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听风雨亦看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vanilla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

博文

写在春末之前

已有 1570 次阅读 2016-4-20 15:05 |个人分类:植物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燃烬百花处

便是荼蘼时

莫叹花易逝

花落果好食


 在《中国植物志》的“悬钩子蔷薇”一条下,有一段关于“荼蘼”的分辨:“陈嵘《中国树木分类学》 450页,Rosa rubes Levl. et Vaunt. 茶糜花中名,引自花镜一书,查原书有文字记载和插图,文称茶糜花,一名佛见笑,又有独步青,百宜枝,雪梅墩数名。蔓生多刺,绿叶青条,须承之以架则繁。花有三种:大朵千瓣,色白而香,每一颖著三叶如品字。青附红萼及大放,则纯白。有密色者,不及黄蔷薇,枝梗多刺而香。又有红者,俗呼番茶糜,亦不香。附图形为重瓣花,有小叶3片。从图与文字看,均似香水月季 R. odorata (Andr.) Sweet而非悬钩子蔷薇 R. rubus Levl. et Vant. 因此本种不采用茶糜花之名。”

 在文艺作品中,荼蘼总代表了“末路之美”“韶华易逝”这样伤感的暗语。香水月季虽然美丽芬芳,可她艳丽的身姿却不太符合那些诗词赋予我们的对荼蘼的想象。总觉得那些“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开到荼蘼花事了”的诗句描绘的应该是一种更加纤细柔弱,平时甚至不起眼的小花,唯有春逝之时,她竭尽全力地开出全部的花朵,不知是想让谁多看一眼,或是少女心的单纯感伤。近年来,考证者们重新为荼蘼正名,重瓣空心泡Rubus rosaefolius Smith亦被记为茶縻花,虽然她的学名不及前二者优美,但她纤雅的身姿更加符合我们对荼蘼的意象,所以很容易地被大家接受了。我不知道荼蘼这位美人到底是美艳倾城的香水月季,是碧玉清新的悬钩子蔷薇,还是这位温婉清丽的重瓣空心泡,我只是宁愿相信她是一株自在的野花,花落也没么好伤心的,因为会变成好吃的果子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7260-971454.html


下一篇:【蔷薇情结】不会画月季

2 刘艳红 汤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0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