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我曾经问个不休,我何时跟你走

已有 2326 次阅读 2018-3-24 20:3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曾经问个不休,我何时跟你走

曾泳春


赵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帮要混》。

哥们就让我唱着所有我会唱的歌
不知道还能不能
抚慰你们一处处剧烈的痛

1

DSC_5227.JPG

        我站在原野上问你:我何时跟你走。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问了很多次,几乎贯穿你我相识的所有时光。

     可是每次你总是笑笑。我想起来了,你这么笑的时候,总是站在背对着阳光的阴影里。你的脸是暗黑的,而牙齿是瓷白的。你穿着白色的外套,纯布色的Docker's裤子,这样即使背对着阳光,你的背景也是一片金黄。你在金黄色的余晖里微笑地看着我,不说一句话,眼里满是怜惜。我逐渐从你永恒不变的姿势和笑容里读出了你对我说的话。你说:亲爱的,总有一天你会远走高飞,你不会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想有人跟随,你轻轻一跃就上了另一片崖,留我在这片永恒的原野。

     我惊呆了。难道这就是真相?难道是我不想跟你走,而不是你不想带我走?听见了我惊讶的心跳,你露出瓷白的牙齿,笑得更灿烂了。你灿烂的笑溶于绚烂的原野余晖,你转身不见了。

      我伸出双手,在乞力马扎罗山下的原野里绝望地哭泣。那时我并不知道,我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时空里。

2

IMG_20180211_121431_HDR.jpg

     如果我一直写我们之间的爱情,在这个充满理性的网上是会被鄙视的。这个网充满了道德、正义甚至伟大。我经常看到这个网上有人跑出来登台,涂着厚厚的胭脂卖力地表演:道貌岸然地、充满正义地、傲视群蚁地、振臂一呼地。他(她)终其一生都不会知道,他(她)是不知天高地厚地。

     而我知道,有那样一片原野,是我们从青春开始走过的,所有的爱与哀愁、忧伤与疼痛、努力与挣扎、迷惘与更深的迷惘,都有风吹过心房,都有你的陪伴。你两手插在Docker's裤子口袋里,陪我走过整片原野。

     你粲然地笑着,所有的繁华,满目疮痍。

     因为青春是从离开故乡的那个秋天开始的,所以我决定从故乡说起。故乡是静谧的,我在香港路的来来回回中逐渐长大了。今天我遥想香港路双门顶那个高高的花岗岩牌坊,轻轻地在心里道一声:你好,少年!少年的光阴是寂寞的,纵然天天看见坐在灯火铺里卖灯火的那个女人,也毫无感觉。直到多年后才醒悟过来,那就是后来传遍整个漳州的美人“囱管西施”(注:囱管即油灯)。而那时的少年已离开香港路,离开故乡,开始了繁华的青春。

     即使在青春的初始,我依然没有遇见你。我花光了我的花样年华,经过所有的考场、舞场、情场、物理场,都没有遇见你。可我明明感觉得到你的目光,从地球的某个街角传来,精准地落在我身上。于是我犹如站在一束光照着的舞台上,任由你注视和关怀。

     我们如此不平等,你触摸得到我,而我看不见你。

3

     在我的后青春时代,我忽然领悟到,原来你就是我的理想。

     写出“理想”这两个字,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我在内心里一直想摆脱的就是爱情。我绝不想承认,你就是那个深藏于心底、从少年一直到今天如影随形的情人。所以我就来谈理想,这样我会比较舒服,而你也不必笑我的虚伪。

     你总是把手插在Docker's裤子的口袋里,用嘲讽的、怜惜的、粲然的笑容看着我。当我说你是我的理想时,你的嘴角那么扬了起来,你说傻瓜,你就编吧,用道德和正义编织自己吧!

     不管如何,在我的后青春时代,我满心里都是理想。我在梦碎的黎明出发,戴着离开校园时人手一顶的草帽。那顶草帽是在青春盛宴结束时得到的,我们经历了谭咏麟、张国荣、张学友、齐秦、王杰、童安格、赵传,更重要的,我们经历了崔健。多年以后,我们知道了崔健有多么珍贵。在一无所有的年华里,我们听着崔健唱道: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泪流满面。

     我从一边听着摇滚一边喝着五星啤酒的人群里挤了出来。我在暗夜里疾奔,泪流满面。我知道我在逃避什么,那就是你,你就是赤裸裸的爱情,与原野有关,与理想无关。我对着没有星星的夜空第一次问你:我何时跟你走。

4

IMG_20180111_160041_HDR.jpg

      我的后青春时代终止于千疮百孔的厂房,其实从我戴着草帽怀着理想走进厂房的那一天起,它就已经千疮百孔,且一天也没有力量阻止自己朝着更加千疮百孔的路上滑去。在这个网上,只有鬼王李亚辉真正理解过我曾经的贫穷绝望,因此宽容地接纳我后来绝地反击的“小资情调”。那种贫穷绝望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是那个时代所有到圈定的特区打工的年轻人的。无论是硕士毕业的我,还是初中毕业的打工仔们,都是带着满到快要溢出的理想来到这两个特区的。在无所畏惧地付出了青春的精力和汗水之后,理想被凌乱地丢弃,留下了千疮百孔的前程(李侠兄说:90年代是最痛苦的年代)。

     今天温柔回想,在那段我根本不想你也不想爱情的年华里,你也是有到来的,只是你的存在如此轻柔,清风一般地掠过。

     以后的日子里,我成了假行僧,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在所有又累又渴的街角,我孤独茫然地站立。我明明记得,你轻柔地吻过我的嘴。

     我想哭倒在你的怀里,可是没有,没有什么怀抱,只有自己。这是我自己的人生轨迹,在你每一次扰动之后,我依然以自己的mode前行。

     我绝望地问:我何时跟你走?

5

DSC_4185.JPG

     那么你是一直在陪伴着我吗?为什么你始终改变不了我的轨迹?

     在越来越看得见你的中年里,我想是因为我越来越经常去那个原野。无论是圣加伦山顶阿尔卑斯山下的那个原野,还是查沃乞力马扎罗山下的那个原野,我都能看见你。我越来越老,而你永恒不变。从我的少年起,你就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到了我的中年,你依然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

     我们在原野里对望。说我错了,你就是情人,情人就是情人,我为什么要把你视为长辈、当成理想。你宽容地笑笑,说了一句琼瑶阿姨写过的话:傻瓜,我一直在等你长大。

     我的眼泪簌簌地流下来:可是我又长过了,已经来到了中年。

     这一次你笑弯了腰,然后就转身消失在原野里。

     时空是多么uncontrollable,你设定了我的初始条件,可是你看得见我的开始,却看不到结局。虽然我曾经问个不休:我何时跟你走。可是你已经看透了我,我并不想跟你走,我根本就还没流浪够。

     那么陪我去流浪吧,你在我的时空里时隐时现,我还是那样如影随形。


崔健,《一无所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105536.html

上一篇:一杯敬奢侈,一杯敬颓废
下一篇:佳人之咬文嚼字
收藏 分享 举报

34 刘钢 武夷山 孙颉 邢志忠 王春艳 张士宏 李泳 晏成和 杨正瓴 李学宽 黄秀清 徐义贤 蒋永华 陈楷翰 王善勇 戎可 董全 苏德辰 熊建华 彭真明 李东风 史晓雷 田丰 王代平 谢力 程京德 张丽娜 李毅伟 姬扬 周浙昆 肖海 徐世文 蒋功成 史燕青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7 07: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