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美食家11——煮饺子 精选

已有 10500 次阅读 2014-1-11 21:1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美食家11——煮饺子

曾泳春


    “你一定得学会煮饺子!你跟东北人在一起生活都快20年了,怎么还学不会煮饺子呢?你说你不会做饺子,我不勉强你,可是你连饺子都煮不好,你说你是教授,我觉得很丢脸,你说你是东北媳妇,我觉得更丢脸。”

    这是在又吃了我煮的一锅黏糊糊的饺子之后,我家学弟忍不住说出的语重心长的话。今天一天都下着冬雨,雨打在身上很冷,而我又是个不下瓢泼大雨不打伞的人,上午裸着(不打伞)在冬雨里走来走去,下午就只能趴在床上发37.8度的高烧了。学弟一天都去加班,不知道我在冬雨里行走的壮举,当然也不知道我发了37.8度的高烧。到了晚上回家吃饭,发现我只做了一锅饺子。

    饺子是好饺子,正宗东北人做的韭菜肉馅饺子(这好像是我唯一能吃得下去的饺子了,其它诸如白菜馅儿、芹菜馅儿、甚至酸菜馅儿的,都无法下咽),很不便宜,比上海大馄饨还小的饺子,1510元,要我们家3个人吃饱,得买五、六十元的饺子。据说自己做饺子很便宜,可是我不会做啊!我不是不会做饭的女人,也不是不会做饭的女教授,我的博文“美食家”都写到第10集了(biofans,快来帮我,YC的“美食家”写到哪一集了?),可是我何时写过面食?我从来都不会摆弄面粉,我家连一两面粉也没有啊!

    3年前的夏天,我作为当年上海市曙光计划入选者去了山西(一转眼,他们已经给我发结题通知了,我又要忙一阵了)。那次去山西参加活动的曙光计划入选者中只有3个女学者,所以带队老师牢牢盯着我们这3奇葩,想逃都很难。但我毫不畏惧地逃了,去见了科学网第一摄影家学宽同梦。鉴于我平常摆出的小资态,学宽同梦专门给我物色了一个在太原属于特别小资的餐馆,准备请我吃牛排。我顿时就叶公好龙了,我说我不吃牛排,我要吃面。作为一个正宗的美食家,我很知道小资不是专门品尝红酒牛排咖啡,小资也品尝炸酱面豆汁炒肝,当然也品尝山西面食。虽然我已经在酒店里品尝了一些精致的山西面食,但是我特别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跟学宽同梦去那种黑漆漆脏兮兮见不得人的地方,吃正宗的山西面食。很遗憾的是,学宽同梦带了他的漂亮夫人,这下我就彻底没戏了,女人和女人相见,那就只能比高雅了?于是我绝口不提去那种黑漆漆脏兮兮的地方吃面食,就随他们夫妇俩在煤化所吃了一顿比食堂高一档次的饭,当然也包括了他们很不屑的一碗山西面食。

    我和学宽夫妇一起吃那碗面时,把小指翘成了兰花指——显示我的优雅。而只要他们的视线一离开,我立马狂扒那碗面,就像一匹从上海放出来的饿狼,太好吃了呀!那是我活了40岁(那神马,曙光入选者的年龄上限是40岁)吃到最好吃的一碗面,就在煤化所的食堂。学宽同梦呀,你一直以为你给我拍了那些其实我并不满意(因为比我本人难看)的照片就成了我的朋友,其实你一直不知道,是你请我吃的那碗面,那碗山西的面,才让我把你认为朋友。学宽同梦,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碗我日思夜想了3年的面,到底叫做神马面?

    扯得太远了,回到现实中我今晚煮的那锅黏糊糊的饺子。学弟问我,这样的饺子是怎么煮出来的?我怯生生地回答:20年来我都是这么煮饺子的呀,刷锅放水,水烧开了放生饺子,盖上锅盖,等水开了就掀开盖,等水和饺子咕嘟十几分钟,就关火捞饺子。

    同梦们,难道饺子不是这么煮的吗?那饺子还能怎么煮?别歧视我不会煮饺子,我可是教授!

张学友,《饿狼传说》。

她熄掉晚灯 幽幽掩两肩
交织了火花 拘禁在沉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758166.html

上一篇:晚自习
下一篇:霸题目帖——玩的就是心跳

63 李伟钢 赵美娣 罗帆 徐晓 王春艳 罗德海 王修慧 曹聪 韦玉程 庄世宇 焦豹 李东风 杨正瓴 吴飞鹏 刘艳红 施玉梅 廖晓琳 余昕 王晓明 李志俊 刘旭霞 应行仁 逄焕东 水迎波 孙东科 李学宽 何士刚 吉宗祥 王善勇 马红孺 李宇斌 邢志忠 陆俊茜 孙平 吕喆 李土荣 赵凤光 薛宇 唐凌峰 王桂颖 陆雅莉 高建国 赵斌 王宝亮 褚昭明 王锟 王德华 anran123 shsm zzjtcm yunmu htli clp286 QDA2012 fumingxu nm biofans bridgeneer littlekim cdit crossludo lingling101 davo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8 17: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