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思想闪电,如云自由漂泊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吴渝 我的微博:http://t.qq.com/iRaining

博文

四季梧桐

已有 9905 次阅读 2012-2-9 14:11 |个人分类:散文诗歌|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重庆 梧桐

立春了,窗外依然呼啸冬天的风,冻手,冻脚。
抬头望天,一如既往地灰扑扑,低沉沉。看了几十年,也没觉得有何异常,熟悉了,也便喜欢了。
如果有一当空的蓝在上面映着,天地撒满阳光的影子,在北方生活习惯的那人,便会说:今天心情真好。
而我,会赶紧地眯了眼,让习惯电脑屏幕的眼睛慢慢习惯强光的刺激,然后不由自主想到:该装备防晒霜了。
重庆的天气,不是任何人可以消受。如果无论如何你都喜欢了,才是重庆人。
 
一年四季应该分明么?
在北方,这从来不是问题。看北方冬天那一抹儿的光秃秃,就欣然重庆城依然一遍儿的绿。
尤为神奇的是黄葛树,仿佛一年四季都那样茂盛地伸展树冠和枝叶,让人恍然于季节的更替是否真在发生。
看得久了,不是矫情地,心底也居然偷偷向往着完全不同的四季,比如春的娇嫩,夏的热烈,秋的成熟,冬的枯槁。
不然,那日子也过得太一成不变,连带心情也浑浑噩噩,仿佛山中一日,世上百年。
 
童年便有这样的记忆和看四季更迭的快乐,是在那个遍种梧桐的小区,北碚,我生活了18年的地方。
春看梧桐枝条欣然吐嫩,每天都有令人惊讶的改变;甚至是一场春雨后就会发现景观大变。我每每热衷于抢先发现第一个嫩芽,多少个上学的日子就这样相伴而过。
夏天行走在梧桐遮严天空的林荫道下,又是另外的感觉。本就不宽的街道,两旁的梧桐贴心地合围靠拢,几乎完全看不到天空,也自然避免了骄阳的肆虐。那时,心情是感恩的。
秋天是一副梧桐叶有各种斑驳黄色的写生画。我虽很少动笔,也自认没有画尽梧桐妩媚斑斓的才华,但一直在心中不由自主地描绘,嗯,一定要用水墨或油墨才行。再后来,我一直固执地认为,没有梧桐便没有了重庆的秋天。
在如今的校园里,也有那么几株特别巨大的梧桐。秋天走过它,我才会抬头致礼,感谢它让我依然和心目中的秋天为伴,让我心中永远有副最美的秋景,在我最怀念的故土和童年。
在如今的重庆城里,有多少梧桐被让位给银杏、香樟等?不得而知。看到银杏那弱小的身板儿,在秋天风光过几日便提前光秃秃的凄凉,我总是不由自主叹气——到底不是重庆的,不是秋天的。
而梧桐呢,倘若园丁有心,则会在冬天来临时修剪长长的枝条,让梧桐回归道旁树的安静角色,静静冬眠,还给行人一方清亮的天空。这时,心情会豁然开朗,让冬天的压抑大大减弱。
最喜欢的,还有在夜晚透过梧桐看月亮,若隐若现,别有一番风致。还有,大学期间自习后回寝室路上,看路灯的光一丝丝穿过梧桐的缝隙,在空中穿行一会儿,然后光怪陆离地印在前面的道路上。那时,我会飞扬了心情,专门去踩着光影走,当一个有趣的游戏。
 
梧桐的美,无法尽书,穷尽一生都不行。
对它的记忆,承载着对故土的依恋,对童年生活的追忆,侵润在每时每刻。
 
这个假期回了老家。多年没回家的老姐也说,大变。
其实,我早认为它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味道,现代化得和其他小镇、市区一个模式,拥挤,喧嚣,总是尘土飞扬的建设工地。
不喜欢,不适应。
好在,我珍爱的梧桐树们依然在那里挺立,虽然更加沧桑和历史感。
这让我好歹松了一口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846-535665.html

上一篇:【科学网】博客社区分析(1)

15 魏东平 武夷山 吉宗祥 陈国文 张玉秀 曹小晶 徐建良 王芳 罗帆 王春艳 王桂颖 李毅伟 刘立 王德华 sunyang8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7 23: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