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ug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ugang

博文

竞争情报就是情报工作?竞争情报就是情报学吗?

已有 3474 次阅读 2014-4-18 10:06 |个人分类:情报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情报学, 竞争情报

 
(《情报杂志》按:由中国科学技术情报学会竞争情报分会主办、主题为“新形势下中国情报工作发展道路”的2014“春之声”竞争情报沙龙于2014年4月9日在北京举办。我国著名情报专家、美国战略与竞争情报从业者协会(SCIP)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我刊编委会主任包昌火研究员作为特邀嘉宾参会发言,围绕会议主题发表了自己思考和建议。包昌火先生从事情报工作超过50年,是我国资深的情报专家。指出近60年来我国情报工作存在的弊端,为新形势下我国情报界选择发展道路献计献策,既需要过人的远见卓识,更需要超越常人的勇气和担当精神。经本人同意,本刊对包昌火先生的发言进行整理刊发,供我国情报界同仁参考。)

关于当前我国情报工作发展道路的若干思考和建议
 包昌火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210所,北京,100089)

   我国情报工作已经走过将近60年的发展历程,在新形势下面临着许多重大挑战和机遇,怎样清醒地认识存在的问题,怎样进行战略抉择,摆在了我国情报工作的面前。值2014“春之声”竞争情报沙龙举办之际,我想围绕沙龙主题“新形势下中国情报工作发展道路”谈谈若干思考和建议,共7个方面。

1实行情报学和图书馆学的分离
我国情报工作一开始就与图书相捆绑,提出了图书情报一体化的口号,这在国际情报界也很少有先例。图书信息学(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是图书馆学的理论基础,而非情报学的理论基础。在图书情报一体化名号下搞的情报工作,张冠李戴,挂羊头卖狗肉,坑了情报工作一辈子。60年来,我国情报学就没有好好研究过真正的情报学——Intelligence Studies!,这是我国情报界的方向性、历史性错误。纠正这一错误,正本清源,须实行情报学和图书馆学的分离。
2回归耳目、尖兵和参谋的战略定位
由于图书情报一体化这一方向性、历史性错误,我国情报工作离“耳目、尖兵、参谋”的战略定位渐行渐远。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情报界最重大的不当举措就是遍及全国的“情报”改“信息”运动,让“情报”一词在我国情报学杂志消失,由“信息服务”、“知识服务”、“智能服务”等似是而非的口号代替情报服务。殊不知,情报是解决特定问题的知识,情报是国家安全、发展战略的基础和支撑,情报是我们这一行当的职业特征,正像长胡子是男性的特征一样,不干情报,哪来的情报界?哪来的情报工作?干真正的情报工作,就要回归情报工作“耳目、尖兵和参谋”的战略定位。
3创建真正的情报人才培养体系
环顾神州大地,居然找不出一个真正培养情报人才的大学!众多的信息管理学院培养不出能胜任情报工作的人才,成为中国高等教育的一大弊端。回顾历史,最早主导我国情报部门的是一大批为前苏联专家当过翻译的俄语人员,继而是英法德日等外语专业人员。殊不知,情报人员所依靠的专业应能解决技术、产业、国家发展等实际战略问题,光靠外语解决不了技术、产业和国家发展的实际战略问题。长期的人才短缺是造成情报界畸形发展、不受领导部门重视的根本原因之一。因此,创建真正的情报学人才培养体系是摆在我国情报界面前又一重大任务。
4我国情报工作应当以日本企业的情报工作为师
早在美国发展竞争情报之前,日本就有了实力强大的情报工作。情报立国是战后日本经济腾飞的重要经验。
日本的大型企业都具备极强的情报能力。而其中情报能力最强的当属集贸易、金融、信息功能于一体的综合商社,如三井物产、三菱商社、住友商社、伊藤忠商社、丰田通商等。它们的情报搜集、分析和传递能力堪比美国中央情报局。索尼公司总裁曾自豪地宣称:“本公司之所以名扬全球,靠的就是两手:一是情报,二是科研。”
1982年,日本组建了专门为日本各公司培养情报人员的产业保护学院。
日本企业是全世界开展情报工作的典范,我国情报工作应当以日本企业的情报工作为师,学习怎样开展真正的情报工作。
5今后我国竞争情报学术活动应多向企业倾斜
企业是竞争情报发展的沃土,而且我国企业一般并不缺钱,向企业宣传竞争情报理论方法技能,推动其实践应用,应该成为我国竞争情报学术活动的主攻方向。
技术进步和创新、产业和经济发展,归根到底取决于企业。长期以来,我国情报界服务的重点一直是政府部门,对企业服务做得很不够。在确立企业为市场竞争与创新主体、市场将在资源分配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部门简政放权、大力推进服务型政府的新形势下,我国情报界也应转变思想观念,将学术活动多向企业倾斜。
6抛弃竞争情报特殊论的偏见,树立竞争情报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我国情报工作新形式的正确观念
我国情报界存在一种偏见,认为竞争情报是情报工作的一个分支、一个部分。实际上,竞争情报是关于竞争环境、竞争对手、竞争策略的信息和研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论是企业、科研机构、产业和政府部门,竞争情报工作就是情报工作,竞争情报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情报工作的新形式。美国如此,日本如此,中国也如此,无一例外。
传统科技情报工作是计划经济、国外封锁、信息匮乏、科技与经济脱节等特定环境时代的产物,已经无法适应以市场经济、开放竞争为特征的新形势的发展需要。我国情报界应顺应世界大势,树立竞争情报是新形势下情报工作的新型范式的正确观念,大力推动竞争情报工作,竞争情报特殊论应当抛弃。
7举国一致,军民联手,大力普及和实践真正的情报学
60年来,我国情报界干了一件“大事”,就是系统引进和普及了信息学—Information Science,为图书馆学的发展鸣锣开道,但实际结果是,耕了人家的田,荒了自家的地,为他人做嫁衣裳。实际上,情报学研究的不足,不仅存在于科技界、经济界,也存在于军事界。令人欣慰的是,近几年来,军口的一些专家学者,如张晓军、高金虎等,都相继开展了情报学方面的研究工作。因此,应当举国一致,军民联手,像引进信息学一样引进情报学——Intelligence Studies,从根本上改造革除我国的情报工作弊端,让情报工作回归耳目、尖兵和参谋的战略定位,为国家、产业和企业的安全风险防范和战略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否则,我国情报界的前途堪忧。
 

      包老师是我国情报界的力争情报学回归本来面目的第一人,是资深的情报学家,最早从科学研究中发展情报学,将情报学寓于科学研究之中,产生了不错的影响。
      进而其开展了一些列的情报学研究活动,形成了情报学界许多的经典之作。
      特别别是在竞争情报方面建树卓越,功不可没,成为中国竞争情报的先驱和奠基人。成功的将竞争情报系统的引入国内,并且开展了系统深入的研究,在科技,企业领域都做出了巨大贡献。
      进入21世纪,包老师荣然在情报学界活跃着,积极推进中国情报学的研究,发展,完善。进过深入思考以及几十年的实践,包老师一直认为中国的竞争情报应该形成自己的耳目尖兵参谋的特色,不能跟图书馆学等混为一谈搅在一起。提出了广义的竞争情报代替中国情报工作,从而适应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发展,以及中国竞争情报学的研究。并且首先在国内出版了《竞争情报导论》系统的介绍了竞争情报学科建设,巧妙地把中国情报工作转制成竞争情报。
       其实这是值得思考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49158-786091.html

上一篇:关于我国竞争情报的理解及竞争情报年会的部分思考
下一篇:一首让人心颤的古筝

6 许培扬 李本先 刘桂锋 曹聪 赵美娣 张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04: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