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一段不可思议的缘分

已有 2081 次阅读 2020-10-20 12:59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1997年,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因为香港回归是非同寻常的一年。但那一年春天邓翁去世,让我们中国人多了几分遗憾。对我而言,似乎有更多的悲伤。那一年春天,我姥姥去世了。春季种花生的时候,小牛犊吃了拌有农药的花生,也去世了。我娘出了车祸,伤势严重,住进了医院。

我爹我娘都是老实巴交的人。我们家在村里也是单门独户,没有什么亲戚。我爹寡言少语,鲜有什么朋友。在大街上站大街,也多是听人说话拉呱。谁也没有想到,因为这次我娘出车祸住进了县城里的医院,竟与同一个病房的病友成了朋友。多了一个朋友,也多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这个故事成为我对1997年为数不多的有趣记忆。

这个人有四十七八岁,他所在的村子在我们村子南边,有两三公里的路程。他在家里,半夜起床到院子里面撒尿的时候,被客厅里的小马扎绊倒了。小马扎不是前后而是左右倾倒90°,他硬生生的将肋骨撞上小马扎侧面的四根腿,造成好几根肋骨断裂,因此住进了县城医院。肋骨断裂、压迫肺部,他为此遭受了不少罪。因为是同一个乡镇,而且村子也不远,所以,他们在病房里你来我去的就聊天聊熟悉了。

住了几天的院后。我爹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男人竟然有两个老婆。一个是给他生儿育女的老婆;一个应该不能是法律意义上的老婆,是他们同村的结婚前的女朋友。因为父母没有成全,就和现在老婆结婚了。但初恋女友和他仍旧保持着很好的关系。他受伤住院后,他老婆和他前女友轮流照顾他,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都很疼她。他前女友照顾他的时候,竟然心疼的默默的流眼泪。

我父母看到这个场面后,感觉真是不可思议。第一是为什么两个老婆对他都那么好,这要多大的福气啊;第二是这两个老婆关系还挺好,两个女人还能相互理解。我父母将这个故事告诉我的时候,我也感觉这个男人不简单,哈哈。他小孩妈妈告诉我父母说:“他们两个人相好是多年的事,谁也管不了,整个村子都知道。”看来,这个女人已经接受了现实。

这个男人小时候学习很好,高中毕业,因特殊时期闹腾没有考学。毕业后就在村里当会计,后来在村里当书记。他脑袋瓜聪明,口才极佳,在村里很有威望。用世俗的眼光来看,也算是一个很成功的人了,哈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729-1255052.html

上一篇:重回林大校园赏秋色
下一篇:给本科生写推荐语

3 郑永军 武夷山 陈永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1 11: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