言老师爱才才会如此对我。后来,我不相信自己的才华会达到这样的高度。我想不出是什么,让言老师对我这么好。

言老师是我国电力方面的著名学者,有关这个方面以后再说。这样的大人物对我这个普通学生如此关爱,对我的激励作用是蛮大的。所以他是我人生的贵人。

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言老师,我内心的遗憾非常大。我能够理解的是言老师其实是希望他的学术,他的理想能够传递下去的。我深深地敬佩言老师的才华,那种对工程概念的把握并利用漂亮数学呈现出来本领,即便是在他那一代人里面他也是非常突出的。可惜的是,我自己收益良多,但感觉想传给下一代是难了,也许不仅仅是难了,而是基本没有可能了。这个大概就是每次我想起言老师的时候,感觉最大的遗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029-1221464.html

上一篇:武汉为阻击疫情扩散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下一篇:一点点担忧:废除了SCI又要有一代人要经历不大不小的中年危机

7 黄永义 武夷山 霍天满 张红光 杨正瓴 王汉森 苏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30 10: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