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芳华——你的样子 精选

已有 6725 次阅读 2017-12-30 00:0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芳华——你的样子

曾泳春

罗大佑,《你的样子》。

不明白的是为何人世间
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

1

      我的一个从外校考过来的博士生,当初应该是看我的博客的,因为在第一次见面时,他远远地就认出了我——后来他也承认了看我的博客。于是我就很尴尬,尴尬是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样子(德性)与博客里的差别很大。

   我一直写着希望自己是一个有趣的人,哪怕是个无聊而有趣的人。于是我把阿四写的诗《无聊》(你把生活整的无聊/却不准我发笑/于是我忍着不笑/你也忍着不笑/你还是先笑了/看来生活没有那么无聊填成了《无趣》你把人生整得无趣/却还不准我撒娇/于是我忍着不看你/你也忍着不看我/你还是先看我了/Oh no, not those puppy eyes/原来人生并没有那么无趣)。

     所谓的缺什么秀什么,我一直秀的有趣正是我欠缺的,在现实中,我就是一个无趣的人。相信那个学生在做了一年多我的学生之后已经深有体会,原来那个在博客里表现得风花雪月的女人,就是个每天坐在办公桌前写论文看论文发论文改论文的老师!


(照片来自网络)

2

       就如曾经在科学网活跃极了的杨玲博主称自己是“无趣男”一样,现实中的我既闷又无趣。但“无趣男”杨玲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生气勃勃,这点我很看得清楚,而对于他写过的经典博文“道德是蟑螂”,我到今天依然读不懂。不懂却又清楚,也许这就是直觉吧,女人的直觉。

    陈安说:今年该致敬科学网哪个博主?

    傻傻笑肖重发说:考盘子吧!作为对10年科学网消散的风云博主的致敬。

      今天很多科学网博主也许知道陈安,却很可能不知道考盘子和傻傻笑。我在此郑重地向大家介绍,考盘子是博主杨玲,因其博客名“考槃在涧”(一听就很有文化)而被昵称为“考盘子”;傻傻笑是博主肖重发,早期以“傻傻笑”(有自认大智若愚的嫌疑)为名在科学网游荡。这两个离开科学网很久了,但他们的思想印记至今还高高悬挂在科学网上,只要你们有心,都可以翻阅到他们在科学网灿烂的日子里的轨迹。

     附上杨玲的《道德是蟑螂》,作为对这些发小的怀念。

 李大侠问我:灭了道德以后该怎样?考虑过没有?尼采也喊到灭了道德,呵呵呵,恐怕问题比兄弟想的要麻烦啊”。

 这不是问题。

 每个人都痛恨蟑螂,一部分原因是蟑螂根本灭不掉。至少现在,还没有人想过蟑螂都死绝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应该怎么办。假若世界上剩下最后一只蟑螂,没有人会捏死它,大家会奉上大把大把的面包渣;假若世界上剩下最后一只蚊子,没有人会拍死它,大家会排队献血;假若世界上剩最后一只臭虫,没有人会摁死他,起码得全须全尾的做一个标本。

 道德,不过是一只抽象的蟑螂。它拍不烂、捏不死、摁不瘪、踩不扁、灭不掉响当当的一粒臭狗屎;之所以要灭掉它,正是因为灭它不掉啊。老子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老子心里肯定明白,圣人是死不了的,所以才要圣人去死。

 世界上有两种圣人,一个是真圣人,一个是假圣人。由谁来鉴别谁是真圣人,谁是假圣人呢?唯一的裁判只能是时间。当你期盼真圣人出现的时候,假圣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你想要的真圣人,被假圣人淹没了、强奸了、摁死了。你只能得到假圣人。

 所以,我管你真圣人还是假圣人,灭掉,统统灭掉。漠视,通通漠视。真圣人,灭得掉么?被一个小屁孩灭掉的圣人,还算是圣人么?等你把99%的假圣人灭掉了,真圣人就出来了。所以,天才也好,大师也好,都不是捧出来的,是灭出来的。捧出来的不是大师,全是花瓶。

 所以,我管你想要真道德还是伪道德,我管你忽悠的是真道德还是伪道德,灭掉,全部灭掉。让道德这只小强去死,或者,做成标本放在实验室。

 我知道很多人认为今天失德,那是因为大家不明白道德和秩序的本质。如果你理解了道德和秩序的本质,你会像痛恨蟑螂一样痛恨道德和秩序。你就不会认为今天我们缺乏道德。因为在你呼唤道德的时候,真道德被你呐喊的声音淹没了。你听到的是此起彼伏的助威声,这些助威声有如文革时打倒某某某,某某某万岁完全一样,呐喊者不是猪头,就是阴谋家。

 灭了道德之后怎么办?这不是一个好命题,就像问人死了以后应该怎么办。还没有死的人,应该多想想怎么样更好地活着。死了之后会怎么样这事,留到死了之后再想,否则死后该多么地无聊。死亡对于人来说是不可避免的,正因为这是宿命,我们才会如此珍惜生命。如果死亡是可以避免的,生命又会通向何方呢?如果死亡是可以避免的,谁还会在乎死了之后会如何呢?如果死亡是可以避免的,谁还会认为生命美丽呢?我不会再问死亡之后会是什么,因为我正在去向死亡的路上。我不会再问灭了道德之后应该怎样,因为道德正试图摁死我。

 如果谁能知道死了之后有什么,该怎么办,他不是上帝就是出来乱蹿的孤魂野鬼。当一个上帝,或者孤魂野鬼摆在你的面前,你是应该相信他呢?还是让他去死?

 如果是我,我大喝一声:看来你丫还没死透,无趣男我再给你一刀,送你上西天。所以谁告诉你灭了道德之后会怎样,该怎么办,说明他还没死透,给他一刀,胜造七级浮屠。

 人最大的美德是有知;而人最不道德的就是无知。我们今天骂别人弱智脑残,看起来是嘴上无德,说到底只不过是不知道自己无知。

 

    所以,虽然我们都是无趣男、无趣女,可是我们的心中有田野。

    心中的田野让我在拥挤的人潮中不孤独,在独处的灯光下不寂寞

3

    终于该说说《芳华》了。

    我在《芳华》上映的第一周就去看了这部电影。其实我已经等了几个月了,从它最初预定却又取消的上映日期开始。

    《芳华》是冯小刚的一场春梦,当然是,也是我们的。我不知别人从《芳华》里看到了怎样的情绪,对我来说,我领略到的就是阳光下姑娘们透明的笑脸和芬芳。这是另一部《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不觉得这部作品与文革有多大的关系。文工团里姑娘们的勾心斗角,在我经历的80年代的女大学生宿舍里同样存在,这是人性的弱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勾心斗角,所以我并不觉得这有多么龌蹉,更不认为这是在传递“负能量”;我同时理解的是文工团解散时姑娘们的“放浪形骸”,这与我们大学毕业时的情景又有什么不同?我们难道不是都为已经熟悉的状态的改变而伤感吗?改变一种运动状态(几年文工团生活的状态、四年大学生活的状态)所需要的外力,难道不会摧毁我们充满了惯性的心吗?怀旧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群体症候征,因为当时(从旧改变到新)的外力摧毁了我们的惯性心。

    所以,我在《芳华》里看到的是姑娘们芬芳的青春带给我们的美,即使这种美是有缺陷的。

    刘峰的善良当然也是美的,即使如邢捕头老师剖析的那样,刘峰的内心是懦弱的。

    可是,谁的青春不懦弱?在我的《江湖》里,青涩的Alan缺乏把握一个女孩子所应具备的自信!青春没有写在他们的嘴角,只是无力地蜷缩在他们的心上。男人的强大都是后来发生的。男人在拥有自己一份天空之前藏匿于内心深处的只有脆弱和自卑。这也是刘峰芳华时节内心的天空。

    当时的我们离现实太远,靠理想太近,所以在最该自信的年华充满懦弱。直到今天,我们在自以为自信的中年里回首,才发觉中年的自信是以对理想的妥协作为代价的,当我们满足于在岁月里构建的“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资生活时,已想不起当时的热血,即使在月光下都会沸腾。

    我在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终于落泪了。那是一身风尘的刘峰用单臂抱住何小萍的镜头,他们坐在一张长椅上,此时的刘峰已成长为一个经历过战争的真正的男人,他的世界广渺得容得下生死,而何小萍的爱情是开在这片广渺的沙漠里的一朵花,历久弥香。


4

    我是那种看电影入了戏,要听着片尾曲、看着经典画面回放、感受电影情绪到最后一秒的人。当剧终时周围的人纷纷起身穿衣离场,感谢你能陪我一起默默坐到屏幕完全暗下,尽管这个时候我们都不说话,但这是最温暖的同步与陪伴。

    你一定会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092129.html

上一篇:古城埃斯林根
下一篇:芳华2——我们的田野

46 武夷山 李万峰 熊建华 韩玉芬 吕喆 王德华 徐耀 刘钢 李曙 王从彦 周健 王善勇 黄仁勇 杨正瓴 张国义 鲍鹏 汪晓军 姬扬 刘艳红 吕洪波 徐令予 张铁峰 周浙昆 曾红 张海权 王凯 胡涛 陈楷翰 彭真明 王代平 苏德辰 蒋大和 水迎波 魏焱明 邢志忠 王芳 郑永军 黄秀清 穆仕芳 张丽娜 戎可 王春艳 杨杰 葛素红 强涛 罗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1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