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芳华2——我们的田野

已有 5332 次阅读 2018-1-5 21:3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芳华2——我们的田野

曾泳春

我们的田野》。

我们的田野  美丽的田野
碧绿的河水  流过无边的稻田

1    

        1987年,我十七岁,从家乡来到了黄埔江边。

    这张照片是父亲给我拍的。我记得是刚开学不久的一个周末,父亲就出差到上海,我兴致勃勃地“带”他去了金陵路大世界和南京东路外滩,显摆我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建立起来的对这座都市的熟稔。

    其实这个“被带”,完全是父亲装出来的。父亲在我小的时候是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作为农业科学家,他在80年代就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跑遍了全国各地。所以父亲对上海的熟稔程度肯定高于我,但为了不打消我的热情,父亲乖乖地跟在我的身后在这个都市里游荡,并在外滩帮我拍了这张十七岁的照片。

    这不只是关于我的芳华,也是1987年上海外滩(the Bund)的芳华。

    我是在40岁时突然认识到自己是个外表甜心内心叛逆的人的。高考时,我坚决要自己上考场,不允许父母跟在后面;上大学时,我坚决要自己乘31个小时的绿皮火车(硬座)去上海,不允许父母送我,甚至不允许他们帮我买卧铺票;大学毕业时,我无视父母眼巴巴希望我回家的眼神,自己考研留在上海,更在研究生毕业后去了珠海的一个染厂。我知道我几乎撕碎了父母的心,这在几年后我自行结婚后才通知父母的壮举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一路走来,任性而自由,从来不管父母的感受,直到40岁,我突然就认识自己了。所以今天回想起来,父亲那一次去上海“出差”,根本就是一场安排。他想看看第一次独自离家的女儿会不会不适应,会不会想家?因此才会在我开学没多久就有了这次出差,并让我“带”着从上海的天山路走到南京路。而我那时只管显摆自己离家后独自生活的霸气,直到今天才想到父母的良苦用心。

    而其实,照片上的我穿的一整套衣裙都是妈妈一针一线缝出来的,我只是到了上海之后,神气地用10斤粮票换了一根白皮带,把自己打扮成了女大学生——八十年代的女大学生。

2

    父亲是1984年去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访学的。那一年我刚上初三,而父亲已经47岁了。但我依然认为那一年也是父亲的芳华,因为他如初恋般地工作学习,并每星期给妈妈写信,给我和弟弟写信。

    其实我想不起来那时刚刚跨进少女时期的我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但肯定不是想念父亲。也许是因为工作狂的父亲呆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那一年对我来说,只不过是父亲出差去了一个更远的地方,且出差持续的时间更长而已。父亲每个星期的来信都只是妈妈的欣喜,而我更感兴趣的是随信寄来的邮票。但在那一整年里,妈妈坚持念父亲的来信,于是我的耳朵里也灌进了不少父亲在美国的生活。父亲是研究甘蔗的,他编撰的学术册子很多年后还被台湾的同行当作教材使用,所以那时父亲的信里充满了美国南方的田野和花房。他和那些美国同事的友谊,一直持续到回国后很多年,每年圣诞节父亲都会收到美国同事的圣诞卡。而我依然迷恋那些从异国寄来的邮票,胜过那些友谊。

    多年以后,我才渐渐觉出那些跨国友谊的美好。也许,这就是成长吧!年少时,我们的视野和心田只有那么一点点大,却自认为是整个世界。

    但父亲的信里更多的是80年代在美国留学和访学的那代人的生活。尽管住在简陋的公寓里,他们的笑容在80年代美国的南方艳阳下灿若桃李。

    那是他们的芳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093309.html

上一篇:芳华——你的样子
下一篇:一杯敬奢侈,一杯敬颓废

45 刘钢 张士宏 武夷山 王德华 徐晓 刘艳红 徐令予 迟延崑 苏德辰 蒋大和 徐耀 曾荣昌 李世春 张铁峰 李万峰 邢志忠 赵凤光 李学宽 熊建华 李东风 姬扬 冯大诚 黄秀清 彭真明 杨正瓴 王代平 康建 张超 杨金波 董全 韩玉芬 王海辉 蔡宁 余浩 张丽娜 王善勇 田丰 周浙昆 柳林涛 葛素红 强涛 汪强 陈敬朴 水迎波 chem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6 03: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