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o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rctos

博文

2017年3月 雨中庐山朝圣

已有 2094 次阅读 2017-3-23 08:22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基金提交了,这个月课也不多,杂事多,再忙也没什么意义。早就和小孩说带他出去走一走,庐山不远,自己开车跑一趟两三天也就回来了。

连日阴雨,问小孩还去不去,他倒是很坚决,大概在城里的时间太长了。自己打算到庐山,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看看庐山植物园,早就听说庐山有不错的杜鹃属植物收集;另一个是拜诣陈寅恪先生的墓。实际上,读不懂陈寅恪先生的著作,但知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身体力行,今天不知谁能做到。至于庐山的瀑布、名人的别墅、会议的遗址,给自己和小孩增加点见识而已。

下午四点从黄山出发,雨中3个小时赶到九江。第二天一早上山,路在修倒是其次,小雨和大雾让视线极差,好在不是为观景而来。下午就到了庐山植物园,因为是通票,无需买票,也见不到什么工作人员。除了零星几棵山茶,杜鹃几乎都还没有开,又见到了久违的Hymenanthes的种类,大部分年纪都应该不小了。花开不开无所谓,见到就已足够。同事老宋说庐山裸子植物很著名,只是不熟悉,好像的确很多,大部分笔直的。小时候跟老娘到九华,老娘说有灵性的地方,树都长的直些,庐山大概也是这样。想看看他们的科研人员在忙些什么,但没有见到,好像只是极少的人在维持这个园和这个园里的花草而已,希望不是如此。

标牌上有陈寅恪先生的墓,导航告诉我在十米范围之内,可就是见不到。妻子说那有个三老墓是不是,我说不会。陈寅恪先生不会跟别人葬在一起。转了两圈,问了园外景区的工作人员,才知道是在温室边,离导航标的地方差2-3百米。找到了温室,不让进,本想跟里面的工人说说,想想还是算了。温室后面总算见到了陈先生的墓,和夫人合葬在一起。据说先生的后事是夫人了的,了完之后一个多月,便随先生同去。没有坟包,只有几块大石和几行字。不敢站在坟前,只是留张照片,给没有机会前来的人。

图片      

  旁边路标上写着三老墓,我说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孤陋寡闻,以为是哪朝的遗老遗少。妻子显然也没什么兴趣。其实也就几步路,下个台阶,竟是胡先骕、秦仁昌、陈封怀三位先生的墓地。几位的大名,如雷贯耳。记得当年问武素功先生,他的老师是谁。他说是秦仁昌先生,70多岁的人,骄傲之情溢于言表。做一点皮毛的科研,深知这行,工匠已属不易,何况大师。有幸做了几天跟分类有关的工作,现在也算是拜了山门。但愿植物园中每天都能下雨,园中的花尽量少开,以免无意的游客打扰了几位老先生的清修。三位植物学先生与陈先生年龄相仿,陈寅恪先生辈分上是陈封怀的叔叔,估计地下应是其乐融融。

图片  

  空手而来,和小孩说,在园中现摘几枝花献于几位的墓前。小孩叫我不要破坏,我跟小孩说这是学植物人的习俗,老先生看了也会高兴。实际上当然没有,在园中找了几棵小杜鹃苗,带回黄山,希望能长得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88-1041085.html

上一篇:莲子的干物质输入-"涌泉式"还是"醍醐灌顶式"
下一篇:保健品

4 李颖业 郭向云 何俊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1 04: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