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登上海拔4750米高度的红其拉甫口岸

已有 7252 次阅读 2007-9-29 20:11 |个人分类:个人所思所想(07-08)|关键词:学者

登上海拔4750米高度的红其拉甫口岸

 

黄安年文  发表:2007929

 

我们915日自北京经乌鲁木齐飞喀什,这是祖国最西部的重镇,在喀什我们的最大愿望就是要登上世界上海拨最高的口岸红其拉甫,它的海拔确切高度说法不一,我们向红其拉甫哨兵核实为4750米,不过附近有一处了望哨则是可能有4800米的高度,那个哨所,我们是不能去的,也不是通关口岸。红其拉甫口岸距离喀什市有410公里路程,这里是喀什通往巴其斯坦的中巴公路314国道国内段的终点,在终点处标明为1880公路段,竖有中国国界的界碑,再望前走就是公路的巴基斯坦地段的克什米尔实际控制区了。314国道新翻修的公路在去年底才开通的,冯其庸老先生那时上红其拉甫走的是条翻修前的公路,在一天时间是无法往返喀什——红其拉甫的,按照冯老先生为我们设计的路线图是需要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区县城住上一天的。我们这次走条全新的公路,创造了一天往返的记录,上午10时出发,晚上2230分就回到了喀什市中心,这样主要的景观也都看全了。

 

由于天气恶劣,深秋到早春时期大雪封山,这里只在415-1015日间开关,其它时间都是关闭的,无论是游客还是探亲者或者商人都不准通过,我们在9月下旬上红其拉甫,气候稍有凉意,但无寒冷之感。这段帕米尔高原之行和唐僧当年取经之路有关,《西游记》中提到的葱岭就在这一带。前年冯老先生率队登上红其拉甫口岸西北的明铁盖地区,在那里立了碑,确认为唐僧取经返回大唐经过的地方,这是佛学界和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值得一提的大事,由于时间紧迫,根据冯老先生的建议,这次我们没有登上明铁盖,而它的海拔高度比红其拉甫要低些。

 

在喀什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上红其拉甫口岸的,需要事前办理进入边防检查站的证明,我们虽然到喀什的边防检查站排队领取通行证,但是在排到一半时了解到70岁以上老人只需凭身份证就可以通行的。汽车离开喀什地区的疏附县的乌帕尔镇不久就进入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界内,很快就进入帕米尔高原的昆仑山区。一路上经过奥依塔克森林、卡拉库里湖、公格尔山(主峰7649米)、慕士塔格峰(7506米)、石头城、公主堡等景点。沿途经过盖孜边防检查站(过奥依塔克森林不久)、红其拉甫口岸检查站(过塔什库尔干镇不久,要检查通行证和身份证才能通过人车分离)。我们沿盖孜、塔克登巴什、包孜亚、苏巴什、喀拉苏、科克亚尔柯尔克孜族乡、提孜那甫乡、到了塔什库尔干镇,这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所在地,著名的石头城也在那里,再过去就是红其拉甫口岸检查站了。这里离红其拉甫界碑还有几十公里地段。公路沿岸有塔什库尔干河,河水来自冰凉的雪山之水,望下流时遇到泥石流就显得浑浊。离开红其拉甫口岸检查站往上还要翻过两三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经柯尔塔木、瓦仍孜拉甫、达布达尔乡、公主堡、卡拉其古、麻扎种羊场、报小尔得、红其拉甫,才到达红其拉甫达坂的中巴界标处。从10时起算,中间经过短暂休息和野餐到达红其拉甫时16时整。

 

红其拉甫口岸是一块不大的平地,中巴分界,标志明显,两国边防检查官员友好相处,亲如一家,但是官员是不能越界的,而我们这些游客则可以友好的跨界摄影留念,巴方检查官员很乐意和我们一起摄影留念。望着白雪皑皑的帕米尔高原上的喀拉昆仑山和祖国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红其拉甫的哨所,看到中巴边境贸易平等互惠友好发展,对于常年驻守红其拉甫的边防部队官兵充满着敬意和感激之情。我们在红其拉甫足足驻留了半个小时,1630分才开始返回喀什之旅。

 

新疆和巴基斯坦、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蒙古五国有许多边境和边贸口岸,新疆和周边国家的友好、和平交往和发展关系到祖国西部的稳定和和平、和谐发展。

 

驾车陪同我们登上红其拉甫的常真先生驾车去过西藏,他告诉我们拉萨的海拔高度没有红其拉甫那么高,能够登上红其拉甫就能够上拉萨了。我登上红其拉甫没有任何不良生理和心理反应,老吕也没有太大反应,这样我们有信心在适当的时候来次西藏之行了。

*********************************

  附文:

  月光,2006927

到塔什库尔干县城的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攀上海拔 4800 米的红其拉甫山口,我经历了一生中头两次高山反应,但使我自感还不算难堪的是,我不是在一般的高度,而是在帕米尔高原经历了轻度的高山反应。须知,帕米尔高原比青藏高原还要高出一截呢。我有些同事到海拔 1900 米的昆明和 2700 米的西宁都有反应。

 

  从南疆重镇喀什至塔什库尔干有 6 小时的汽车旅程,一路荒山秃岭。或许因帕米尔高原高寒缺氧之故,黄褐色的大地裸露着,见不到一株树。只是在河谷低地,才见到了绿草如茵和羊群如云。这里有的,只是绵延不断的雪山,在阳光下闪着眩目逼人的寒光。想到即将成为 " 冰山上的来客 ",亲眼领略帕米尔的高原风光和塔吉克民俗风情,就高度兴奋起来,根本忘记了喀什的医嘱:初上 4000 米的帕米尔高原,不宜剧烈活动。

 

  在帕米尔宾馆刚安顿下来,塔吉克姑娘就领我们去参观 " 市容 ":县城的一条东低西高的横街和与之交叉的一条南北大道构成的丁字路。我拎着相机左顾右盼,不时跑前跑后捕捉镜头。走在塔什库尔干县的 " 南京路 ":南北大街的 " 雪山巴扎 " 上,我还颇为得意:上了帕米尔,也没什么高山反应。

 

  没想到晚上就见了颜色。虽感到疲倦,可就是难以入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说确切一点,头顶好像是被硬物一下下地砸着一样,疼痛欲裂。已过子夜了,仍是如此。一咬牙:与其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如坐起来欣赏高原的月色。披上衣服,撩开窗帘,隔着双层玻璃的夜景之美,令我叹为观止:月光分外皎洁,深蓝色的天幕格外深邃。偶然飘来一朵乌云,被明月镶了一道银边,与雪峰的辉光相映,如极光照耀一般。无污染的土地,神秘的高原之夜。

 

  不知是情绪稍安,还是大半夜熬过去而心力俱疲,不知何时勉强入得梦去。不过睡眠还是伴随着无数杂乱怪诞的怪梦。翌日晨起问同伴,才知非独我头痛而难入眠。这是高山反应的轻兆。不过高原月色可是我所独享。

 

  第二天经红其拉甫山口出境赴巴基斯坦。这百余公里的路令我眼界大开。明知这里是世界最高的地方,眼前的山却一点也不显得凌空出世,所见者多是浑圆的山峰和缓缓的山坡。列出名来,这些貌似平淡无奇的山可都有着赫赫名声: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8611 米;" 冰山之父 " 慕士塔格峰,7546 米,她曾使斯文·赫定博士的探险队半途知难而退;公格尔山,7719 米;至今仍是处女峰的公格尔久别峰,还有萨勒库里岭……名头固不若三山五岳响亮,可是三个岳迭起来或许还抵不上这里一座峰高。

 

  站在国境线上的中巴界碑旁,脚踏着帕米尔高原上十月就覆盖大地的早雪,不由想到,若在夏日,冰雪消融时,雪水可就真是差之毫厘,失之万里了。向南流者最终将注入印度河而入印度洋,向北流的将经塔什库尔干河,叶尔羌河而注入塔里木河,消失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之中。

 

  望着这片银白世界,仿佛置身于梦幻的国度。只有那界碑和庆祝中巴国际公路国内段改造竣工的彩门,彩旗,使我想起,我正踏足在那条国界线上,一只脚在中国,一只脚在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一架还算不错的相机,到这里还不狠狠用一下,岂非是白拿来了。于是又是一阵前后猛跑,选择适当的角度摄影。待到车向巴基斯坦境内回旋而下时,我才尝到了在海拔 4800 米处跑动的后果:呕吐不止,直到胃空。头无力地耷拉在车窗外,让喀拉昆仑山间的刺骨寒风把因再一次高山反应而昏沉的大脑清醒过来。

 

  回想唐时天宝年间,安西副都护高仙芝统步骑万人征讨小勃律(今巴基斯坦吉尔吉特),以去吐蕃在西域之威胁,亦走此道而奏凯旋,汗颜之极:我若逢其时,肯定失去了战斗力。

http://www.bbker.com/D8236.html

************************************************************8

 

附图:



1.向帕米尔高原喀喇昆仑山进发。



2.向红其拉甫进发。

 





3.喀喇昆仑山上的红其拉甫口岸。





4-5.红旗高高飘扬在红其拉甫哨所。

6.黄安年在红其拉甫哨所前。

 



 



7.红其拉甫附近的雪水汇成的小溪。

8.红其拉甫中巴边界前的游客。



9.红其拉甫中巴边界中国一侧。





10-11.在红其拉甫中巴边界巴基斯坦一侧留影。





12.红其拉甫中巴边界巴基斯坦一侧界碑。

13.在红其拉甫中巴边界巴基斯坦一侧留影。

 



 



14.在红其拉甫中巴边界巴基斯坦一侧留影(冯主任、常真、吕启祥、徐爱玲)。

 





 

15-16314国道1880公里界碑。

17.在红其拉甫中巴边界巴基斯坦一侧徐爱玲和巴基斯坦边防检查官合影。

 







18-19.在红其拉甫中巴边界巴基斯坦一侧。



20.红其拉甫哨所。



21.在红其拉甫中巴边界巴基斯坦一侧吕启祥和巴基斯坦边防检查官合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044.html

上一篇: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莫尔佛塔
下一篇:849公交车上耐心引导和宣传给老人让座的售票员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26 18: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