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men20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anmen2002


  • 信息科学->光学和光电子学

扫一扫,分享此博客主页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统计信息

已有 242425 人来访过

过敏性鼻炎的自我治疗摸索 2016-12-22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不觉中,鼻子越来越敏感。典型的症状就是早晚流清鼻涕,早上从起床一直流到上午11点多中,下午从5点多一直到睡觉,给生活造成很大不方便。 ...
(3240)次阅读|(8)个评论
在科学网讨论问题,要选对象 2016-12-18
网络就是一个舞台,任何人都可以表演,无论发博文也好,发评论也好,匿名的也好,实名的也好。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们对科学网上的一些人应该很了解:他们的 ...
(2547)次阅读|(12)个评论
特朗普的胜利说明美国还是穷人比较多 2016-11-10
特朗普的胜利是美国蓝领的胜利还是蓝领阶层的无奈? 这些年,美国人,尤其是蓝领阶层的美国人,日子不好过,而且一年不如一年。自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已来,美 ...
(2659)次阅读|(11)个评论
《自然-生物技术》发言人就韩春雨实验邮件使用的是:Integrity 2016-09-07
《自然-生物技术》发言人就韩春雨实验重复性,在回复澎湃新闻记者的邮件中使用了 “integrity":“The article published in Nature on August 8th is a piece ...
(2718)次阅读|(0)个评论
韩老师的新旧实验方法说明了什么?很严重喔 2016-08-11
据报道,8月8日,韩春雨向非营利性质粒共享信息库Addgene提交新版的详细实验方法,并补充了数项应当注意的问题。这件事不简单,它说明了几个问题: 1. 韩老师 ...
(4499)次阅读|(41)个评论
陈楷翰,该你露一手了,pH=8的水到底是什么? 2016-08-11
一个不懂装懂的岳老师成天在科学网忽悠,理论一套一套的。还要一些不懂装懂的网友们,为pH=8的纯水炸开了锅。科学网上,我还是比较相信你。请你讲讲到底什么是p ...
(5116)次阅读|(84)个评论
Nature 关于韩春雨实验重复性报道的言外之意 2016-08-09
Nature 报道中,该提到的人物,它都提了。无论方舟子也好,韩春雨也好,印度人Debojyoti Chakraborty也好。可是,报道中提到了一个“不该”提的人, John   ...
(7727)次阅读|(74)个评论
实验室的密室 2016-08-08
读书那会儿,也算交游广阔,结交不同专业的朋友。常常去他们的实验室坐坐,或聊天,或做个帮手。因此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实验室。 一般的实验室都是推门进去,就 ...
(2882)次阅读|(13)个评论
酒桌上的官司想到的科学网以及博客的一个法律问题 2016-08-07
在中国,如果同桌喝酒的人因醉酒过世,其他同桌喝酒的人会因此惹上 官司,并进行法律判定的和人道的赔偿。现在在中国喝个酒都不轻松。 如果博客在读写博文过程 ...
(2464)次阅读|(7)个评论
6月28号韩老师就实验重复性的录音 2016-08-07
请大家聆听一下韩老师的教诲,再发表高论。不管质疑还是支持,起码的功课还是要做一些。毕竟大家都是搞科学的。 hanchunyu.zip
(6286)次阅读|(42)个评论
学术界的独门绝技 2016-08-06
最近跟踪韩老师实验,想到了我们学校的独门绝技。 以前我们学校有一对夫妻教授,是做特殊陶瓷的。他们俩没有子嗣,没日没夜地在学校自己小实验室烧制陶瓷。功 ...
(4290)次阅读|(12)个评论
韩春雨同志当选科协副主席的现实意义 2016-08-05
我们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多年,年年盼,月月盼,天天盼,去年屠呦呦才赢回一个诺贝尔奖。这说明我们的研究方法,尤其是科学研究方法出了大问题了,以至诺贝尔奖级 ...
(5383)次阅读|(26)个评论
狼来了的故事,还能演多久 2016-07-30
因为韩春雨实验重复事件,最近上演了一个又一个狼来了的故事。为了各自的目的编制着一个个谎言,不过一个个都很成功,至少那些现实生活中你我都不该知道的人, ...
(7591)次阅读|(106)个评论
生物学里为什么造假的多? 2016-07-17
生物学论文造假已经是司空见惯,大家也习以为常了,尤其是CNS里面的论文。 为什么其他科学领域没有这么严重的论文造假呢。除了人文环境外,主要原因是生物学没 ...
(8811)次阅读|(72)个评论

查看更多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2 15: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