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怀念父亲 精选

已有 7782 次阅读 2013-6-1 23:38 |个人分类:家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父亲,怀念,教育| 教育, 怀念, 父亲

2013527日早晨,我接到母亲电话,得知至爱我们的父亲已经平静地走了。之前,他还在和一个朋友在客厅聊天;后面去卫生间,洗净后突然倒下,再也没有起来。母亲发现父亲倒下,赶忙抱起父亲,期望父亲能够有些生息,并再次救活他。可惜回天无力,父亲当时已经没有呼吸,很快就身体变凉。等救护车到家中,父亲已经安然离去,留下悲痛无助的母亲。附近的亲朋、乡亲得知消息,都赶过来帮忙。等我和爱人、儿子、弟弟、弟媳傍晚赶回家中,父亲已经安睡在带冷冻的玻璃棺材中,再也不能像以前我回家一样,笑呵呵地问寒问暖。

父亲年青的时候,可能由于压力大,朋友多,抽烟很凶。印象中,他一般一天1-2包勇士牌香烟,偶偶需要用到飞马、大前门和牡丹。尽管大多数香烟比较便宜,但是积少成多,也是那时家庭的一大开支。后来,父亲去天津弟弟家,弟弟安排了体检。他发现自己高血压后,终于断掉了多年戒不掉的烟瘾,但一直舍不得买药吃。他辛苦了一辈子,后来家里的田地少了,就喜欢上了钓鱼。他经常骑车去钓鱼,却有几次被发现摔倒。我作为儿子,曾经听母亲说起此事,觉得父亲长期身体强健,不会有问题,也就没有特别注意。等他确诊脑梗,并多次摔倒,我才醒悟父亲已经不再拥有年青时候的身体。后来每次父亲摔倒住院,我都要赶回家,担心父亲病重,担心体弱的母亲累倒。母亲自从年青劳动摔断腿以后,就有坐骨神经痛的毛病,一直身体不好。母亲本来睡眠就不太好,总是担心他晚上会一觉不醒,半夜总是推推父亲,确认他回应自己。

父亲家中贫寒,弟兄姐妹6人。由于打小营养不良,父亲面黄肌瘦口粮严重不足,10岁之前经常饿得在墙角捡石子嚼,因此得一外号“保坤黄子”。14岁开始,他就经常赤脚去外面掸稻掘薯,后来自己去乡里的农具厂学习木工活,担负起家中的重任。母亲告诉我,父亲一辈子共造过5次房,其中第一次的土坯房是从5元钱开始。加上我和弟弟上学,每年家中都入不敷出。父亲一生傲气,但生活的重担如大山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等我们上大学之后,父亲压力逐步降低,开始通过做热水用的热得快,慢慢还清了所有的借款。1989年,我决心上南京师范大学,可以获得一定的助学金。1991年,我弟弟获得南开大学奖学金,开始了他9年的南开求学之旅。从此,父亲的脸上终于多了笑容,让我们感到他的重担终于有了卸下的希望。

529日父亲火化,531日下葬。母亲从木箱中拿出父亲珍藏的一些物品,让我们整理。父亲做得一手木工好活,亲手制作了木箱、椅子,准备用作我结婚的时候使用。可惜当时我们租住在动物所的房屋太小,没有让父亲带到北京。这些物品包括了我和弟弟小学以来的所有奖状、证书、部分准考证和照片,还有一张非常珍贵的父亲的毕业证书。上学时,他勤奋好学,上进心强,是班主席。但从14岁开始,他就很少再能去学校上课,直到15岁时才补领了证书。后来又断断续续在儒里中学学习了一段时间。自我和弟弟上学,父亲一直严格要求我们要做好人,但很少具体过问我们的学习。记忆中,我们只要有奖状回家,父亲和母亲就自制浆糊,认真、细致地,把它贴在一面墙上。后来我去南京读书以后,一直有满墙的中小学奖状的的记忆。到了北京之后,由于求学、研究工作繁忙,少了这些记忆。没有想到,承担家庭重担、忙于生计的父亲和母亲,直到今天在木箱底,还珍藏着我和弟弟小时候的物品,并视为珍宝。

弟弟在南开有教学工作,难得有机会回家。所幸今年年初,母亲和亲友为父亲办了70岁生日,我和弟弟都从北方回来为他祝寿。弟弟初中毕业时,家中条件仍然非常艰苦。父亲借钱,坚持把他送到无锡市第一中学“教育改革实验班-清华大学少年班”就读。当时,父亲和弟弟的班主任、弟弟都分别留下了合影。弟弟年少,满身稚气;父亲正值壮年,因长年耕作,面庞黝黑,身体精瘦,但精神焕发,充满自豪。弟弟后来参加各类数学、物理、化学竞赛,并顺利按照他自己的意愿,进入了南开大学数学系就读,完成学业,获得博士学位。弟弟在南开获得教职,并去美国MIT做博士后,把省下的美元汇给父亲,建造了拆迁前的楼房,让父亲非常开心。这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从此就长驻父亲的心怀,并深深地感染他的亲人、朋友、乡亲和后辈今天,我再睹这张老照片,回想父亲的艰辛和对我们的培养,忍不住潸然泪下。父亲曾经提到,儒里朱氏祠堂把父亲请了去,制作了“兄弟博士”的匾额。可惜直到安葬完父亲,我和弟弟才去儒里宗祠,完成了父亲多次嘱托,了解先祖的艰辛和荣耀。

我也借每次回江苏工作或探亲的机会,尽量给父亲留下一些照片。自从今年生日祝寿之后,父亲几乎每天给我电话。有时我在上班或开会,我们只能简单聊上几句,就匆匆放下电话。总觉得父亲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有现在的医学条件,可以有很多时间可以通话。父亲总是挂念我是否出差、身体可好、要吃饱饭等等。现在,父亲再也不可能给我电话,唯有遗像如生,微微含笑,似乎还在很多话要和我们叙说。

愿父亲大人在天之灵安息!

愿母亲大人尽快脱离悲伤,能够在以后的日子里身体康健,安享晚年!

     敬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父亲小学毕业证书


    父亲无锡看弟弟(无锡一中高中)


父亲携母亲游览中山陵


父亲和母亲在上社老家门口


儒里朱氏祠堂的牌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695751.html

上一篇:2013年Douglas Chesters博士新发表论文
下一篇:多基因片段分子分类论文在线发表

31 李伟钢 李宁 曹聪 朱晓刚 代珍 谢强 余敏 秦逸人 王国强 谢蜀生 黄彬彬 张忆文 王善勇 徐大彬 王德华 徐满才 张海霞 梁红斌 张晓华 李天成 王琛柱 胡瑞祥 韩枫 傅蕴德 何宏 李培光 何荣海 曹禺 iwordworth anran123 xilihut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19: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