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广斌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刘广斌 异国他乡一名小小教书匠 人生和生命迷宫里的默默寻路人

博文

瑞登堡与神的拨乱反正

已有 269 次阅读 2019-3-9 21:54 |个人分类:人生信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对于基督徒来说,瑞公的著作不仅新颖,而且与传统的基督教思维有很大的差别。于是不断有人对其发出各种质疑和批评,认为瑞登堡的著作是异端邪说,不认同瑞公所讲的圣经有灵义,说瑞公混肴视听,把人们的心性引离圣经真道,而关注于瑞公自己,等等。

我们所读所信的是真还是假,这是攸关生死的要命问题,所有相关的批评必然会激起思考,促使我们认真追究,尽可能地寻求答案或者合理的思路和立场。

我说说自己几年来结合圣经学习瑞公著作的体会。

大约7年前的一段时间里,我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冲动,迫切想寻找一些资料,了解此生结束后,我们到底去哪里,去的地方是个甚麽样子。虽然几乎所有身边的基督徒和牧者都告诫我说:圣经既然没有说,就是神不要我们为此担心,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去探索。对此说法我不愿接受,既然我们信仰的核心问题之一,是身后我们去哪里,为甚麽去那里,那里是甚麽光景?是神真的不想让我们知道,还是没有到该告诉我们的时候,抑或人的认识有误?

终于,我找到了瑞公的著作之一:《天堂与地狱》。初读时,心中忐忑,为甚麽?因为被禁锢的思维作怪,怕是异端邪说。再读,多年淤积于心的许多疑惑找到了答案,甚慰甚喜。重读,云开雾散,心灵豁然开朗,恨不相逢十年前,从此爱不释手。

现在,回头看看我接触瑞公著作的时间,和当时的心态,可以说是恰逢其时。这,我不得不说,除了神的恩典,还是神的恩典。祂让我这个顽固的无神论者找到了祂,在信仰的路上有了一定的积累后,又不失时机地把瑞公的著作介绍给我,让我这个干渴的心灵被甘霖浇灌!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你既然已经信神了,又常常读圣经,祷告与神交流,应该感觉到圣灵对你的浇灌,心灵充实才对呀,为甚麽还会感觉心灵干渴呢?信神这么多年来,我对于传统的教义,教会的教导,始终心存隔阂感,始终有各种各样的质疑,我信的很艰难。

当时你如果问我为甚麽这样,我回答不上来,读了瑞公的书后,才逐渐开始醒悟:因为传统的教义里面有许多谬误,我虽然不能清楚的分辨它们,但心里却很难认同。瑞公的书不但使我开始明白世上众多难理解的现象,也对人的心性有了明白的认识。

简单地说,瑞公的书我是越读越想读,越读越喜欢。人生太有限了,我时常懊悔:为甚麽我没有早十年,二十年看到瑞公的书?那样说不定我可以获得更全更深的领悟。可是转念又想到,若那时我真的看到了瑞公的著作,会不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答案是:很有可能!

因为那时的我,对圣经,对信仰的真谛理解十分浅薄,甚至对于信仰的追求都是十分随意,任性的。如果那时的我读到了瑞公的著作,我极有可能根本不会在意,与之擦肩而过,也许就永远失之交臂了!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我深陷正统,失去了开放的心灵,固步自封于传统的教义,墨守成规,吹毛求疵。如果那样,即使我接触到了瑞公的书,仍然会扬长而去。

现在我想说说自己的理解:为什么上帝差瑞登堡,向世人揭示圣经真层真理?

我们先看看约翰福音16章12和23节中主所说的话:“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们说,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换句话说,还有更多的“天国的奥秘” 需要说给世人,但那时人们理解不了。马太福音13章11节中,耶稣向12位门徒解释了一些神秘的事,但又说祂不能对大众这样做,因为他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很明显,还有很多东西要教导和解释,但是人类还没有做好准备,领受不了。

我们知道,耶稣在世的时代,人们的知识水平,认知能力还有宣讲和传播的能力都很有限。而属天的永恒真理是极为深刻,奥妙的,需要有众多领域的知识做基础,才能够多多少少有些理解,才能似懂非懂地讲述一二。因而在上帝降世,揭开新约圣经的封印,再过大约一千五百年后,人类的知识有了相当的积累,上帝才拣选合适的器皿,向世人揭示更深层次的真理。

大多数历史学家一致认为,到了1600年代,基督教陷入了越来越深的危机,神权深涉政治、战争和侵略征服,由国王和皇帝操纵,通常由非常腐败的神职人员领导,掌握着对人们的生杀大权,人类被谬误的教义引入灵性的沙漠。在这样的状态下,新教改革开始了,这必然招致罗马天主教的坚决反对与压制,从而开始了一场该信甚麽,不该信甚麽,谁对谁错的旷日持久的辩论。

这场辩论深刻地影响了后世基督徒的心智,使得他们每当遇见稍微不同的东西时,在头脑里首先问到的就是:这是否符合我的教义?至于基督徒生命的深刻而简单的真理,爱神与爱人,却大多被置于次要的地位,甚至置诸脑后。

此外,一个被三位一体的教义模糊了的宇宙之主的形象,一个被有限的人类头脑误解或甚至曲解了的圣经内容,以及因此建立起的误导性的教义,对于当今唯物主义的盛行,对于每况愈下的人类灵性,甚至对于人类社会千年来的冲突,仇视和苦难,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这样的僵化思维熏陶下,主流宗派的神职人员(牧师,主教等)不合适担此重任,因为他们已经在教会的虚假神学方面受过熏陶,从而形成了封闭的心智。

上帝清楚人类的有限,清楚人类心性的缺陷,清楚向人类揭示圣经深层灵意的迫切性和必要性。祂要在合适的历史节点上采取行动!

上帝召唤一位杰出的、受过高度教育的科学家。他不应该有先入为主的偏见,和被僵化教义束缚的心智。他应该是一个非常细心的观察者,可以“跨越”两界 (物质界和灵界),并终其一生寻找关于人类灵魂和上帝本相的答案。

在当时的人类社会背景下,可以说以马内利·瑞登堡是应时而生。神令瑞登堡出入灵界27年,亲历亲闻无数见证,甚至经历无数试探,挑战与责难后,才终于将更深层次的属天真理公之于世。

作为服侍上帝,启示世人的工具,瑞登堡有甚麽特点呢?

·      他是一个信徒,有教会的背景。瑞登堡从小在敬虔的家庭氛围中长大。他的父亲是神学教授,兼瑞典国家大教堂的主任牧师,后荣膺主教,同时晋升为贵族,并担任王室的专职牧师。与众不同且十分重要的是,瑞登堡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没有被僵化的教义束缚心智。

·      他是一个从年轻时就开始寻找真理的人。瑞登堡从小就有足够的机会和家人,以及神职人员就信仰和生活上的问题交流看法。在家里,一家人时常在就餐或聚会时谈论宗教话题。多年后,当他回忆儿时所受的宗教影响时,他写道: “我时常思想神、救恩、人类灵性上的痛苦等问题……”。

·      他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科学家,观察者和研究者。1699年才11岁的他,就凭着良好的知识积累,早早进入乌普萨拉大学就学。他虽然主修哲学,但他同时涉猎了其它许多领域,包括自然科学、数学和法律。他还学习拉丁文、希腊文和希伯来文,后来在研究和旅行的过程中又掌握了英语、荷兰语、法语和意大利语。

完成大学的正规教育以后,他到国外深造。涉及物理、天文和很多其它自然科学。他研究机械,学习制表、书籍装钉、雕刻等技艺。又学习镜片研磨的技术,后来又研究宇宙学、数学、解剖学、生理学、政治学、经济学、冶金学、矿物学、地质学、采矿工程学和化学。

虽然他沉浸在自然科学中,却始终遵循父亲的谆谆教诲: 务要敬神爱神,高于一切。没有敬畏神的心,所有训练、学习、研究都是没有价值的,甚至是相当有害的。”

·      他能够以理性和物质的方式解释属灵真理。从1720年到1745年,他在宇宙学和人类灵魂的本质这两个方面,不断研究、写作并发表文章。现代科学已证实瑞登堡在宇宙学方面的诸多猜测。现代众多杰出学者提出的宇宙创造的理论,早已出现在瑞登堡的著作中。

瑞登堡认识到,以纯粹物质的观点解释宇宙不能让人信服,神才是宇宙万事万物背后的主宰和动力。

·      瑞登堡对扬名自我没有任何兴趣。他是一个谦卑的人。从瑞登堡蒙主召唤前的出身,成就,名誉和地位,人们十分清楚地看到,他没有必要而且确实不追求出名。自从蒙主呼召后,他离群索居,潜心探索灵界,记录灵界经历,行事为人十分低调,如此的大学者却是如此谦卑,根本就不是一个孜孜汲汲于名利的人。

瑞公许多著作都是他身后别人发表的,而他生前发表的著作绝大部分都是匿名,直到他去世前4年,才发表少数几本署名著作,但都是出于客观情势不得已为之。他一生也没有组织,建立任何教会,或以任何方式以领袖自居。后世以瑞公名字命名的组织,如瑞登堡基金会,瑞登堡读书会等,都是后人的作为。并不符合瑞登堡的本意。他只希望帮助人们认识真理,而绝对不期望任何人记住他的名字。

·      他因为真理而热爱真理。关于这一点,凡是用心读过瑞登堡一两本著作的人,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处处强调,为真理而爱真理的乃真信仰的重要基点。

·      他终身未婚,这使他得以心无旁骛地,有充足时间承担这项使命,在灵性世界中观察和见证。

·      瑞登堡拥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在经济上自给自足。生前他自己出全资印刷出版他写的这些书,免费邮寄,赠送。所有这些物质层面上的条件装备了他,帮助他完成写作和出版。

瑞登堡被选为实现启示的工具的原因还有很多,在此无必要详加罗列。

1766年,瑞登堡在写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作为一个哲学家,我为什么被选中?”其原因是,必须向人类揭示的属灵真理,如今可以从物质的角度、理性的角度被教导和理解了。因为属灵的真理与物质的真理是对应一致的。正因如此,我首先被引入自然科学中,在此得到充分预备。事实上从1710年到1744年,当天堂向我敞开时…上帝进一步赐予我能力,以属灵的方式热爱真理,而那是为了真理本身。因为那为真理而热爱真理的,耶和华就赐给他领悟。

说到这里,有必要指出,以上论述的目的是针对世人对于瑞登堡的偏见和误解,而不是要过分赞美瑞登堡的美德。我们要避免陷入像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约翰那样的思维陷阱,十分关注在天堂得到甚麽荣耀。或像天主教会一样,关注彼得的权力,并将这一思维定势传递给历代教皇。

有些反对瑞公的人依据启示录22章18-19节:“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份”。他们批评说,瑞公给圣经添加了那麽多东西,违背了神的警告。

瑞公揭示圣经的深层灵意,是不是给圣经添加或删减了任河东西?这是个大课题,本文限于篇幅暂不讨论。

但我想提请大家注意,在旧约中有两处类似的教导,“申命记”4章2节:“所吩咐你們的話、你們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好叫你們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華你們神的命令。”。12章32节:“凡我所吩咐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

然而在申命记之后,旧约中又加入了多少内容呢?此后,新约又被接续到旧约之后,成为现今的66卷圣经!如果按照批评者的逻辑,大部分旧约,和全部新约都违背了神的警告,不应该被列入圣经才对。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用僵化的思维,拘泥于圣经的表面字句会造成何等的荒唐。

信仰者认识的误区之一,是一方面批评把人的名字标注到理论或著作之上,认为这有抬高人的嫌疑;但另一方面却盲目的坚信名牧师,神学家的原创教义,奉之为圭臬,绝不敢有丝毫的质疑和更改。我们可否再想想,圣经里面有多少书卷都是以作者名字命名的,如果标注人名就是谬误,圣经可能根本就无法站立于世上,从这一点我们再次看到世人思维认知的偏狭。

瑞登堡所有的著作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对圣经有更深刻的,更多的灵性上的理解。那些批评这些著作的人绝大多数对瑞登堡一无所知,根本没有读过,也没有足够的开明去思考它们提供了什么。盲目的信仰或缺乏深刻的思想,阻碍了他们前进的脚步。这也是许多人面对真理时,惯常表现出的理性怠惰和灵性缺陷。

他们只想要简单的方法,盲目随从大众的信仰,让别人去做显然艰苦的工作。不肯用自己的自由理性去思考,分析。结果是,即使面对实实在在的真理,也由于先入为主的定见偏见,或随大流的心理而与珍宝失之交臂。

约翰福音19章20节提到,耶稣的十字架上用三种不同的文字写着“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这三种文字是: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在研究圣经和瑞公著作的学者及牧者中,有这样一个观点,说这暗示圣经是用这三种文字写的。我们知道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新约用希腊文,哪一部分是拉丁文呢?

当时没有。如果这个观点正确,那麽将来必定有人用拉丁文写出圣经的续篇,今天看来,这很可能就是瑞登堡的著作。当然,瑞书中没有说这(拉丁文)意味着瑞公的著作。这是后人思考后做出的推论 。信不信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决定。我根据自己目前的阅读和理解,倾向于接受这个观点。

一代又一代的基督徒在揶揄着犹太人,说他们至今仍在等待着他们的弥赛亚的到来,却拒不承认弥赛亚-耶稣基督,已经在两千年前来到了世上。而同样的荒谬在一代又一代基督徒自己身上重复着。两千年来,一代又一代的牧師们宣讲基督復臨巳經迫在眉睫,使得许多基督徒對此深信不疑,以至历代以来预测,预言基督何时再来,世界末日何时降临的事件层出不穷,不仅演出了一次次的人间闹剧,且催生出许多信徒邪恶的心性:切盼基督马上临到,提升自己上天堂,撇下众人下地狱。

人们用属世的心性,期盼基督骑着白马,驾着祥云再次君临世上,审判活人死人。却不愿意相信,耶稣基督已经来了,却不是以具体的人的形象,而是以深刻开释圣经中祂话语的方式,向世人揭示属天的奥秘,让人们对于信仰的真谛有一个清晰的,深刻的认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06-1166650.html

上一篇:爱是什么(之三): 地狱之爱-爱自己和爱世界 (瑞登堡著作学习心得系列)
下一篇:瑞登堡带来什么信息(上)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4 09: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