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鑫鑫的犄角旮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ier 易碎的骄傲着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博文

在爱尔兰的博士答辩

已有 11848 次阅读 2018-7-2 00:5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四年准备

本周一(六月25日)完成了自己的博士答辩。受爱尔兰研究委员会(Irish Research Council)的资助,俺于20149月入学,开始为期四年在生物电化学方向(bioelectrochemistry)的博士研究生生活。在导师的指导下,课题进展的比较顺利,虽然也偶有彷徨。在俺第四年刚开始的时候,就跟导师商议毕业论文的写作,最后商定写五个实验章节(主要基于前三年的工作,因为导师觉得工作量足够,第四年可以做一些比较大胆的课题而不用写到学位论文中),第一章文献介绍基于之前transfer examination(见之前博客的报告进行改写。因为是将已发表的论文转换成学位论文的格式,成文过程倒也挺快。


选择外审

跟导师商论的另一个重点就是选择哪一个外审了。遴选的大致原则有:1)跟博士候选人没有直接利益关系,如没有共同发表过学术论文;2)为了扩大学术网络,不推荐选择之前已经来课题组做过外审的学者;3)平衡答辩委员会的男女人数;4)最重要的,外审得是专业内公认的大牛。最后我们选择了美国犹他大学的Shelley Minteer教授,她是生物电化学领域近十年取得很大成就的中生代,目前还是著名杂志JACS的副主编。最后组成的答辩委员会由外审Shelley,之前做过俺transfer examination的内审Emment,和主持人Sarah三人组成。俺于今年3月中旬提交了论文,学校将负责把纸质版邮寄到两位评委手上。然后就是要确定答辩日期了,因为Shelley来爱岛路途遥远,最后敲定在六月份她到英国参加法拉第讨论的会议之前,路过爱尔兰完成答辩。


突遭感冒

四五月等待过程不表。答辩前的周五感冒生病了,鼻塞咳嗽嗓子疼。浑浑噩噩得在周末温了一遍自己的学位论文。困顿。索性答辩前夜睡得不错,一夜无梦。


导师在场否

爱尔兰的博士答辩分两个部分:1)公开演讲(30分钟以内),大致展示一下博士工作的背景,着重介绍一到两个比较突出的工作;2)关门答辩(时间不限,由两位评委控制),评委会提问任何他们对论文感兴趣的问题。答辩流程由主持人控制。答辩当天早上查邮件,看到导师来信问关门答辩时是否需要他在场。原则是,博士候选人可以选择导师在场与否,不过即便导师在场的话,也不能帮忙回答任何问题。在我的transfer examination时,我选择了导师在场,因为当时担心自己的英语听力问题,稍显信心不足。后来跟南安普顿的Phil大牛谈论起此事,他说在英国是不允许导师在场的,因为博士在答辩的时候应该已经具备了独立的能力。于是,我感慨万千的回导师说,我觉得我现在起应该要独立了,虽然我还是希望你在我身边见证,但是还是要选择你不在场了。


答辩当天

顶着浓重的鼻音,打着100倍的精神,开始俺的公开演讲。很欣慰的是一些朋友、同事都来听我的报告,给了我很大的精神支撑。随后的关门答辩,也算比较顺利,Shelley提问了很多专业的问题,俺也能一一作答。大约一个半小时后,评审们终于没有更多问题了。关门合议之后,Shelley宣读了给俺论文小修的决定,并推荐学校给俺颁发学位。小修都是些文字性的工作,俺放下心来。在学校最老的白房子跟评审一块吃了一顿难忘午饭。下午Shelley的学术报告会和晚上跟课题组的聚餐略过不表。

倒是答辩完的当天晚上,有些失眠,辗转反侧。心中思绪万千,回想这博士四年的各种经历,很想出去喊一喊。仿佛大战的前夜,已经秣兵历马整顿完毕的少将,要按捺住立刻独身一人冲入敌营的冲动。恩,就是那种跃跃欲试的冲动,那种略有小成之后的踌躇满志,又颇担心将来的不得志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3831-1121803.html

上一篇:Academic Aging Process: 学术生涯衰老过程
下一篇:俺的博士论文可以开源获取啦

20 周健 张士宏 王德华 强涛 张亮生 刘铁 褚海亮 陈理 荆铭 王恪铭 李雪 李东风 邢佑强 黄永义 刘山亮 王少亨 雷宏江 鲍海飞 姚伟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5 08: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