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业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syokemos 华人抗体协会: http://www.chineseantibody.org

博文

影响因子=影响银子?影响生命! 精选

已有 13614 次阅读 2011-5-13 03:18 |个人分类:乱弹杂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impact,factor| impact, factor

对于影响因子,我想科学网上网友几乎无人不知(如果您真不清楚,建议参考我的另一博文:亚洲、中国第一的Cell Research (影响因子过8)是怎么炼成的),对于影响因子就是影响银子大家都可以理解,影响因子还能影响生命?我是在危言耸听?!套用CCTV的那个著名节目的一句话,就是:用事实说话,今天我们就说道说道有关影响因子背后的故事:

影响因子影响银子,我想大家都有切身体会,但是到底能有多大影响呢?目前看来,从已经报道的新闻来看,对于影响因子影响银子体会最深的应该是著名的钟南山院士,他在《柳叶刀》(Lancet)上发表的一篇牛文,标题为:Effect of carbocisteine on acute exacerbation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PEACE Study): a randomise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即:羧甲司坦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发作的作用(PEACE研究):一项随机安慰剂对照研究)。根据媒体报道奖励方法是按照论文发表刊物的影响因子,每1分影响因子奖励1万元。由钟南山院士主持完成的一篇论文在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影响因子高达30.2分(2008年),获得广医校本部及广医一附院各30万元的奖励。 这个总额60万元的奖励无疑就是影响因子就是影响银子的最好注脚。当然院士们大抵都是不差钱的,差钱的年轻科研人员想在《柳叶刀》这个档次, 或者者说这么高的影响因子的期刊上放个卫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影响因子影响银子,但对于普通科研人员而言,影响并不是很大。

但是影响因子不仅仅影响银子,还影响到许多,如位子房子车子等,有人戏称,发了一(几)篇高影响因子论文,对于普通科研人员而言,几乎就是五子登科!对于学生而言,更是影响到学位、毕业证的问题,中科院在南方某城市的一个研究所要求博士生毕业要求是要有影响因子在7分以上的第一作者文章,我最近从一网友得知,其所在单位要求副高破格晋升正高,单篇论文的影响因子8分以上才可申报。总之影响因子对科技人员尤其是基础研究人员几乎意味着就是硬通货,没有这个硬通货,你很多东西都换不来。但是,这玩意再重要,能换来我们的生命吗,它比生命还重要吗?!

且看一个最近的新闻,标题为:博士生为写论文能上期刊推迟治癌 肿瘤疯长一倍新闻大意是某年仅35岁的博士生在得知自己患恶性肿瘤后,为能完成上国际刊物的高质量论文,他2个月不治疗,致使肿瘤疯长一倍,肿瘤发展到III期,再治疗就非常困难。新闻中说这位博士生本来只需在国家核心期刊上发表两篇论文,就具备博士毕业条件。他给自己定了更高要求:发表高影响值的国际SCI论文。这个新闻,近日科学网有的博文也转载了,在丁香园论文版也引起了热议,大家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新闻中说的高影响值就是我们所熟悉的高影响因子,这位博士生无疑是我国在SCI收录期刊发表的论文疯长一倍”(其实何止一倍)背景下的一个杯具,是非常值得同情的。但是他其实也是现在科研评价机制下的牺牲品,这种研评价机制不变的话,这类的影响因子就是影响生命的杯具还会继续在我中华和谐社会不断上演。事实上,现在的年轻科研人员的处境非常不妙,尤其是位于京沪地区的,在超高的房价下,拿着几乎比民工(我一点没有贬低民工的意思)还低的工资(科学网已有博主讨论为何大学老师拿的工资比中学老师还低),还要每天被影响因子这一达摩克利斯之剑影响着自己的几乎一切,发不了高影响因子的论文,还会影响心情,甚至是影响到全家的心情,不少人就是事实上的影响因子奴隶。我们已经是房奴孩奴了,难道
还要做
影奴?!(不知这样说妥否?!)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解放前也没有这么多“奴”啊)!

总的来说,毫不夸张的说,影响因子几乎影响科研人员的命运,在我国比拼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数量的时代,有人愤怒的说SCI=Stupid Chinese Index, 现在看来,在现在这个比拼影响因子的新时代(还有人说拼项目),影响因子的英文缩写IF(原意:Impact Factor)的中国版似乎应该为:IF=Impact Fate。尽管如此,也只是戏言,影响因子无论多么重要,断不可为此搭上性命,正如圣经所言: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 参见我的另一博文:神马都是浮云之圣经版)。

(王守业写于2011年5月12日,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本文被科学网电子杂志2011年总第206收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63591-443597.html

上一篇:细节决定成败: 由失巢凋亡(anoikis)的发现史所想到的
下一篇:抗癌“老”药顺铂的发现史给我们的“新”启示

22 陈安 孙学军 覃伟 赵明 吕喆 戴力扬 许培扬 任胜利 李学宽 段明 惠小强 何士刚 谢鑫 于锋 钟伟 王伟 刘鹏飞 赵美娣 杜永明 liuzhan001st bylcb songshu123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13: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