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鑫鑫的犄角旮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ier 易碎的骄傲着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博文

Academic Aging Process: 学术生涯衰老过程 精选

已有 5870 次阅读 2017-10-21 15:1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博后,学术,回国| 博后, 学术, 回国

本周二参加了山东大学组织的齐鲁青年论坛,了解了山大对人才引进的政策(不得不说陈哲宇事件让山大在用人、育人方面的努力成效倒退好几年)。作为一个马上博士毕业的海外学子,要不要回国,什么时候回国,都是俺要仔细考虑的。联想起前阵子在我们Bernal Institute的一个经验介绍会,主讲人是系里新拿到欧洲研究学会ERCEuropean Research Concilstarting grant的青椒Micheal D. Scanlon博士。这个项目的成功率在10%左右,可以拿到一至二百万欧左右的启动资金,申请人得在博士毕业以后的七年内申请,拿到这个项目大致就可以到任何一个欧盟高校去任教了。跟国内申请NSFC青年基金对年龄的限制不同,欧洲的一些面向于ESRearly stage researcher)即青年研究者的项目大都是对完成博士的年限加以要求。因为各国的博士体系不同,比如UK和爱尔兰的本科生毕业后可直接成为博士生,从而可在三到四年获得博士学位(俺还见过两年半的),德国教育体系下则一般需要先做两年硕士。所以可以见到二十五六岁的从英国毕业的学霸,以及不到30岁即回国拿到青年千人项目的八零后和九零后。


Micheal提到了一个有趣的 academic aging process,即学术生涯衰老过程(可能俺翻译的不是非常妥当)。如果把博士毕业即拿到博士学位当做学术生涯的出生证的话,那么在爱尔兰(其他欧盟国家情况类似)的学术评价体系里,五岁的时候已经太老而不能参与申请爱尔兰研究学会IRCIrish Research Council)设立的博后项目,七岁的时候就不能再申请前面说到的ERC的启动资金,八岁的时候就不能再申请爱尔兰科学基金会SFIScience Foundation Ireland)的启动基金了。五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这个时候一些欧洲国家设立的博后项目已经不能再继续申请了。五年大致可以做两站博后,在此之后继续就不应该再继续千年博后了,而是应该可以有能力自己成为PI,寻得一个较为稳定的教职。


这样的考量大约有三点。首先在学术上,自己继续单干或者即便可以帮导师管理一些博后学生,自己作为leading author(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的学术论文数目已经被取得稳定职位、且有一定数目学生的同龄人所超越,时间越久,回国时候的竞争力越下降,差距也越大。其次是对于自己的生活状况来说,需要稳定下来,结婚生子,贷款买房,照顾老人,过上循规蹈矩的生活,而不再继续漂泊。最后是此时是学术界还是工业界academia or industry)最后的抉择机会,俺跟爱尔兰的医疗器械、化学制药方面的企业HR交流,他们普遍认为企业不会雇用进行了两站博后之后的研究者。


通过这次交流,明显感觉到国内科研水平的提高和在科研方面的大力投入。用人单位对于申请者的论文水平要求也是水涨船高。衷心祝愿各位同在海外打拼的同仁们身体健康(这点必须要注意,俺最近发福厉害,血压飙升),做出有影响力的工作,早日学成归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3831-1081848.html

上一篇:眼泪发电:噱头大大的
下一篇:在爱尔兰的博士答辩

5 余鹏飞 黄永义 王庆浩 shenlu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4 11: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