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传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hailu 生在王屋山脚下,小浪底库畔。崇尚“孝行天下”。

博文

One Health——引领公共卫生新方向 抢占预防医学制高点

已有 6127 次阅读 2016-4-28 15:1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目前,70%的新发传染病为人兽共患病,这些疾病对人和动物都能构成巨大的威胁,如H1N1流感、狂犬病、亨德拉等。因此,人们已经意识到人类、动物、生态系统的健康是相互关联的,依靠单一部门或学科难以应对新发传染病,需要多部门、多学科共同合作。One Health理念正是致力于结合人类医学、兽医学和环境科学以改善人、动物健康和环境卫生。One Health在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陆家海教授为国内One Health的倡导者。中山大学校报此次刊登对陆教授的专访,是对One Health理念的认可,同时为推动One Health的发展做出贡献。

以下全文摘自中山大学校报
作者:记者孙天宇、蔡亲贤
   OneHealth理念旨在扩大人类、动物和环境三方健康的跨学科协作和交流,要求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医生和兽医等人员之间有更多的交流与合作,以实现最佳健康的目标。

我校公共卫生学院陆家海教授及其团队利用 OneHealth理念长期开展课题研究,例如,广东养猪从业人员职业性暴露与甲型流感病毒感染的关系课题研究、河南省农村地区狂犬病基线调查、中山市登革热防控研究等。这些研究均取得重大成果,其中,中山登革热防控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

   记:您个人对于OneHealth这个理念是怎么理解的呢?
   陆:目前人们的健康遇到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非常复杂,仅依靠单一的部门或学科是无法解决的。首先是需要多个部门的配合,比如传染病的暴发,现在的传染病和以前有所不同:过去,传染病都是在人之间产生和传播,现在,大部分来自于动物。有数据表明,目前70%的新发传染病或者再发传染病,都是由动物传播给人的。这种情况下,纯粹只靠公共卫生部门(或者叫疾病预防部门)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动物传播的传染病必须由农业部门、兽医部门、野生动物部门共同研究。第二是需要多个学科的交叉,在外界很多人看来只有公共卫生学科和医学在研究疾病,但事实并非如此,研究疾病的学科还包括兽医学、环境科学以及农业科学等。当前人与环境关系愈来愈密切,需要人们进行多学科、跨地区、跨部门、跨国家的合作,共同面对人类复杂的公共卫生问题或者说健康问题,这就是OneHealth———惟一健康。

   记:谈到国外OneHealth的发展,您觉得我们跟国外相比有不同?
   陆:目前OneHealth在我们中国被认可和接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很多现实问题用传统方法无法解决,虽然人们接受了这种理念,但在实践中还是会存在一些问题。举个例子,通常人们所理解的食品安全问题,是在食品加工过程中非法添加和造假,但是这类问题是可以通过加强监管来解决的,因此这不是根本性问题。食品安全的根本要追溯到食物源头,比如禽流感,就是从食源引起的,我们食用的鸡中有禽流感病毒,导致人患禽流感疾病。因此,解决这种食源性疾病所引起的食品安全问题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现在知道了多学科交叉和多部门联合的重要性,但是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出现了禽流感的时候,公共卫生部门要求将病毒控制在源头,但农业部门会认为这样会使他们蒙受经济损失,双方会产生冲突,但没有人去协调这个过程。
   所以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疾病的防控问题,我们需要多个部门和领域的人共同去商讨所面临的健康问题。从广东非典之后,我们形成了联防联控机制,即多个部门的协作,禽流感H7N9和最近刚刚发生的寨卡病毒也都是多个部门联控的。但是这种联控是应急状态下的临时应对,没有形成常态。反观美国,在解决食源性疾病引起的食品安全问题的时候,奥巴马政府将OneHealth理念贯穿于法律之中。美国的疾控中心专门成立了OneHealthOffice,专门代表政府协调学科与部门之间的合作,这种协调才是正常的。但我们却是每次在疾病来了以后才临时组织这些部门去应对,这种应对是被动的,我们应该采取主动的应对模式。

   记:目前我们在发展OneHealth这个领域上做了哪些努力?
   陆:从开展的活动来说,近几年,我的团队一直在中国倡导OneHealth的理念,推动学科的形成。201411月,中山大学主办了中国首届OneHealth国际论坛,来自十多个国家的研究机构和大学以及不同部门的人员参与了会议,会议的组织者还包括美国杜克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和军事医学科学院。这两年以中山大学为基础,我们也成立了国内第一个OneHealth研究中心,20161月,我们在中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举办了第一个OneHealthWorkshop,由昆士兰大学、昆士兰科技大学和我的团队一起担当授课任务,来自全国各地不同院校、不同部门的50余名学员参加了培训,培训内容丰富,反响强烈。319日,我们举办了基于寨卡病毒的新发传染病防控论坛。这是中山大学联合广东省疾控中心、广东省检验检疫局举办的一个小型高层论坛。我针对疾病防控提出了防控新理念,合作新机制OneHealth理念,也致力于将其应用于实践。目前来讲,我们成立了OneHealth研究中心,现在和美国杜克大学、弗罗里达大学、纽约州立大学、昆士兰大学、昆士兰科技大学这几所大学都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有很多的国际合作与交流。
   从学生的培养来看,中大处在广东,是中山先生一手创立的,有敢为人先的精神。在本科生的培养上,我们今年3月份会翻译出版国内外第一套OneHealth的书籍作为教材,希望可以得到相关的支持和推广,同时也希望能够在本科生培养时期开设OneHealth的通识课程;公共卫生学院去年成立了一个新的专业———卫生检验与检疫专业,从2015年已经开始招生,这个专业也将贯彻OneHealth理念,结合自身专业优势,按照学校培养目标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高技术领导型专门人才。检验与检疫的目的就是从健康的角度保证国家安全,具体内容就是在重大传染病的传入和传出以及物品国际贸易方面保障健康安全,在国境线上建立安全屏障的技术保障,使出国人不能把病毒带到国外,同样使得外国人不能将病毒从国外带到国内。在硕士生和博士生的培养上,希望在中大能够逐步开设OneHealth的硕士和博士学位课程。我本人也曾邀请国外的学者包括昆士兰大学、昆士兰科技大学、纽约州立大学的教授,在学院举办过多次OneHealth的讲座。目前来讲,在中国,OneHealth这个理念和学科主要是由中山大学团队来推广的,也受到了国内外越来越多专家和相关人员的接受和认可。我们正在努力培养后续的人才,希望成为OneHealth学科的领跑者。

   记:以中山登革热为例,我们也有一些传统的防控方法,OneHealth与这些传统方法相比有何优势?
   陆:2011年,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中山疾控中心联合成立了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中山研究院,我的团队在中山开展了几年的研究。期间我的团队遇到了很多公共卫生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登革热。中山毗邻广州,一直是登革热防控的风向标。2013年,广州市近1300万人口发生登革热1300多例,而中山市300余万人口登革热病例是800例。2014年,广州从1300例变成了50000余例,而中山从800例变成600例。也就说明用OneHealth理念和技术去防控疫情是有效的。通常我们防控登革热是跟着疫情跑,但有很多登革热病人是轻症的、隐性感染,他们没有太多的症状,而没有症状的人不易被发现,就更容易将病毒传播出去,我们在2015年发表了一篇文章《隐性感染是登革热最重要的威胁因素》来解释这个问题。往年夏秋季节是登革热高发期,但是2015年在1月份就暴发了登革热疫情,这说明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蚊子的生存环境可能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将社会因素、空气因素、湿度因素等考虑在内做了一个风险评估模型,用多种理论去寻找风险因素。可以说,在中山登革热防控上,我们总结出了具有特色且行之有效的中山模式。

   记:既然我们已经在中山做出了成果,政府有没有意向用这个中山模式去进行疾病防控?中山模式适不适合应用于其他地区的疾病防控?
   陆:当然是适合的。我们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广东的许多媒体包括新华网、人民网、凤凰网等都做了报道和转载。去年,广东省主管就在疾控部门学习中山模式和推广中山防控经验,登革热防控在广东其他地区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记:您对OneHealth的理念应用前景如何设想?
   陆:OneHealth可以应用于很多领域。比如食品安全问题,食品安全遇到的最重要的问题,是食源性疾病引起的。2008年到2010年出现的欧洲黄瓜事件就是携带致病性的大肠杆菌从美国传播到了欧洲。再一个是抗生素的问题,养殖过程中为了预防鸡、猪、鱼的疾病,大量使用动物抗生素,导致了整个环境中、水中抗生素严重超标,这也是OneHealth所面临的公共卫生问题,要通过多部门、多学科的交叉来解决。除此之外,用OneHealth的理念和协作机制可以推动城市的建设。香港离广东这么近,也是亚热带气候,为什么广东爆发登革热而香港不爆发?因为我们所建的高楼大厦和城市规划,没有考虑自然环境对蚊媒控制的影响。因此我们要用OneHealth理念提前去解决这些问题,合理规划城市发展。

   记:您觉得您的团队以及中大的公共卫生学院在这个OneHealth理念上是扮演着什么角色? 
   陆:应该是倡导者和推动者的角色。我们公共卫生学院建立了第一个OneHealth研究中心,搭建了国内外的研究平台。

   记:您下一步的构想是什么?
   陆:首先,我希望用我们现在OneHealth的理论和技术,对一些新发再发等重大传染病包括蚊媒传染病进行防控,如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西尼罗河热,基孔肯雅热等,建立主动的防控模式。目前我们也正在申请一个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主要内容就是基于OneHealth理念,针对外来重大传染病开展预警、溯源和防控的关键技术研究。其次是将OneHealth变为一个真正的学科,我认为这与罗校长提出的培养德才兼备、领袖气质和家国情怀的目标相契合,与培养国际一流学科的要求相一致,希望能得到学校的认可和推动。

全文链接:http://xiaobao.sysu.edu.cn/digidata/2016-4-25/158559248.PDF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606-973381.html

上一篇:中山大学召开基于One Health理念的防控寨卡等新发传染病论坛
下一篇:2016年中国研究生One Health暑期学校

2 信忠保 徐向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07: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