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再见我爱你

已有 1728 次阅读 2018-5-12 16:1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再见我爱你

曾泳春

袁惟仁,《想念

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

当年醒时我梦里相见

mmexport1526113127554.jpg

1      

        在这个快要下雨的周末午后,废老师,你在公寓式酒店的落地窗前打开电脑,准备在科学网写一篇科学网博文。

     在三年前,写一篇博文对你来说还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可是到了今天,你写了三个开场,都无法续写下去。

     第一个开场是这样的:废老师,让我们来怀旧吧!

     第二个开场是:废老师,这段时间你享受寂寞,也享受够了吧!

     第三个开场:废老师,走到中年,你发现自己还是一无所有。

     这三个开场都没有续下去,可是我还是更钟爱最后一个开场。

     从青春开始,我们豪迈地说:幕已拉开,我已走上前台。那时我们拥有整整一生的青春,我们无所事事,也无所畏惧,以为所有的梦想都会实现,所有的泪水都会收起。

     在整个青春里,爱情如探囊取物,如此唾手可得。没有丝毫疼痛,当然也不理解爱情的疼痛。我们只是想要在一起的两条鱼,如此简单的思维,当然难不倒志在理想的年轻的我们。

     事实上,在整个青春里,我们早早安置了爱情,然后就是关于理想的奋斗。我安分守己、资质充裕,我智商不低、颜值也不菲,本以为可以轻易拥有理想里的事业。可是命运是个淘气的孩子,总喜欢捉弄安分守己的人。我在硕士毕业的1994年挥别了梦寐以求的上海白领工作,一脚踏进了珠海特区的染厂。这一脚踏进去,时间就过去了多年,爱情早已熟得掉落在地上,融入泥土,而事业还遥遥无期。

     多年以后,当我看到关于白领的影视作品,我都会想起当时的梦想。我在24岁那年硕士毕业,几乎拥有一生中最顶峰的智商和颜值,导师帮我联系了世界上最好的纺织机械公司,而我在面试之后竟然放弃了,由此也放弃了我以为一定会经历的白领生涯。而白领终究是我的梦想之一,所以我会心痛,更心痛的是我一直认为自己如果在当时步入白领生涯的话,一定会比现在发挥得更好。

     所有的鸡汤都告诫我们,后悔是一帖过期的药。人生不应该有后悔,所有的选择都是正确。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看见窗外下雨了,小雨。我决定不欺骗内心、不自欺欺人地说,我的人生有两个后悔(此处后悔为名词):一是没有出国留学,然后留在国外,如我这般享受寂寞的性格,国外的生活一定是更适合我的;另一个就是没有进入白领职业生涯。

     废老师,写了这么多,你难道不是在怀旧吗?你怀了这么多的旧,除了后悔你还有什么?你一无所有。

     废老师,你一无所有。

2

     如果这么写,废老师,你一定会不甘心的。你职业上的一无所有,都是因为追随爱情。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爱情就是人类的矫情。当别的星球(比如三体)的类人类为了传递DNA而奋斗时,地球上的人类却在传递DNA前加上了如此冠冕堂皇的术语:爱情。

     不为合法地传递DNA而进行的爱情,被称为不伦;合法地为传递DNA而进行的爱情,被称为婚姻。

     本文不谈爱情,只谈理想。废老师,你理解了你的人生了吗?从你的博文里,我已经理解了你的人生。你认为人生就是:理想+爱情。

     可是你能分得清理想和爱情吗?当年你放弃外企白领的生涯去了特区的染厂,在泛着染料酸味的黑漆漆的车间里,理想和爱情在你的脑海里交织。

     说实话吧,理想与爱情之间的矛盾,从来没让让你心安过。你痛恨它们之间的矛盾,恨不得你的理想和爱情是一对情人,爱得那么和谐,而且死心塌地。

     废老师,这么写出来的时候,你心安了吗?没有!肯定没有,因为你没有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我一直喜欢《绝望主妇》里的主妇Lynette,我那么懂她,因为她也懂我。从2007年开始,在11年的时光里,我一遍遍回味Lynette的人生,她的理想和爱情,她无助的控制和被控制欲,我都如此理解。

     废老师,Lynette,你们的迷惘,就是那些有较高智商、又有些许浪漫的女性的迷惘。她们总想智商和浪漫可以天衣无缝,可是事实证明,别说天衣无缝了,就是天大的裂缝,你们也得接受。

     男人总是那么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安置了有智商和没有智商女人的人生,其实只是女人的智慧让他们心安而已。

     很多幸福,都是装出来的。就像女人的无知,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3

     废老师,你不是刚刚发表了一篇让自己特别满意的论文吗?而且成了期刊的封面文章。这篇从投稿到online一共花了2个月时间的论文耗费了你5年的研究时光,且受尽了机器的折磨。作为一个弱不禁风的工科女,你承担了一些弱不禁风的女人不不必要承担的压力和责任。

     废老师,你是心安还是不心安呢?在职业生涯上,这些区区论文的发表,哪里能和“帽子”们的成就相比,否则你也有帽子了。当然你也曾经有过“帽子“,引以为豪的不菲的帽子。但后来学者们对“帽子”的追逐太过疯狂,完全不是你的节奏,于是你放弃了。

     放弃和放下是两回事,你经常还是会有所不甘,因为你的智商和资质看得透一些华丽“帽子“的虚假,但也无所谓了。

    无所谓了。

    你现在有所谓的都是想念。你想念湖上清风、如水月色、月上涟漪,你想念他。

    你那么想念他,隔着世界上最长的时差。

     废老师,你总是在发得出论文、发不出论文的时候想念他,那么他是你的什么?他是你的最爱吗?那么他是你的情人,还是你的理想?废老师,你答得出来吗?    

     爱情,还有理想,你们可以不掐架吗?让废老师好过一些吗?

     深不见底的悲伤。

4

     废老师,这篇文字不能这么一直一直写下去,没有中心思想,没有道德风范,没有正能量,甚至没有能量。

     废老师,你的资质不低,可是跟正能量的博导们相比,你太颓废了,可你还从不反省。你不反省是因为你对professhionalism的心安,按照职业道德完成责任,你已经是了不起的女人了。废老师,让我抱抱你!

     从2011年开始,我在这个网上呆了7年(不算潜水的3年),也该痒一痒了。我从来不相信那些自称n年也不痒的虚伪者,我从不抵赖我会痒,因为我是凡人。但会用尽力气克服我的痒。

     再见那些手指一掠就成文的日子,再见那些爱上你的日子。都是因为阳光、春风和月色,我才有了这么多浪漫。

     与科学网的浪漫,与你的浪漫。再见,我爱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113626.html

上一篇:佳人之咬文嚼字

27 戎可 武夷山 葛素红 冯新 蒋继平 蒋永华 袁贤讯 季丹 谢力 王春艳 黄秀清 刘钢 王亚娟 熊建华 康建 邢志忠 姬扬 周浙昆 魏东平 冯兆东 徐耀 蒋大和 苏德辰 孙颉 杨宇晨 田丰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14: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