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wind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untainwind1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231]蒲亨建   2018-8-6 15:32
怎么我不能发文,也不能跟帖回帖了?
[230]蒲亨建   2018-8-5 14:56
把除刘玉仙之外的热门全部推荐一下。她跟我较上劲儿了,很多人故意推她的夸张玩意儿
[229]蒲亨建   2018-6-30 20:01
刚才我写的红楼梦那篇推荐一下。
[228]陈佳琪   2018-6-4 16:49
http://m.blog.sina.com.cn/s/blog_7d3dc0490101u64d.html#page=8
读牟对中国命运和中共的看法时,发现他与你有一些相似的看法
[227]靳少非   2018-6-3 23:09
陈老师,我是闽江学院的靳少非,加您QQ了。哈哈,谢谢您。我主要做一些湿地元素循环。一直在看您的文章,现在工作到了福建,有机会可以一起合作啦。
[226]蒲亨建   2018-5-30 14:48
推荐一下我刚才跟蒋继平对话那篇
[225]陈佳琪   2018-5-28 08:51
牟宗三的 五十自述,推荐了解一下
[224]蔡宁   2018-5-8 18:36
陈总务必要改改切口!
我的回复(2018-5-20 13:28):嗯!
[223]蒲亨建   2018-3-19 14:51
果然被删了
[222]叶建军   2018-3-4 22:14
了解刘德富吗?他搞生态水利的,是湖北工业大学的校长。如果可能,想调动吗?
我的回复(2018-3-13 19:49):我调动了依然是给别人干粗活的实验员啊,体制就是这样的规定,一样废掉,没意义
[221]马志超   2018-2-24 14:09
人文科学人,角落里就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39-933986.html   
[220]谢平   2018-2-16 08:46
祝陈老师新年快乐!
我的回复(2018-3-13 19:50):谢平哥,我一直没打开这个,才注意到,对不起啊!向你致敬!
[219]钱大鹏   2018-1-26 11:57
请审阅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8126-1096830.html
[218]吴军   2017-12-19 10:39
要是地方大学啊,还有内循环鄙视的,很好玩。
博士鄙视教授——知识过时了背书骗钱 ,教授鄙视实验员——臭打杂的讲课都不细致误人子弟,实验员又鄙视博士——理论和实践功底不行只会跟风。
不过现在改革了,一流实验员不是伏小了就是半离开状态,主要是博士、领导和教授在对啃了。实验员不愁什么,出去了有企业抢着要聘用,有外校和大研究所抢着要合作,教授绝大多数就顶不住了,毕竟地方大学政治斗争恶劣,实验员风里火里的硬积起了一身功夫,教授多是当年高校突击升级的结果,背书一流讲课细致,可教法和学术那就算了吧。博士初坯子,长期可能会不错但短期还扛不住。
我的回复(2017-12-19 19:13):   我们学校。
[217]刘锦文   2017-10-23 17:01
陈教授您好, 我是中大俊富的总监刘锦文,有幸在科学网上看到您的文章,想与您结识,我司主要做生态修复领域复绿工程的设计、施工。 我的联系方式如下 :13716432897(微信同号) 期待您的回复。 以上 刘
我的回复(2017-10-29 23:33):您好,我电话是13655913297   主要是水土修复。
[216]杨正瓴   2017-8-26 13:49
疯弟:
傻哥  2014-12-24 提出的“广义胡焕庸线”,已经被证实存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72822.html
   
这是继“Zenas 公理”之后,又一个世界领先的看法被证实。
《Zenas 公理:2017年继续领跑世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61527.html
我的回复(2017-8-26 15:44):  
[215]陈有鑑   2017-8-7 19:43
哎呀呀,本家兄弟真是高效率!!向你学习!
我马上转告朋友,让他先去拜访你,把具体情况说清楚后再商定方案,到北京来,请你吃饭! 另,我已留你电话并加微信,请求通过验证(水木韵新),我现在上网很少,但用微信比较多:),再谢本家兄弟!!
我的回复(2017-8-7 19:47):我添加了。
嗯我等他的消息,直接打我电话即可。
[214]陈有鑑   2017-8-7 19:11
哦,忘了告诉本家兄弟:2014年网上交流后(公报学习心得),我就离开了国土部环境院,现在北京建工环境修复公司上班,搞污染场地土壤修复,若有污染修复项目,咱们可以合作,若有需要做模型的地方,我很乐意效劳。陈有鑑
我的回复(2017-8-7 19:16):啊,我也是搞技术的,水土沙领域的修复为主,我比较擅长工艺设计,有单子的话,需要就叫我哦,乐意效劳。
[213]陈有鑑   2017-8-7 19:04
本家兄弟好!有个事情请你帮忙:我有朋友在泉州永和镇开织带厂,日产印染废水约200吨,想上反渗透膜处理设备,但费用较高,希望吨废水处理成本降至5元左右,我不熟悉污水处理工艺,给不了专业建议,所以想到你啦,如果方便,请直接联系我朋友,蔡连侨(13906093988),或者把你手机号码给我(13811878352),我让他联系你,若方便,请你去他厂子看看,帮忙想点办法,拜托啦!万分感谢!!陈有鑑
我的回复(2017-8-7 19:28):这三类水进行分别治理,回用和转移给其他工厂的一类;传统化学絮凝脱色——高盐度微生物预处理的一类;简单絮凝脱色后反渗透回用的一类,这样的话事情就有调理多了也成本低很多。
尤其是冷堆或丝光废水不适合简单进入废水中,而应当资源化处置。否则水处理难度和操作稳定性明显加大。
我的回复(2017-8-7 19:23):哦,可以的,我主要得知道一下他主要的布匹是什么材料? 还有工艺?因为印染废水主要分为这几个部分:
煮练、丝光、(冷堆)、染色、洗涤。
这几个部分中,洗涤废水属于低盐废水,煮练和染色属于高COD高盐碱废水,丝光和冷堆都属于高碱高COD废水,如果这些水全部混合在一起的话,再使用膜处理成本不仅很高,而且膜极易被合成油堵塞,因此进行处理的前提是:前工序分段处理。部分走反渗透,部分回用,部分(以及渗透浓水)是要和其他工厂联合使用的,这样整个成本才可以大幅下降。
      能不能麻烦和对方联系一下,看他对此的认可度?我的手机13655913297,乐意一起探讨一下,也乐意去厂里走走聊聊,如果存在可能性我很愿意帮得上他。
[212]白图格吉扎布   2017-4-30 12:00
Vector Algebra, and System Monitori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3331-1051812.html
请批评,请指正。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8 23: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