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ddroc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xddroc

博文

[转载]孔庆东:文学是人的价值核心

已有 2812 次阅读 2012-5-22 10:07 |个人分类:自我改造|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文学,,孔庆东| 文学, 孔庆东 |文章来源:转载

                   

孔庆东:文学是人的价值核心

 

      我这几年给很多企业家做过报告。企业家大多数是靠个人奋斗成功的,少数是靠官商勾结成功的,在座各位都比我清楚。怎么成功的,跟我一个搞文学的人没多大关系。各位请我来讲讲文学,我就实话实说,讲点儿咱们共同的东西。很多企业家抱怨,自己什么都有了,就是活得没劲。缺什么呢?文学也许能告诉你答案。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社会上开始了关于人文精神的讨论。当时,王蒙先生幽默地说:“我们有过人文精神吗?”的确,在这个时代,人文精神正逐渐受到侵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要有人文精神。但人文精神并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所以我们只能以意会之。


  现代人常感到活得不畅快,我们常埋怨不自由、不畅快是社会体制带来的。其实人的不自由来自于现代化,现代化本身就是对人性的束缚。自从进入现代社会,人就被分成各种专业、职业、学科,如果人不能跳出自己的那一行,就必然活得很狭窄。相对来说,领域稍宽一点儿,与人生相似度最大的学科就是文学。文学可以赋予人生更大的自由度,所以有没有文学素养关系很大。文学和人生是同构的,文学里面的内容涉及到整个人生。


  人提高了文学修养,就能做一个有品位的人。然而,恰如要欣赏交响乐,必须先培养出能听交响乐的耳朵一样,如何培养自己的人文精神?本人为各位设计了三门课程。

 


热爱生活


  首先要热爱生活。老子说“大道至简”,道在最简单的细节中。能从最简单的生活现象中看出道来,这才是得道。禅宗认为,吃饭睡觉便是佛。这句话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知道了以后不能落实到行动上,那还不如不知道。上古时,圣人们简单地悟到了这一点。但到了后世,书越来越多,人们读这些书,心灵就被塞满了,后来禅宗重新打破了这些障碍。禅宗讲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直接面对生活现象。所以,要培养文学修养,就要珍惜每一个生活细节,用乐观的眼睛去看世间的一切。比如很多汉奸挖空心思骂我辱我,我看他们就跟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很开心。因为他们既没有人味儿,也没有智商,根本不值得我去搭理他们,却能够让我看到愚蠢的把戏,岂能不乐乎?连这个都爱,世上还有什么不可爱的?


  我们可以将生活艺术化,用艺术的眼睛看一切。我这个思想来自朱光潜先生。比如说校园里长着一棵树,植物学家来了,他马上分类分科,分析这棵树属于什么科,生长在亚热带什么地方;如果来的是一个木材商人,他马上想到这棵树值多少钱,这些想法没有乐趣,只是一种纯职业的想法;如果达到了艺术化的人生境界,当看到这棵树后,会忘记它是什么树,更不会想到它值多少钱,而是只欣赏它的姿态、它的形状、它的颜色、它的组成以及这一切带给人的美感。这就是为什么读唐诗宋词后会感到美,那里面也写到很多树、很多山、很多水,但不写它们的具体科学属性。今人的文章越写越细,反而没有美;像古人那样大而化之,它就美。“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就像个写意的山水画。


  汉奸卖国贼为什么让我看不起?首先并不是他们的政治立场,而是我跟他们相处了几十年,发现他们没有一个是具有生活情趣的,都是长着一副“阶级斗争脸”,看任何问题都拉扯到仇恨共产党、仇恨毛泽东上,这些家伙没有一点点他们所自诩的“人性”。吃喝玩乐、琴棋书画都带着极强的功利目的,没有高级的幽默感,只会恶搞和骂人。有时候汉奸们对中国的批判,也说到了一点儿事实,但是那种呼天抢地、恨不得早日让美国爷爷来接收的急迫劲儿,让人越看越乐。


  北大的林庚先生谈诗(一说这是启功先生的观点),他把诗分成四类:唐以前的诗,唐诗,宋诗和宋以后的诗。他说唐以前的诗是自然“长”出来的,跟天与地不能分。读者觉得这些诗好,但不知哪句好,不知道哪个地方好,就是那种笼统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有这种美。在这些诗中,人发现了自然,汉奸们读了这诗,就一定要扯到中国人天性虚伪上去。


  唐诗是“嚷”出来的,例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一张口诗就出来了。在唐诗中,人既发现了自然也发现了自我,有了一种豪迈劲。汉奸们看这诗,就一定要说没有基督耶稣他老人家的爱,没有劳什子公民意识等等。跟汉奸们在一起说话,你会非常恶心,因为他们什么也欣赏不了,唯一的本事就是把一切都糟蹋成美国狗屎。


  为什么宋诗不如唐诗?因为宋诗是“想”出来的。宋朝经济比唐朝经济发展了一大步,宋朝人的哲学逻辑更进步了,宋朝人更加勤于思索。宋朝人写诗有很多道理,“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这诗也很好,但它总是讲道理。正因为讲道理,让人觉得有那么一点儿不舒服。即便如此,宋诗仍然是好诗。我们写不了唐诗,如果能写出宋诗,也是了不起的。钱钟书先生认为,唐诗宋诗不仅是两个时代的诗,也是两种风格的诗,所以唐人可以写出宋诗,宋人也可以写出唐诗。孔和尚我,既可以写出唐诗,也可以写出宋诗。

 

宋以后的诗就不行了,是“仿”出来的,模仿出来的,没有创造性。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更不行了。为什么?由于我们热爱生活的程度没法跟古人比,唐人活得生机勃勃,像李白、杜甫这样的人,都非常热爱生活。汉奸们也不是天生就是坏人,小时候也应该都挺可爱的,就因为没有人文素养,没有生活情趣,越活越狭窄,所以其中的一小部分就当了汉奸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有个人爱好,没有爱好,就没有艺术美。

 


博览群书


  其次是要博览群书,现在多数人做不到。在我看来,读书就像吃饭,吃饭是吃了动植物的生命,变成我们的生命。读书是更高级的吃饭,吃的是别人的精神。哪怕是你不赞同的书,也要认真去读。汉奸们没有生活情趣不要紧,连书也不好好读,起码就不好好读我孔和尚的书。


  黑格尔的精神很深邃,咱们读他的书,读完了,就吸收了他的那些精神。我前些年研究武侠小说,人家问我最喜欢什么武功,我本能地说“北溟神功”。因为如果会了北溟神功,当我的身体跟别人的身体一碰,他的功夫就到了我的身上,他的内力就变成我的内力,但对方的内力仍在。我不损害你,但把你的东西学到了,这就是博览群书。毛泽东博览群书,他是伟大的学者。林彪也会读书,不是自己读,而是让秘书把每本书的概要总结出来,只读这些概要。


  博览群书,对于人文精神极其重要。古人讲,君子无书不读。古代的书少,今天的书多,我们要区分,多读经典书籍。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学习陶渊明“好读书而不求甚解”的精神,因为太“求甚解”容易钻牛角尖,而且那“甚解”未必是对的。当我们读完了一些经典著作,再去读一些专业著作时,会理解得特别快、特别透彻。读书的关键是打通,书与书之间要通,书与人生之间要通,这就是博览群书的道理。孔和尚自认为并不是天下读书最多的人,但是你看看我的博客,光是我透露出来的那些,你就知道,要达到我这么个并不算高的水平,就需要每天读几十万字的东西,而且还必须是上等精品。

 


悲天悯人


  培养人文精神的第三点,是悲天悯人。中国人不太在意物质宇宙的终极问题,而更在意人。人活着免不了竞争,特别在这个提倡竞争的时代,可中国文化告诉我们,争到一定程度又要不争,真正会争的人不争。那些整天在网上揪着名人裤腿咒骂、企图借此出名的人,其实浪费了自己的大好年华。骂上三年,人家名人还是名人,你虚度了青春,出卖了人格,顶多就是人家棒底的一丝游魂。


  中国文化包含了一种对生命的尊重。中国人认为,“人来到世间不容易,不一定有来世,我先把这世过好”。基于现实生活的艰辛,国人特别同情弱势群体,儒家思想中就有民本思想。儒家思想同情的弱势群体,不是固定的哪个阶级,而是谁当了弱势群体就同情谁。比如今天各位是有钱人,是企业家,对不起,我不同情你;明天你被打成右派,或者破产了,进监狱了,成了弱势群体,我就同情你;过两年你时来运转,又当官了,我就去同情新的弱势群体。同情弱势群体,符合天道,天道就是阴阳不断转化。


  汉奸们之所以令人鄙视,内在的原因是人格卑鄙,趋炎附势。你如果有本事,如果是真的英雄好汉,你“文革”那时候怎么不勇敢地站出来当汉奸?现在美国大兵压境,这些人勇敢地挺身而出了,其实就是想国家沦亡之后掠夺各位的财产,这算什么英雄?所以中国的企业家们,你们最大的敌人就是汉奸。各位想想,没有共产党,你们能发财么?中国四分五裂了,你们有什么好处?我孔和尚死了就死了,我痛痛快快活了一世,早都满足了,想呼喊的话、想骂的人,都自由自在地喊了、骂了。中国各地的美味佳肴,俺也吃过几千种了,而你们各位,小心汉奸卖国贼惦记你们那么多的钱财啊。

 


  总之,我们要培养人文精神,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不要把文学简单地理解为风花雪月,文学是人的价值核心,是无用之大用。文学也不是作家的专利品,它是我们每个人修身养性的花园。当然,每个人进了花园,看到的和得到的不一样。苏东坡有一首诗:“西湖天下景,游者无愚贤;深浅随所得,谁能识其全?”只要达到了人生某种境界,也就不必求全了。

 

                 摘自“中国企业家论坛”讲座   原载《北大商业论坛》2010年第4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9894-573667.html

上一篇:[转载]科研方法通信——让我给中医下跪感恩我都愿意

2 黄卫东 MassSpec168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1 12: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