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鑫鑫的犄角旮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ier 易碎的骄傲着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博文

参加2016国际电化学协会(ISE)年会见闻 精选

已有 2884 次阅读 2016-8-29 19:3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年会 电化学 血糖 DET

上周参加了在海牙举办的第67届国际电化学协会年会,这是电化学界的盛会,大约有一千多名与会人员。我是本着朝圣的心态去的,尤其是George Whitesides的大会报告。


有两个keynote报告让我影响深刻,第一个是美国University of KansasGeorge Wilson,他老人家已是退隐山林(Distinguished Professor Emeritus),却不时关注武林的风起云涌。我印象中他的论文高产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已经做的非常经典,现在人们做的methodology上并不见得比二三十年前高明许多(我们在搞纳米)。这次他老人家是忧心于越来越多的论文声明得到了原生(native)葡萄糖氧化酶(glucose oxidaseGOx)的直接电子传输(direct electron transferDET),然而观察到的DET信号是来自于泄露的FAD的假象。具体可以移步到我两年前的博文(浅议第三代葡萄糖传感器,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3831-789393.html)。泄露的FAD一方面是来自于纳米材料的相互作用,一方面是很多研究中直接使用Sigma买来的GOx(已经有了部分GOx失活)而未经过纯化(这是Philip Bartlett教授在提问环节说到的),纳米材料放大了泄露FAD的电化学信号。两周前,在Biosensors and Bioelectronics上George作为编辑发表了题为Native glucose oxidase does not undergo direct electron transfer的Editorial(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56566316303669?np=y),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George指出下一代真正基于DET的第三代葡萄糖传感器依赖于对现有酶的bioengineering,尤其是葡萄糖脱氢酶(dehydrogenase)。


相对应的,第二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报告来自于日本Tokyo University of Agriculture and Technology的Koji Sode教授。他讲的正是glucose dehydrogenase (GDH)的DET,并真正的应用于第三代葡萄糖传感器的CGM(continuously glucose monitoring)。虽然他的英文是典型的日式口音,但逻辑清晰,从理论到应用,让我十分享受。他们首先使用了基因工具变异了酶的相关活性位点,从而从结构上阐明了他们纯化的pyrroloquinoline quinone GDH可以DET的原理。而后他们讲此种酶应用到了CGM上,即把酶固定到一个在导管的电极里,糖尿病人把电极穿刺到皮上组织进行一到两三周的连续血糖观测(见图,转载于http://www.hormone.org/questions-and-answers/2010/continuous-glucose-monitoring)。目前已经商业化的CGM系统(如Dexcom, Medtronic)都不是基于第三代葡萄糖传感器,可以想见该种传感器商业化后所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收益。Koji还提到他将亲自进行相关的穿侧测试,会场的人无不瞠目,敬佩。George老教授也在场听了Koji的报告,在提问环节称赞了Koji的工作。


除了这些报告,最开心的是见到了一些新老朋友。对于自己,我参加了ISE下bioelctrochemistry分会组织的博士生10分钟口头报告比赛,虽然没有获奖,但也是锻炼许多。期待还可以参加明年的ISE年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3831-999540.html

上一篇:时间-温度指示器
下一篇:2017年度爱尔兰IRC研究生奖学金开始申请
收藏 分享 举报

9 吕喆 高峡 黄彬彬 余皓 罗民 简选 强涛 mxt110 guoyanghuawu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09: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