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fang32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fang325

博文

不要为不可控制的状况担忧 精选

已有 4926 次阅读 2016-6-29 19:1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有时早起,我和先生会沿着小区外的清河散步,闲聊。今天早晨先生给我讲:在一次专访中记者问TSL的中心主任Sophien Kamoun:您最担心的是什么?他回答道:我从不为不可控制的状况担忧!我听先生讲述后就笑了:这个主任是不是法国人?“你怎么知道?”先生很惊讶!我也给他讲一个故事:去年我得意洋洋的把一篇文章投到Molecular Ecology:被拒!修改后又转投到New Phytologist:仍然被拒!正好在法国时的博士导师Rémy Petithttps://www6.bordeauxaquitaine.inra.fr/biogeco_eng/Staff/Staff-directory/M-P/Petit-Remy)来广西开会,我去见他,一提起文章就气急败坏:做了这么长时间,数据量那么大,结果却拒稿,要是再拒搞怎么办?我很担忧!Rémy说:你自己也觉得数据量大,观点新颖,那就直接再投稿好了为什么要为不可控制的状况担忧呢?从广西回来后我们几个又耐着性子把文章改了几遍,转投Journal of biogeography,这回很顺利,经过两轮审稿后接受了。尽管影响因子低了,但是我安慰自己:这是我在Journal of biogeography上的第一篇文章,也属于自然地理二区,正好和我自然基金的地学口匹配,不是更好吗?如果我之前沉浸在拒稿的坏心情中,担忧这担忧那,那么辛苦了几年的工作不就付之东流了吗?

其实作为科研工作者,文章被拒稿不是常有的事吗?这种担忧虽然常有,但不会让人伤心。我讲一个让我伤心的故事:20107月我来北京林业大学工作,当时工资4000/月,先生还在北大读博,我在学校家属院租了个小房子,房租3200/月。2010年的北林大还没有分子生态实验室,有些老师还带着学生跑PAGE胶,用银染,整个科研楼一进楼道一股浓浓的醋酸味儿。学校给千人大老板(统计背景,在美国无实验室)分了9平米的实验室,我开始买仪器、设备,建实验室,同时开始培训研一的学生,几乎天天干到晚上11点。有一位中国农大考来的学生似乎对做实验很感兴趣,我也特别认真地教他实验。半年后开始和他一起读文献,就像我和法国老师每天下午读文献一样,边读边一起做笔记,后来又陆续有本科生加入,我们三四个人每周花几个早上一起读文献。2012年拿到一些数据,就开始写文章,其实是和博士期间不同的方向,也是硬着头皮写,写完后不断改,不断投,陆续有四篇文章出来如下, Xu F就是这位学生,根据谷歌学术的统计其中的两篇SCI已经被引用了44次,非常不错了:

Xu F, Feng SS, Wu RL,Du FK2013Two highly validated SSRmultiplexes (8plex) for Euphrates poplar, Populus euphratica (Salicaceae).Molecular Ecology Resources13:144-153.

DuFK, Xu F, Qu H, Feng SS, JJ Tang, Wu RL(2013) Exploiting the transcriptome of Euphrates poplar, Populus euphratica (Salicaceae) to develop and characterize newEST-SSR markers and construct an EST-SSR database. PLoS ONE 8(4): e61337. doi:10.1371/journal.pone.0061337.

Xu F,Shu Zhao,Rongling Wu, Du FK (2014) HighThroughput SSR multiplex kits (12-plex) for Euphrates’ poplar, Populus euphratica (Salicaceae).Plant Diversity and Resources 36(03)365.

Du FK, Xu F (2012) Gene flow dependent introgression and speciesdelimitation. Plant Diversity andResources34(3):257-262.

然后,我就听到这位同学拿到国家奖学金了,我非常高兴,还想着祝贺他呢!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调入另一个学院,就再也没有这位同学的任何消息!其实是见过一次的:是某篇文章接受,我找借口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取抽印本!这个理由找的不咋地,因为之后的几年我再也没有收到这位同学的一封邮件,一个电话,一条短信!有时候我还和先生抱怨呢,他总说:毕竟不是你名下的学生,你带他的几年人家任劳任怨的干活了,你也尽心尽力的指导了,产生了一批成果,对你和学生都有处,这就应该知足了。他即使来找你你又能怎样:还不是你乖乖的请人家吃饭?:)

今天想起这些,是因为同事中午告诉我这位学生博士毕业了,还是优秀毕业生,真是应该恭喜他!同时又想起了早晨和先生的谈话:为什么要为不可控制的状况担忧呢?如果连担忧都没有的话那么就更谈不上伤心了!我相信这种事情经历的多了我一定会看开,修炼成和导师Remy一样云淡风轻的样子:)

好久没有上博客了,当时接收的文章还被选为了2017年Journal of biogeography的封面,这是我工作以来最高兴的事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6028-987551.html


下一篇:2018:新妈妈的工作总结

20 黄仁勇 吕喆 李志俊 冯兆东 黄永义 李万峰 李斐 尹康权 王善勇 任磊 韩枫 热沙来提·海里里 汤伯杞 徐耀 梁洪泽 储成才 李学友 彭真明 杨正瓴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23: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