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怀念边一
热度 25 曾泳春 2017-3-5 20:31
怀念边一 曾泳春 许多时候,我呆呆地看着,盼望学生生涯早点结束,从书店里借来琼瑶的《窗外》,哪怕故事与原本的设想没有关系,两个大大的汉字也让人觉得自由。 ——潘芷加 1 都是月亮惹的祸 今天听 Love Radio (FM103.7 ), 正好听到专访黄韵玲的节目。我喜爱 ...
6751 次阅读|54 个评论 热度 25
写给你的情书
热度 37 曾泳春 2017-2-14 14:01
写给你的情书 曾泳春 1 大约 10 年前,我意外地与十几年没联系过的发小 Max 在虹桥百盛的霓虹灯下相遇了。 Max 于 90 年代初从交大毕业(又回漳州工作了一年)后去了美利坚,那时我还留在纺大的校园里读研究生,算是还在象牙塔里,于是和刚出国留学的 Max 开始 ...
10124 次阅读|79 个评论 热度 37
给自己的情书2
热度 22 曾泳春 2017-1-31 23:42
给自己的情书2 曾泳春 王菲,《 给自己的情书 》。 寫這高貴情書 用自言自語 作我的天書 重看《绝望的主妇》( Depserate Housewives ),依然无可救药地喜欢那样精致的场景,和那些精致的生活。我自己当然也是跨入了绝望主妇的行列,因为我也和剧中那些让我 ...
5372 次阅读|52 个评论 热度 22
无题——为了忘却的纪念
热度 25 曾泳春 2016-12-31 23:20
无题——为了忘却的纪念 曾泳春 外公这一支的兄弟姐妹很长寿,特别是几个姐妹,都活到了 90 多岁,外公自己也是几年前以 94 岁高龄去世的。姐妹们嫁出去之后,外公外婆一家子住在祖屋,我的童年也在这里渡过。祖屋有三进,最后一进的厅堂里供着阿祖(外公的父母)的像,我从小每天 ...
5492 次阅读|61 个评论 热度 25
佛罗伦萨的蚂蚁
热度 24 曾泳春 2016-12-25 15:48
佛伦伦萨的蚂蚁 曾泳春 1 我最近的焦虑竟然从自己的事拓展到世界和平与世界环境。 对世界和平的焦虑源于去看了一部叫《血战钢锯岭》的电影。原本我是不会去看一部这种片名的电影的——我对战争题材的电影毫无兴趣或本能抗拒。但微信里有个闺蜜推荐,说很不错,我就以 ...
6051 次阅读|50 个评论 热度 24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5——我的学生吕欣妍
热度 34 曾泳春 2016-12-16 15:02
《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 》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5——我的学生吕欣妍 曾泳春 吕欣妍同学入学三个半月了,或者说,她到中国已将近四个月了。 这两天废老师被吕欣妍同学的事情整得心情不好。事情是这样的,废老师掐指一算,吕欣妍同学第一学期的 ...
13588 次阅读|71 个评论 热度 34
想要跟你去流浪4——七月与安生
热度 19 曾泳春 2016-12-10 17:06
想要跟你去流浪4——七月与安生 曾泳春 许巍,《 方向 》。 我曾是孤单的飞鸟 飘荡在远方的天空 如今我已飞得太久 才知道你就是春天 女孩子的人生有两条路。一条是乖乖女的路,出生在父母恩爱经济尚可的家庭,淑女般地长大,认真读书,考上好大学,毕业 ...
5564 次阅读|47 个评论 热度 19
我为祖国守专业
热度 42 曾泳春 2016-12-3 15:08
我为祖国守专业 曾泳春 从夏天结束开始,我的状态一直不太好,这个状态指的是生活和工作的状态。 平心而论,我还算是个活得兴致勃勃的人。这个兴致勃勃说的不是我活得有多热闹,而是说我的内心很有兴致。白云飘摇、微风拂面、月下涟漪、虫鸣鸟叫、梧桐树影,都能让 ...
8642 次阅读|89 个评论 热度 42
我的《契科夫小说全集》哪里去了?
热度 10 曾泳春 2016-11-20 23:22
我的《契科夫小说全集》哪里去了? 曾泳春 绍兴路是一条不到 500 米的 小马路,有着浓密的法国梧桐,还有掩映在树下林立的花园洋房。 差不多五、六年前,我经常去绍兴路闲逛,那是曾经有过并似乎一去不复返的悠闲时光。这条小小的路上有 ...
4495 次阅读|16 个评论 热度 10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漂泊,爱情
热度 15 曾泳春 2016-11-13 22:12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漂泊,爱情 曾泳春 前几天的 11 月 2 日,《甜蜜蜜》上映 20 周年。他们说, 20 年没有一部华语爱情片超过它。我刚想反驳,因为心底一直蛰伏着另一部我认为无可匹敌的华语爱情片,但仔细一想,《秋天的童话》是 1987 年上映的,距今 ...
4959 次阅读|30 个评论 热度 15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0 09: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