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过了把酒瘾

已有 1108 次阅读 2020-5-13 20:15 |个人分类:生活感受|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资深酒友们晓得,喝酒得有人气,有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喝酒才过瘾。自从疫情开始后,我宅家每天晚上都喝酒,但因单干逐渐呈疲软之势,已从原来的三两酒断崖式下跌到半两啦。再不采取断然措施,都不知道怎么喝酒啦。

58号下午,M老弟给我打电话说:“咱们常去的那家饭店已重新开张啦,经理邀请咱们过去捧捧场,要不要去?”我立马接茬道:“必须滴,喊几个兄弟一块去。”

我住的小区距那家饭店约有2.5公里,为不给出租车司机添麻烦,决定步行前往。约定吃饭的时间是晚上6点,我到达饭店门口的时间大约是610分,在门口因健康码的事儿耽误了约5分钟,走上二楼包间一看,我竟然是第一个到达的,一不留神又拿下了一项“冠军”。

630分,M老弟到了,我俩先进行了一会儿的亲切会晤,然后点菜等另一位B老弟。等到约7点,两个凉菜上来了,B老弟还没到。我俩一对眼神,决定不等了,立马开干。

M老弟带来了两瓶52度百年二锅头,估计是家里压箱底的好酒。我是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来的,作为老哥真有些不好意思。既然这个当不成模范,喝酒得带头哦。于是乎,我先打了一圈,各自喝了一盅酒(每盅约4钱),吃了几口菜;M老弟接着打了一圈,各自喝了一盅酒,吃了几口菜。这时,B老弟来了。

他来了后,互相扯了几句淡随即开启了“全来到”喝酒模式,先因迟到奖励他喝了两圈,然后掀起了胡喝神聊的高潮,后续上的热菜都凉了几乎没人理会。再然后,谁埋单、如何离开饭店的事儿就断片啦。

第二天上午,M老弟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样,我说没啥事儿,又顺便问了些昨晚的情况。他说:“昨晚咱们把两瓶酒全扫光啦,都喝迷糊了;B老弟抢着埋单,说谁和他争就跟谁急。喝着喝着,听到你说了一声‘走了’,然后一扭身不见踪影。你是怎么回家的?”

我依稀记得,我是走回去的,走着走着觉得犯困,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然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我:别趴下,万一被哪个美女“捡尸”占便宜可没地方说理。呵呵。就这样走啊走,尽管有星星点灯,但仍找不到回家的路。后来,冷风一吹逐渐清醒了些,觉得不能瞎转啦,得找标志物。找了一阵儿终于找到了,沿着指路的“灯塔”前行,终于在凌晨1点左右到家了。我估摸着在路上耗时约3小时,想想真后怕哦。

下午,我分别给两位老弟打电话说:“昨晚喝的很嗨,但以后得悠着点;咱已不年轻啦,身体可是科研生活的本钱呐,没有健康这个‘1’,其他一切都是‘0’。”

俗语云:“酒能成事,亦能败事;药可救人,也可杀人;烟可提神,也可伤神。”是啊,凡事需有度,过犹而不及;行为有度,慎始敬终,方可行稳致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233051.html

上一篇:如何做好被动延期博士生的疏导工作?
下一篇:如何突破原创科学理论的瓶颈?

13 杨正瓴 郑永军 刘立 杨卫东 徐耀 刁承泰 程帅 俞立平 宁利中 吕泰省 农绍庄 王少凯 张国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2 06: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