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

已有 2921 次阅读 2018-9-1 16:3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

曾泳春


今夜你会不会来,我的伊丽莎白?

IMG_20180728_135513.jpg

1

     两年前的《歌手》,林忆莲在决赛当夜演唱了《蓝莲花》。对于我们这些听着忆莲长大的一代人来说,听她唱这首歌就犹如重温我们的成长历程,那些初绽的青春、迷惘的理想、幽暗的岁月、相望的爱情,风一样掠过眼前。科学网的潜水澳洲博友发来“文学城”里一个女性关于林忆莲《蓝莲花》的文字,说你也写吧,一定写得比她好。

     我感谢博友的信任,原本对我来说,写这一篇文字完全不在话下,但这两年的心境,令我完全话下了。

     在唱这首歌前,忆莲说:四十岁以后,忽然觉得非常自在,所以有了创新的欲望。于是这个蓝莲花一样的女人,完美地演绎了这首歌。

     可是我写不了林忆莲的《蓝莲花》,因为我还无法达到她说的“自在”的心境,在她唱“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时,我哭得像个自由的女人,却知道自己永远到达不了那样的悬崖。

     自由是身怀绝技者的悬崖,方寸之地,就能容下所有的智慧。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智慧和绝技,所以大多数人拥有不了自由。大多数俗人,如我,仰望着那样的悬崖,庆幸自己还有人(组织)管,能过一种更加安稳的生活,如温水中的青蛙,嘲笑着悬崖上独舞的舞者。

     她们在月光下起舞,脚尖在方寸之间旋转着,高远清澈的如水月光罩在她们的身上。她们容颜娇美,笑魇如花。

     这就是自由。

2

     我在两年之后为林忆莲的《蓝莲花》写下这些文字。我羞愧难当,因为自知这些文字远远无法表达我心里的那些期待、感动、失望和绝望。

     我好像是在一夜之间失去煽情的能力,既煽不了读者的情,也煽不了自己的情。

     我不敢思念,因为那太累。太多的俗事需要我去做,包括家庭和所谓的事业。想你,成了我不敢触碰的奢侈,就像悬崖上的独舞,稍不注意,就可能跌入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的爱情。

     还是说回《蓝莲花》吧。我一直以为,爱情是自由的,如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也许我一直不懂,自由是几乎与生命平等的,爱情如何能与自由和生命抗衡?自然、自由、爱情、生命,哪个才是我的最爱。

      爱,原来还是爱。对自由的爱,对自然的爱,对生命的爱,对爱情的爱,我没有智慧把它们井井有条地安排。凌乱在风中哭泣。

     我已经走过北卡,走过圣加伦山顶,走过巴赫是小溪,走过大洋路和阳光海岸,我甚至在这个夏天去了达西和伊丽莎白从傲慢偏见到幸福美满的庄园,可是我依然无法给自由、自然、爱情和生命排队,它们献媚一样地围绕着我,我没有自由。

     于是我准备再次启程去非洲。

3

     我在科学网上认识了徐晓。虽然他一直在表述他的科学,熵、概率统计、电工,等等等等,但其实我不需要这些。我不需要科学网上的鸡血鸡汤和正能量,我甚至不想要科普,我只想要纯粹的文字,如徐晓偶尔写出的那样纯粹的文字。

     徐晓的文字,那么无华地击中了我的心。他不知道我为何迷恋分班,其实在我的心里,一班差生是我的发小,他们是Amy和南雁,在江湖走了这么久,依然走不进沛宁和Alan的心;二班是王镭和Alan的江湖,他们身来就在华山顶上,傲视我的发小们,却最终要和一班的差生们决一雌雄。

     我无法写尽两个班级的江湖,他们既互相敌视(包括嫉妒和鄙夷),又互相竞争和交融。二班的Alan被一班差生Amy毫无章法的剑法刺中,他爱上了没有章法的Amy;二班的沛宁敬佩王镭的智商,却不愿放下身段成全她的成就,他们彼此脱钩,就是彼此成就;一班南雁的不断努力,在二班沛宁的眼里就是个笑话,而南雁终于是离开了沛宁,只为了成就自己。

     这些是一班和二班的恩怨。

    

4

     就像,天地这么大,真理这么真,我只想你。

     真的假的对的错的,正的负的邪的正的,我只想你。

     虽然我们不在同一个班级,但我们在同一个江湖。

     我们在江湖上相见,彼此相拥,并彼此遗忘。

     遗忘是为了自由。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

     也许,这就是我最终的选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132233.html

上一篇:再见我爱你
下一篇:我有一颗英伦心之约克

18 谢力 刘洋 武夷山 田丰 季丹 杨正瓴 戎可 陈飞 姬扬 张叔勇 李学宽 郑永军 李万峰 葛素红 黄秀清 罗春元 高建国 王春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5 03: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