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注意知识暴力现象
热度 8 信忠保 2019-11-4 08:54
我发现一个人身上掌握一点专业知识和技能,拥有一些权力或者财富,在对不如自己人的态度,容易傲慢、粗鲁而没有耐心,在展示自己优越感的时候获得内心满足。权力的傲慢我们比较熟悉,暴发户的劣迹斑斑行为我们也似乎已经习惯,而小人物有点儿知识、技能,同样也会傲慢,我们也习以为常,关注并不多。 去医院里面看 ...
1202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8
分享 今晚我送他回家
热度 4 信忠保 2019-10-26 09:55
今晚我送他回家。我把他放在水桶里,没敢多放一些水,怕他借力从桶里跳出来。我小心翼翼地下楼,小心翼翼地过天桥,坐公交车,送他回家。在我们下天桥的时候, 我看迎面来了两辆公交车,但我没有紧走两步去赶公交车。除了怕因颠簸让他受惊从水桶里跳出来,更多是我并不介意能多和他待一会儿。 秋风里等了许 ...
2878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从沂蒙山区到首都北京
热度 7 信忠保 2019-10-24 12:44
我这个人性格内向,人多的地方讲话紧张。原本不想参加这次活动,怕太紧张说不出话来,连累教研室。但教研室的同志们热情很高,都希望我能参加这次活动。最近正值祖国七十华诞,我感觉参加这次活动很有意义。考虑到我是党员,是教研室中的一份子,似乎责不旁贷,义不容辞。 这次演讲的主题是“奋斗的我,最美的国 ...
2941 次阅读|14 个评论 热度 7
分享 致谢Fiona Kirkby女士
信忠保 2019-10-1 08:34
Dear Stuart Lane, 非常感谢您,让我得知Fiona Kirkby女士,即将在年底在ESPL杂志退休的消息。这是一个让我内心充满温暖和谢意的消息。ESPL杂志,在中国地貌学家的心目中,享有极高的地位。能在ESPL杂志上发表论文,是我们的梦想,也是在上面发表论文学者的一生荣耀。ESPL和Geomorphology两个杂志,是国际地貌学的 ...
123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独立思考,个性化表达
热度 3 信忠保 2019-9-29 10:24
写论文,刚开始的时候,可以粗线条地飞沙走石的写。追求的是一种自由和洒脱,一种自我内心的表达。初稿撰写过程中,不能被细节所羁绊,要写的酣畅淋漓,追求速度和激情,写出创作过程中的诗意。要有一种怒不可遏,一泻千里的畅快。唯我独尊,毫无顾忌地表达,完全的主宰着撰写的节奏。论文初稿准备阶段,主要目的是独立 ...
5205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圆明园的秋天
信忠保 2019-9-29 08:42
127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当前中国缺少世界级科学记者群体
热度 12 信忠保 2019-9-27 10:13
最新一期Nature杂志发了一篇关于中国沙漠造林加剧水资源危机、影响水资源安全的新闻报道。作者是Nature杂志科学记者,在韩国汉城工作。他在美国读的本科和硕士,专业是天文物理学和天文学,后来在波士顿大学读了科学记者的学历。在Web science上找不到他发表的任何学术论文。说到底,他是Nature杂志的科学新闻记 ...
4444 次阅读|18 个评论 热度 12
分享 导师,您别自以为是
热度 23 信忠保 2019-9-24 11:24
导师总是喜欢自以为是,总觉得这个是自己对,那个也是自己对,喜欢控制学生的时间和思想。学生略有不符合自己的心意,就心烦意乱,暴跳如雷,火冒三丈。想一想,这又是何必呢,有那么重要吗? 导师这种自以为是,是很可笑的。导师总觉得自己是对的,是为了学生好,是出于善意的目的,让学生做这个,做那个,还总是 ...
9028 次阅读|47 个评论 热度 23
分享 一幅美丽的儿童画
热度 1 信忠保 2019-9-21 12:48
村里老太太卧床不起,已三年有余,脚后跟在床上都磨烂了。开始子女轮流送饭,后来渐渐地失去了耐心。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子女都希望她能老去,别在受罪了,快结束现在生活。 开始一两年,还有子女在床前陪床,但久了会半夜突然醒来感到害怕。再后来,老人屎尿气和老人气越来越重,逐渐熏人,就再也没有子女陪 ...
2177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北京与台北城区比较
热度 1 信忠保 2019-9-20 17:00
把北京和台北都放在1:10万地图里,北京城区太大放不下,台北太小空荡荡。台北城区面积也就是北京四环的样子。 台北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年降水量2100毫米,而北京属于暖温带季风气候,年降水量600毫米。但台北的园林绿化太差,远不如北京城。 ...
106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18: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